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 ‎

65种“这东西”在国内骗千万人次 涉案超百亿




http://www.cinfoshare.org/education/aplus-learning-center-tutoring-group-advisory-services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5/29/2018

65种“这东西”在国内骗千万人次 涉案超百亿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比特币、区块链在投资界引发关注,不法分子趁虚而入,滋生了大量披着“虚拟货币”外衣的传销、诈骗犯罪。大批投资者抱着“快速致富梦”买入马克币、维卡币、百川币等“传销币”,最终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澎湃新闻连月来调查发现,此类骗局具有较高迷惑性,受害者涵盖农民、学生、白领,甚至有大学教授、政府公职人员被骗,有的人直至交易网站无法打开、组织头目失联后仍抱有幻想。

为厘清此类犯罪的套路,拨开犯罪分子假面,澎湃新闻通过裁判文书网,以“虚拟货币”+“传销”为关键词,对2014年以来由各地判决的141起刑事案件进行分析、总结,发现至少65种“传销币”复制此类套路,337名传销头目被判刑,他们欺骗数千万投资者至少100亿余元人民币,超半数被传销头目用于个人消费挥霍一空。

这上百起案件的犯罪套路如出一辙:不法分子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大肆宣传虚构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捏造博彩、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以开拓市场、与人共享等“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65种“传销币”涉案超百亿,逾千万人买入

澎湃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到的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例中,最新一份判决系法院于2018年5月2日作出。此类刑事案件数量呈逐年增加态势,2014年法院判决5起,此后呈倍数增长,到2017年增长到62起。

经统计,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共涉MBI、M3币、暗黑币、亚洲币、恒星币、金缘购物联盟电子币、长江国际虚拟币、奇乐吧、微视传媒电子币、分红点币、虚拟金币、HGC、COA、LFG、SRI、bismall、AHKCAP、CPF、亿分、K币、R币、百川币、K宝、中富通宝、红通币、雷恩斯电子货币、环球贝莱德一号理财币、格拉斯贝格、BCI、M币、翼币、EV币、业绩币、FIS、U币、ES、藏宝网业绩币、汇爱电子币、建业盘电子币、补助币、高频交易币(HFTAG)、开心复利币、快联网站虚拟货币、世华币、恩特币、CPM、克拉币、至尊币、五华联盟虚拟币、美盛E、中华币、米米虚拟货币、FIS、世界云联云币、利物币、维卡币、马克币、善心币、无极币、ATC、IPC、中央币、五行币、汇爱币、航海币等至少65种名称的“虚拟货币”。

根据裁判文书披露的数字,这些案件涉案总额至少达到10060846440元,平均每种“虚拟货币”背后的传销组织非法敛财约1.547亿元人民币。

这141起虚拟货币传销案中,部分判决书公布了传销组织发展下线的人数,澎湃新闻统计发现,这些虚拟货币传销组织在国内发展会员至少15653622人次。

根据裁判文书,上述虚拟货币传销案中,以“维卡币”涉案金额最高,共达70亿,其全球会员数量共10770000人,数量最多。

以传销组织在国内的发展规模来看,“云币”(又称世界银联、世界云联网络传销平台)传销组织发展下线4391449为最多;其次是“暗黑币”传销组织共发展会员340多万人。

组织专人发展各地市场,传销呈跨地域性

从地域来看,鲁、粤、苏、湘四省虚拟货币传销案件较为多发,山东省判决20起为最多,其次为广东、江苏两省各判决19起,湖南省16起。这四省法院判决的案件占上述案例总数的52.4%。

同时,由于虚拟货币利用互联网进行传销,而互联网传播具有跨地域性,使得传销突破了地域和国界的限制,遍地开花。

以“暗黑币”为例,2016-2017年间,各地共判决5起“暗黑币”传销案,该传销组织入侵江苏徐州、南通、淮安,内蒙古赤峰、广东深圳等地,13名传销组织头目因在当地发展下线、扩大传销规模获刑。

根据上述判决文书,“暗黑币”发展初期即以传销组织的方式按照区域划分市场,派专人负责当地的“市场拓展”,即拉人头发展下线。

判决书显示,2014年6月份,刘某和杜某等人策划了“暗黑币”的商谈推广方法,从当年8月开始制作“暗黑币”交易网站(www.onclooud.com,现已无法打开),并在香港设立达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康公司),在无任何实体经营活动的情况下,以高额返利为诱饵,由杜某、陈某荣、华某河及全国各个地区的负责人及会员通过宣传、上课、介绍等方式不断发展下线,进行网络传销活动,制定了网站交易“暗黑币”的相关规则。

