WORLD‎ > ‎

進擊的Caravan?直衝美國的萬人「偷渡移民團」




http://www.cinfoshare.org/re/lenders/leader-funding-inc


http://www.cinfoshare.org/education/aplus-learning-center-tutoring-group-advisory-services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11/02/2018

進擊的Caravan?直衝美國的萬人「偷渡移民團」

轉角國際 轉角說

他們離「美國終點」究竟還有多遠? 圖/路透


10月底到11月初,從宏都拉斯集結北上的「大型移民團」(Migrant Caravan)總數已超過1萬人。 圖/路透


2018年10月13日,在中美洲的宏都拉斯,數十個家庭、一共130餘人的隊伍,正緩慢地從汕埠市(San Pedro Sula)聚集。這裡是宏都拉斯第二大城、經濟中心,也是因黑幫、毒品暴力、超高謀殺率而聞名世界的「罪惡之城」——這130多人正準備放棄家園,遠走他鄉。

「我們要去美國,我們只想好好活下去。」他們邊說邊走,跟進的數量也越來越多——直到11月1日,北向人潮的總數已超過1萬人——誇張的遷徙畫面引發世界震撼,而憤怒的美國總統川普,也趁著期中選舉的最後關頭大聲疾呼:美軍已經出動!他絕不會允許這批「罪犯、恐怖份子與偷渡客」仗著人數「非法入境」、「入侵美國」。

自由派的媒體稱他們為「大型移民團」(Migrant Caravan),就像是當初美國西部拓荒的篷車隊(Caravan)一樣;但保守派的媒體則指控這是「蠻族入侵」(Invading Horde),長城之內的美國就如昔日的羅馬城,即將淪亡——但他們到底是誰?在人潮緩慢地北向移動中,他們離「美國終點」究竟還有多遠?又怎麼會觸發與「中華民國」之間的蝴蝶效應?

➤➤➤選前再炒移民話題 川普擬簽行政令:非法入境者 拒予政庇

▌第一步「起點」:毒品戰爭&人蛇集團

在美國的南方邊境,非法入境的移民潮早已是陳年痼疾。過去,美國的南邊管控相對鬆散,許多中美洲的勞工都會趁著農閒直接越境、北上打工。但隨著時局的更迭,美國經濟對於季節工的需求也有所改變;再加上自70年代高速成長的「北美販毒網」以及緊接而來的「反毒戰爭」,入境美國的北向管制也就變極為嚴苛,中美洲人再也無法無證入境,「偷渡」也就成為邊境的替代常態。

在80~90年代之間,南方偷渡客的越境行動大多零星,儘管偶有追逐但大致和平;但近12年的情況卻急轉直下——自2006年開始,時任墨西哥總統卡爾德隆(Felipe Calderon)配合美國向毒梟宣戰,以軍隊之力發動了10多萬人喪生的「墨西哥毒品戰爭」。在血腥當中,許多遭受壓力的中小型毒梟集團也因應時局而「轉型」,邊境年年增長的偷渡人潮,也就成為黑幫大賺現金的極好商機。

這些由毒梟插手的「人蛇生意」,一方面安排邊境偷渡,另一方面也以暴力手段,壟斷了既有的移動生態。來自中美洲的偷渡客們,自此不僅要面對查緝,黑幫的威脅——付錢找人蛇的會被人蛇敲竹槓,沒付錢的則會因「不上道壞規矩」而被人蛇襲擊——也讓偷渡傷亡的風險遽增。

➤➤➤3成民眾促拒「大篷車隊」 川普反移民政策發酵

非法越境早是美墨邊界的日常,但近12年來,在10多萬人喪生的「墨西哥毒品戰爭」掃蕩下,中小型毒梟集團也因應時局「轉型」,插手「人蛇生意」大賺一筆。 圖/美聯社


人蛇集團的「服務內容」是什麼呢?

