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 ‎

春天,那场永远的约会

     作者:潘秋辰  摄影:张硕


     生命力的壮美,

     如何用眼睛去倾听?

     大自然的奇观,

     如何用镜头来解释?

     一切都随着时间成为永恒,

     它默守着人类原始的敬畏。



    浅淡的一丝曙色漫上了天际,远处的云霭,极像贪恋大地这张卧榻的床幔,依依不舍地退开去。


        

    不知不觉中,席天幕地的曙光洇染着绯红涌上了地平线。清冷的树干和枝丫依旧硬撑着头顶上那块夜幕,但很快就被光芒揭去了。


    

    天,一下从青灰变成了湖蓝。这时,融融红晕的太阳慵懒地撩开云层,探出半个脑袋,远望着森林、湖滨和草地,不知道它在呼唤沉睡中的大地,还是青山……


    

    突然,“嘎…嘎…嘎…”拖着宏钟尾音的嘶叫,划过头顶的青天,轻盈地跃上云端,正好应答了太阳的呼唤,太阳那圆彤彤的脸嫣然一笑,眉也不眨一下,便掷出许多道金光,将整个东边的天空深陷在镶着碎金硕银的光芒和云朵里……


    

    雁群,匍匐在湖面上那一望无际的雪雁群,醒了!


    

    又是一年的三月,乍暖还寒,数不清的雪雁从地球南端迁徙到加拿大、阿拉斯加和格陵兰途中,准时在美国东部宾夕法尼亚州中溪野生动物保护区歇脚两个星期左右。



    这些雁像是领了圣命,密密匝匝,扑天盖地而来,上演着千军万马风一样卷过湖面,掠过树梢,追逐朝阳,逗弄夕阳的游戏。


    

    大约它们是要用一张一弛的方式,将迢迢飞行途中敛集的劳顿、单调好好释放一下吧。而距离北弗吉尼亚三个多小时路程的中溪,便成了每年春天,人与雁,雁与这片土地,永远的那一场约会。



    顿时,“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那只雄雁的嘶鸣,使整个雁群顿时擘翼惊飞,水面上齐刷刷铺开的翅翼,连接成白亮亮的一片,如银浪滚滚。


    

    当它们展翅腾空的瞬间,远远看去,水面像是分作了两层,一层夹杂着翅尖的黑点翻转、旋忽、飘摇、奔突……,雪片就这样漫上天空,直逼天际,溶入云层,溢出了视野;另一层却安静得似乎未曾有过什么庞大的群落一整夜宿住在湖面上……


    

    不由得惊诧,几万只,亦或十几万只雪雁,整齐得像一支帝王之师,它们同时飞离湖面那振翅的频率,连结起你的心跳,震撼之余,禁不住自问:难道它们仅仅是为谱写这人间罕见的奇观而来的吗?


    

    其实,不然,辽阔的宾州中溪动物保护区面积达6000英亩,一个占地400英亩的人工浅水湖和湖边的大草坪成为雪雁的优良栖息地。每逢春天将至,三月中旬,正是雪雁、加拿大雁、天鹅等候鸟从地球南端迁徙到北极圈附近产卵繁殖的季节。


    

    它们沿途连续飞行70多个小时不停歇,因着这里水草丰美,泰然宁静,没有高山挡住飞行路线,而成为长年固定下来的路途中唯一的歇脚地。它们一批批飞来,补充食物和水,又一批批飞走。


    

    于是,在这里,人对大自然保护而形成的原始环境,成为所有迁徙侯鸟习性使然的首选之地,在众多从不愿打扰它们歇息状态的摄影爱好者看来,这就是一份生命互为尊重的契约。


    

    树林成为湖面与摄影师之间的天然屏障,无数镜头在晨晖夕映中聚焦湖面,锁定一忽儿嬉戏喧闹,一忽儿又沉寂凝思的雁群,它们似乎早已稔熟了这些反射着寒光的镜头,因为它们知道这些镜头之后,是多年来和谐相处、互不侵扰、与之偕老的人类。


    

    此时,镜头已经容不下这遮天蔽日的雁群,天上,人间,引颈合鸣,喧嚣着一曲雄浑的生命交响乐。人类用镜头语汇,就这样解读了生命之约的壮观、美丽与欣然。


    

    太阳升上了天空,“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雁群排成悠悠的人字形、一字形划过青天,雁阵的头雁不时发出军令般的长鸣,阵尾的呼应此起彼伏,人们已然熟悉了这种鸟类严谨的纪律性,并不陌生文学作品中关乎雁的坚贞与痴情,想必这也是人类对雁肃然起敬、欣赏有加的原因之一吧。


    

    夕阳余晖弥散开来,有几只贪玩的雪雁伸展着翅翼,变换着飞翔的姿态,与夕阳嬉戏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在暮色行将吞没大地之际就这样定格在了镜头里。无论时光如何流逝,从古至今,这番诗意从未褪色。




    暮色四合中,仍有形单影只的雪雁还在天际线上逗留,半空中一爿弯月似乎拨响了心中的一根弦,“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天地间,未了的情愫已化作光影和胶片,豁然开朗的胸襟再也不用容留那一缕“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的忧思了,还有什么比这份安宁祥和更能注解所有的摄影作品呢。



    

    夜色愈来愈浓,青墨色的湖面上偶尔传来一两声雁鸣,它是在传达自己的心愿吗?“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让人不禁又悲悯起千万不要有掉队的孤雁,也许就错过了明天的启航呵。



    

    第二天,朝阳依旧升起,雁群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它们散落开来,在草坪上啄食草籽、草根,优雅地踱着脚蹼,安然地享受着生命中的惬意……


    

    我想,一个旅行者,或是摄影爱好者,年年相约,唔见此景,这又岂是无数双眼睛共同采撷大自然瞬间的喜悦,而应当是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一种世间的美丽吧。



     所以,静待明年春来,与雪雁依然还有那场永远的约会。



    宾州雪雁拍摄地点:100 Museum Rd, Stevens, PA 17578

    

    备注:距离雪雁拍摄点20分钟路程有旅馆,并且不远的地方:465 Speedwell Forge Rd,Lititz,PA 17543 可以拍摄雪狼;另外,从北弗吉尼亚前往途中,有一个阿米什人(Amish)小镇,周六时有集市,各种自产自销的农产品、禽蛋、牛羊肉、奶酪、手工艺品,与他们远离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很值得体验。





(作者授权发布)


2016-03-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