这5起案件描绘出“暗黑币”的传销轨迹:安徽人王某加入“暗黑币”传销组织后,负责在内蒙古赤峰市宣传、拉下线;付某在其儿子周某的协助下,在深圳罗湖、南山、龙华等地开课宣传、讲解“暗黑币”,以拓展市场、发展下线会员,成为了深圳市场的重要人员;具有大学学历的张某云等3人在海门、南通多次给多人讲课宣传和介绍“暗黑币”,并直接和间接发展了80人参加,涉案金额247.067万元;淮安人张某在自己经营的公司内向他人介绍暗黑币,不断发展他人加入,逐步成为淮安地区市场的主要领导人,通过当面讲解、举办酒会、建立微信群的形式组织、协调淮安地区会员团队发展,直接或者间接收取的传销资金累计达8083.5万元。

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公布的2018年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指出,正是由于互联网传播的跨地域性,导致调查取证困难重重,各地工商部门只能就本辖区的传销活动进行监督,对全国性的传销无法从源头上切断,对摧毁整个传销集团无能为力,治标不治本。

传销资金多被头目享乐挥霍,仅追回约1/3

以短期高额回报为诱饵,打着投资虚拟货币旗号的传销组织往往能快速敛财。

例如,判决文书显示,截止2015年3月19日,“暗黑币”交易网站成立短短半年多,达康公司“暗黑币”传销组织在全国各地累计有注册会员账号340多万个,会费收入14.9亿余元。

然而,大量抱着“发财梦”的群众将存款转入传销组织的同时,传销头目的财富得以迅速积累,他们又将这些资金用于个人享乐、消费,而传销组织底层人员大多血本无归。

根据裁判文书,有的传销头目赚取50多亿元“人头费”;反之,有的受害者因购买“传销币”倾家荡产,还有残疾人被骗后生活难以维系。

经澎湃新闻统计,在141起案件共计高达百亿的涉案资金中,被公安机关追缴、冻结、扣押的金额为3163523045.67元,约为涉案总额的31.44%。

以“暗黑币”为例,至案发,公安机关扣押、冻结犯罪分子账户内传销活动非法所得合计人民币2.9亿余元,其余款项已被转移,或用于该传销组织办公、举办各种活动等。

又如,2017年9月8日被湖南省津市市法院判决的世界云联“云币”传销组织,11人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经鉴定,2015年8月至2016年12月间,世界银联、世界云联会员达93个层级,其中注册会员4391449人;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共收取会员充值费118073069.59元,这些资金大部分流入上述头目的个人账户,用于个人购物、购房、买保险、偿还个人贷款等消费,还有人购买玛莎拉蒂、保时捷等豪车,公安机关冻结52602306.25元,不到会员充值费总额的一半。

再如“维卡币”传销组织,经鉴定,中国境内已激活的激活码涉案金额70余亿元人民币,判决书中,截至2017年底,冻结、扣押的涉案资金13亿余元。






5/22/2018

3000多名投资者被骗3亿元! 又一起庞氏骗局曝光


      近日,深圳南山警方通报了一起以发行虚拟货币为名、行诈骗之实的集资诈骗案,涉案虚拟货币为“普银币”。目前“普银币”受害者超3000人,涉案金额约3.07亿元,最高单个损失约300万元。

  普银币的前世今生 在普银茶业官网,公司被定义为是一家区块链公司,自称是国内首批集合理论、技术、市场开拓三位一体的区块链产业推广机构。其核心业务产品为普银———以商品组合的本位制数字货币形态推向市场。



  简单来说,“普银”并不是纯虚拟的数字货币,而是具有资产绑定的数字货币,1枚普银对应价值1元人民币的普洱茶。普银公司发售的普银数量相对应会有对等普洱茶作为商品,随时等待消费者提取。



  南山警方介绍,普银茶业在未取得国家行政部门颁发的金融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互联网、微信等媒体对外宣传其拥有一大批普洱茶(现已被查封)。同时,还聘请了一家无鉴定资质的公司对该批茶的一小部分样品茶进行了“参考评估”,对外称该批普洱茶价值10亿元。通过资产数字化,创立了“普洱币”(后更名为“普银”)。