一般而言,花錢找人蛇之後,犯罪集團會負責供應一系列的「移動小屋」,讓中美洲偷渡客可一路跳點、移動到美墨邊境。到了美墨邊境,每人將有「三次越境」機會,但如果風向不對、運氣不佳、甚至是提前被捕,你的生死也與人蛇無關。

在犯罪集團的把持之下,美墨人蛇的偷渡收費急遽暴增——根據美國國土安全局的調查,在2008年的邊境偷渡費用,人蛇平均索取每人2,000美金;但到了2017年,費用卻暴增4.6倍、高達每人9,200美金。除了費用飆漲,人蛇集團還時常坐地起價,除了強迫賣淫、勞役來「還債」,甚至還曾傳出多起大規模勒索撕票的屠殺慘案。

人蛇偷渡風險日增的同時,美國政府對於邊境的管控,也從小布希、歐巴馬政府開始日趨嚴苛。但許多反偷渡的政策,卻引發了公民團體對「草菅人命」的反感,因此由NGO組織、指揮、協助的「大型移民團」——即上文所謂的Caravan——也自此出現。

2010年在墨西哥-德州邊境的塔毛利帕斯州,大批偷渡客被人蛇集團綁架撕票,在這座「安全小屋」裡就死了72人。Getty Images

▌第二步「越境」:無國界人民的Caravan?

眾多策動Caravan的NGO中,以「無國界人民」(Pueblo Sin Fronteras)最為著名。根據無國界人民的自述,他們之所以組織大型移民團,除了是「個人對於人為國境的自由反抗」外,亦是希望能減少人蛇的犯罪壟斷,讓「決心遠離家園的人們」能免於毒梟集團的威脅與傷害。

在無國界人民的想法中,「團結力量大」是越境行為最重要的優勢,因此自歐巴馬時代,他們即不斷在宏都拉斯、瓜地馬拉、薩爾瓦多與墨西哥等中美洲的非法移民大點,積極策動「大型移民團」。因為只要人數夠多,中美各國的警察與黑幫,就不能隨意對他們施暴,旅途的過程也能彼此照應,減少遭遇綁架、侵犯、甚至被拘留奴役的風險性。

➤➤➤男子才被遞解 立馬匯入移民大軍

無國界人民與人蛇集團的最大差異,在於無國界人民並不真正介入「偷渡行為」。一般來說,他們會協助人數號召,其志工或專員也會於每一個中繼點提供路線諮詢、審查應對對策(遭遇警察與黑道怎麼辦?自己有哪些庇護的權利可以申請?),在經費與組織充足的狀況下,無國界人民甚至能替移民團租賃「接駁巴士」;但所有的協助,都只會到墨西哥北部為止,受限於法律與道德爭議,移民團越境的「最後一哩路」,無國界人民並無法參與。

NGO「無國界人民」組織大型移民團,除了是「個人對於人為國境的自由反抗」外,亦是希望能減少人蛇的犯罪壟斷。圖為今年四月其所組織的移民團巴士。 圖/路透

雖然無國界人民的態度是「反正人的移動無可避免,我們就在合理範圍內讓大家安全」,但組織的大型移民團卻總因人數龐大而引起關注——這雖能讓世界了解中美洲的困境,但也迫使原本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各國「認真執法」,以緊縮邊境回應來自美國的壓力。

通常這種「季節性組織」百人即能成團;但今年春季,無國界人民就在中美洲召集了1,800多人的大型移民團——浩浩蕩蕩的規模,當時就引發了美國總統川普的震怒。「偷渡Caravan」一詞,也才在行之有年之後,首度成為全美輿論關注且爭辯的焦點。

不過2018的春季移民團雖然轟動世界,但最終成功挺進到美國國境的只剩400人不到,沒被遣返的更是屈指可數。因此無國界人民的作法究竟是倡議「自由移動」?還是不必要地刺激美國排外反移民的號角?若以結果論斷,整場行動究竟幫助了誰?算不算一場空?...種種矛盾爭辯,皆使無國界人民備受圈內的質疑壓力。

不過無國界人民的幾名主要幹部,後來也都受到各國政府「關切」。因此2018年10月份的新一波超大型移民團,據稱已不再由無國界人民「主動發起」(但後來有派出志願者從旁諮詢)——但人數聲勢不僅數倍於以往,突破7,000人、甚至1萬人的行動規模,卻是超乎所有人的預期。

今年春季,無國界人民在中美洲召集了1,800多人的大型移民團——浩浩湯湯的規模引發了川普的震怒。「偷渡Caravan」一詞,也在行之有年後,首度成為全美輿論關注且爭辯的焦點。 圖/路透


▌第三步「攔截」:墨西哥該怎麼應對?

10月13日出發的宏都拉斯移動團,第一批雖然只有130多人,但「集團遠行」消息卻快速傳開,一路上越來越多人沿途加入。兩天之內,他們就移動了100多公里,來到了宏都拉斯-瓜地馬拉邊界。雖然在國境上他們遭遇了國境警察的短暫阻擋——但此時他們的總數已超過4,000,中美洲各國政府再也沒有能力與意願阻止他們前進。

➤➤➤跨越墨國 日行6哩 奔美移民大軍已走45哩

闖關後的宏都拉斯團,隨即吸引了更多瓜地馬拉人沿途加入。到了10月19日,第一波移民團的先鋒群,就已抵達了瓜地馬拉西南、與墨西哥一河之隔的邊境關口——特昆烏曼市(Ciudad Tecun Uman)——並在橫渡墨瓜兩國的蘇恰特河橋上,遭遇墨西哥邊防警察的攔截。

雖然在美國南方邊境的非法入境者中,墨西哥人一直是偷渡客的絕對大宗;但近10年來,歷任墨西哥政府也都因經濟與政治誘因,一直忠實地配合著美國的「南方管制政策」——好聽的說法,是協防美國的「前置長城」;難聽的形容,就是美國的「看門狗」。

10月19日,第一波移民團的先鋒群,抵達了瓜地馬拉與墨西哥一河之隔的邊境關口,並在橫渡墨瓜兩國的蘇恰特河橋上,遭遇墨西哥邊防警察的攔截。Getty Images

由於當時川普早已透過推特,發出了「偷渡客將至」的警告,不敢怠慢的墨西哥中央政府於是緊急派出大批鎮暴警察,擋住了蘇恰特河的關卡,向移民團強硬發出「管制三律」:沒有合法簽證者一律不得通過,申請墨西哥庇護者一律送至居留營審查90天,非法入境者一律驅逐遣返。

誰知墨西哥的邊境聲明竟然毫無作用,雖然鎮暴警察暫時擋住了跨境大橋,但移民團的後續梯次卻如潮水般湧來——根據20日的警方估計,移民Caravan此時已集結超過7,000人——儘管墨西哥警方一度動用催淚彈與鎮暴衝鋒,但部隊數量早已是壓倒性劣勢,大批民眾冒險跳河前行,剩下的人群也不斷對邊防關卡發起衝鋒。眼見狀況瀕臨失控,墨西哥警方也只能在象徵性的喊話、象徵性的阻擋、與象徵性的鎮壓後,就開放邊境鐵閘讓上千移民魚貫入境。

雖然川普過往曾猛砲「美墨長城墨西哥出錢」與「拒讓墨西哥人搶工作」,種種言行態度讓墨西哥政府極為反感;墨方也曾揚言要大開南方邊界,讓美國人「自己處裡中美洲移民團」。但由於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方面才剛在10月初完成《美加墨協定》(USMCA)的簽署,當前的總統潘尼亞-聶托(Enrique Peña Nieto)又將於12月1日卸任,敏感時機的種種交錯,也讓當前的看守政府極為難堪。

照理來說,潘尼亞-聶托政府很快就要政權交接,美國的高不高興、川普的反應如何,怎麼看都是新政府的爛攤;但由於在今年大選中,現任右翼的執政黨大幅慘敗,下野在即的同時,似乎也不能再得罪美國這個重要的政治靠山。因此無可奈何之下,潘尼亞-聶托也只能積極處裡,並高調地提出應變策略:「我家就是你家計畫」( Mi Casa Es Tu Casa)。

遠走他鄉的Caravan,命懸一線,也要一路北上。 Getty Images

「就算能走到美國,還是會被川普遣返...到時候你們又該怎麼辦?」喊出「我家就是你家」的潘尼亞-聶托向移民團喊話,強調墨西哥政府確實很同情「中美金三角」的犯罪問題與經濟困境,因此在現行折衷下,他呼籲所有非法入境墨西哥的中美移民應即刻申請「墨西哥的難民庇護」,墨西哥政府保證會在審核階段堤供大家臨時簽證與工作許可,眾人也可省去遣返一場空的風險,至少在墨西哥「避風安家」。