  诈骗团伙是这样吸引投资人的:

  先将普洱币的价格从0.5元拉升至10元,同时在发布会上承诺将投资人持有的普银币通过两次拆分(一拆十),使投资人持有的普银币扩大100倍。

  等大量投资人经不住利益的诱惑纷纷进场时,普银公司通过恶意操纵普银币价格走势,不断套现,导致投资人手中普银币毫无价值,最后共损失约3.07亿元人民币。

  骗局大拆解:普银币的区块链概念是否是一个伪需求

  普银公司为了吸引客户参与交易,利用投资拉动币价,吸引更多人入场从而大笔套现;在普银价格上升后,又宣称投入更多普洱茶,拉低普银价格。你会发现,本质上来说,这个骗局和之前的炒兰花、炒空头股票没什么分别,玩的就是击鼓传花。

  新颖的地方就在于,它引入了一个区块链概念,借助区块链“无需信任”“去中心化”的名号,让更多的人更容易入局。

  实质上,虽然借了区块链噱头,但实际上普洱茶价格是被控制的,数量也是虚无缥缈的。项目方本身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是高度中心化的。没有人可以监管它是否有暗箱操作,在利益驱动之下走到这一步,可以说并不意外。

  此外,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具有无需信任、不可篡改等特点。但普银币本身并没有很强的自运行系统。发行代币、加入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数据库,对项目方来说,除了可以提前吸取大量资金,并没有业务上的实际促进功能。可以说,普银币的逻辑跟区块链结合本来就是伪需求。

  发币方与平台存在勾兑可能

  据币圈人士所言,其实像普银公司这样的操作手法在ICO市场中很常见。

  然而,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将代币发行融资定性为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之后,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火币网、OKcoin币行的所有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相继被叫停。

  根据通告,普银公司是将普银币放到聚币网上进行买卖的。那么,聚币网现在还安好吗?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聚币网实际上已停止运营,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官网首页有提示“继续交易请去 www.coinegg.im”。



  据币圈人士称,这应该是聚币网的海外版站点。目前由于国内监管,所有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都将服务器移到了国外,规避法律风险,在国内的团队仅是以“外包技术团队”的形式存在。“只要服务器不在国内,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就可以继续运营”。

  “现在监管越来越严,所以发币成本也水涨船高。目前大约在2000万元左右,一条龙服务,包括平台发币和做庄的钱;也有更加知名的平台要价会到5000万元。所以也不排除发币方和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勾兑的可能。”该币圈人士称。

  “普银币”仍在龙币网交易

  虽然“普银币”已经正式被警方通报欺诈,但在一家名为“龙币网”的货币交易平台上,仍处于交易状态。

  5月17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龙币网客服电话,工作人员称,目前平台中显示的数字货币均处于正常交易状态。

  根据“龙币网”交易数据,截至5月18日13:00,普银币价格为0.0338元。

  律师:虚拟货币存在“庞氏骗局”风险

  深圳知名法律评论员张兴彬表示,虚拟货币存在着“庞氏骗局”的风险,并存在巨大泡沫,一旦泡沫破灭,它们都会回归其原本价值——零。

  张兴彬认为,从本质上说,虚拟货币炒作的重头就在于让散户接盘。借着区块链等精美包装,进入金融市场,散户不明就里往里面大量砸钱,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则成了巨富

  投资者应提高风险意识

  面对虚拟货币,警方提醒投资者:

  一是选择银行、保险、证券等合法金融机构进行投资;

  二是投资要理性。投资过程中,要了解企业或个人吸收资金行为是否符合金融管理法律规定,考察企业或个人真实的资产、运营状况,分析其承诺的收益是否合理,不要被“耀眼的招牌、诱人的项目、高额的收益”等表象所迷惑而盲目投资;

  三是增强风险意识。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非法金融活动更是蕴藏着巨大的风险。投资者首要考虑资金安全,不要受高息的诱惑而动心,避免“赚了利息、丢了本金”。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HAN, Liu, CPA | 韩柳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C: 301-660-3399; 703-655-6161
Email: liu.han@leaderfunding.com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FOTILE Range 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