然而「我家就是你家計畫」卻有一個明顯的前提——所有申請庇護的「登記難民」都將被安置在墨西哥南部邊境的恰帕斯州(Chiapas)與瓦哈卡州(Oaxaca),他們不得繼續北上,更被限制住居。

只要移民團註冊成為「難民」,當局就能提供安置支援;但同時墨西哥就能以此向聯合國難民署與美國、加拿大申請「特別支援」,甚至有可能將這兩個行政州劃為特別投資區,一方面能提供難民就業機會,二方面也能以援助投資為名,改善這兩個墨西哥最為貧窮的南方州。

在墨西哥南境的移民團前進路線上,各個中途城鎮都有墨西哥政府派駐的移民官員大力宣傳著「我家就是你家計畫」,但Caravan群眾的反應卻相當冷漠。許多人認為洽斯帕與瓦哈卡的經濟和治安「和我們老家根本差不多爛」,留下來根本毫無意義;同時,大家也擔心墨西哥政府只是拿出往常老招的緩兵計——先分散移民團的數量,然後逐一包圍分斷,最終趁輿論消溫後再驅逐遣返。

▌第四步「蝴蝶效應」:川普的反擊與「台灣」的外交麻煩?

對於川普來說,10月份的大型移民團來得正是時候,因為20天後就是美國的期中選舉,成千上萬、朝美國邊境蜂擁進逼的「偷渡客」(illegal aliens),正好成為川普限制邊境政策的「現成宣傳」。

➤➤➤期中選舉前奔美 移民大軍如川普的「政治禮物」

川普的反應——除了推特放砲外——大致分為兩種對策:他一方面要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派出數千美軍「鎮守邊境」;另一方面也直接向中美三國、甚至是墨西哥放出了「斷援威脅」。

在一般媒體的敘述中,川普在「邊境增兵反移民」的陳述,固然相當聳動;但事實上,過去的小布希與歐巴馬,也都曾下令軍隊或國民兵「增援南方邊境」,其作法其實大體不脫例行公事。

目前川普打算在邊境各州加派1萬5,000名兵力,但奉命行事的馬提斯卻講得很清楚:受限於聯邦政府《1878義勇兵法案》,受國防部指揮的正規美軍不得用於執行國內法律。軍隊可以協助修繕邊境圍牆、建設收容所、提供空中偵查與後勤支援;但不會——也不能——負責第一線阻擋、逮捕非法移民的直接任務。

目前川普打算在邊境各州加派1萬5,000名兵力,但軍隊受限於聯邦政府《1878義勇兵法案》,不會——也不能——負責第一線阻擋、逮捕非法移民的直接任務。 圖/美聯社

至於切斷中美洲金源的威脅,就複雜得多。在大型移民團形成的初期,川普就已透過Twitter張牙舞爪:

美國政府已強烈地向宏都拉斯總統發出警告,如果他無法阻擋這批偷渡移民團繼續往美國前進,並把他們給帶回宏都拉斯——宏都拉斯接下來就別想再拿到一毛錢或一毛援助!通告馬上生效!

華府表示——從歐巴馬年代開始——美國政府在2015-2017年間,一共向宏都拉斯、瓜地馬拉與薩爾瓦多發了26億美金的援助預算,「誰知道這三個國家竟沒辦法阻止人民離開,反而縱容他們非法地進入美國。」

「過去兩年半,我們一毛錢都沒收到!」面對川普的斷援威脅,瓜地馬拉總統莫拉雷斯(Jimmy Moralez)反擊得相當直接。他表示,歐巴馬政府與中美三國的協議是「共同投資」,自2015年開始,瓜地馬拉也已「配合美國國務院的要求與指示」,對美國欽點的「非法移民來源熱點省份」加倍投資,但美方的後續信貸與補助卻是愛給不給,至今還有一半以上的預算編列被華府扣住,「貴國提出的要求,我方哪次沒完成——但只要我們一達標,美國就會馬上變更補助條件。」

「如果他無法阻擋這批偷渡移民團繼續往美國前進,並把他們給帶回宏都拉斯——宏都拉斯接下來就別想再拿到一毛錢或一毛援助!」 圖/路透

川普對中美三國的再三威脅,早已讓各國多有不滿,像是台灣的友邦——宏都拉斯的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今年9月份就曾藉由聯合國年度大會的機會,在《路透社》專訪公開抱怨:美國再這樣惡搞下去,中美各國倒向北京恐怕也是遲早的事。

「中國投資的到來,大幅改變了中美洲的現勢...我認為美國似乎太晚才認清這種現實。」葉南德茲表示,美國當初為了阻止非法移民潮,而和中美三國簽訂了《共榮聯盟協議》,但就和瓜地馬拉的抱怨一樣,美國在指手劃腳的同時、並沒有讓中美盟友實質地享受到合作利益。在此情形下,川普的成日威脅,或多或少也讓各國另謀出處,而挾帶國家資本大舉進逼的中國,也就成為符合邏輯的「替代選擇」。

在當時的訪問中,葉南德茲雖特別強調「宏都拉斯依舊選擇台灣」,但整體戰略環境確實越來越險峻,「雖然說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戰略考量...但如果再這樣下去,大概也會有越來越多國家,和巴拿馬與薩爾瓦多做出同樣的『傾中』決定。」

葉南德茲的發言儘管點到為止,但在兩個月後的現在,宏都拉斯卻也成為這波「Caravan危機」中的主要當事國——因此當美洲各國彼此控訴,一切看似老調重彈、歹戲拖棚的同時,地緣政治與移民問題的「蝴蝶效應」,卻直接牽動了地球彼端仍在看戲的「中華民國」。

➤➤➤選前再炒移民話題 川普擬簽行政令:非法入境者 拒予政庇

▌第五步「終點」:在美墨長城跟前?

這波「Caravan危機」在美國的主流媒體中,主要分成兩種討論:以《Fox News》為首的保守派陣營,不出意料地配合著川普,大力指控這波「非法偷渡客」就是「襲向美國的入侵者」;不過《CNN》等自由派陣營卻強調,川普的入侵說法根本只是「煽動期中選舉的妖言惑眾」,因為這波萬人Caravan目前才剛走進墨西哥南部,離美國還有2,000多公里(如果要朝態度較寬鬆的加州走去,則有2,500公里以上),就算他們全部堅持前進,最快也要12月中旬才可能走到美墨邊境。

但若是撇開期中選舉不談,「12月」其實是一個相當微妙的時間點——因為在12月1日之後,墨西哥就政黨輪替、由左翼總統「AMLO」羅培茲-歐布拉多接掌政權。在卡爾德隆與潘尼亞-聶托任內,墨西哥軍警對於中美移民的態度是惡名昭彰的惡劣,其慣性施暴、甚至與人蛇勾結,更屢遭人權組織與聯合國點名譴責。而一向傾左、並極為反感邊境管控政策的AMLO,在上任之前也屢屢接觸大型移民團的「中美洲兄弟」,除了積極安排他們在墨西哥就業,更承諾未來任內將放寬邊境,「讓兄弟們自由進出。」

目前外界還不確定ALMO的放寬態度,是否會包含北方的「美墨邊境」?但可知道的是,在12月1日過後,墨西哥的新政府,勢必不會再處處配合那些來自美國的「邊境管控命令」。

除此之外,從這波Caravan從10月13日於宏都拉斯啟動後,直到11月為止,各地響應的人潮仍在「不斷膨脹」,以首波出發沒跟上的薩爾瓦多為例,11月1日就傳出了「2,000人移民團已經出發、正在連夜趕路」的消息,再加上墨西哥本地的赴美移民也各自響應加入——因此就算期中選舉無影響地結束,已突破萬人規模的移民人潮,仍將繼續向北前進。

➤➤➤看更多《移民大軍湧現》相關報導

就算期中選舉無影響地結束,這波已突破萬人規模的Caravan移民潮,仍將繼續向北前進...。 圖/路透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Principal, 
Tel: (301)906-6889; 
(240)912-6290
Licensed in MD, VA, DC, PA 
WeChat ID: sunnychenyuqing
NMLS # 1220187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http://www.cinfoshare.org/re/lenders/leader-funding-incC: 301-660-3399; 703-655-6161
Email: liu.han@leaderfunding.com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FOTILE Range 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