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 ‎

瞬间 vs 永恒 —— 樱花季

作者:潘秋辰 摄影:杰克逊肖


水清如黛,涟漪不惊;

天光一线,澄空碧影;

樱朵成云,粉堆玉砌;

千里皓月,莺鸟乱鸣;

一袭长烟,暗香盈盈;

潮汐湖畔,花雨青青;

画堤春晓,夕日沉醉;

夜语清辉,人间仙境。



常听人说,看景不如听景。


华盛顿春天的樱花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多朋友掐指算着花期,从外州到此一游,当目睹摩肩接踵的游人将华盛顿碑到杰斐逊纪念堂这一路跻得密不透风时,便真有了那种失落感。

 

 

摄影师的眼光总是与众不同的,建议夜游华盛顿,月下赏樱花。不料此次跟随镜头一番夜游,那种水晶一样玲珑剔透的美,将岸上的实与水中的虚,将花事的繁密与灯光的婉转,全部化作了一场唯美的邂逅。

 


 

梦醒了无痕,恍若镜中游……


夕阳最后一缕余晖潜入湖底时,夜灯开始绽放,各种不同颜色的灯光,勾勒着幻境的边缘,一场樱花一场梦,灯与影的呢喃开始了。




穿行漫步于如烟似雾的樱花树丛中,花如落霞,霞光如雪。潮汐湖静下来了,白日里的游船都归靠了码头,泊在碧天如洗的湖光树影中,恰似一帘幽梦。杰斐逊纪念堂阑珊的倒影,在点点微风过处,扰乱了细碎的影像,支离着“山樱如美人,红颜易消歇”的一丝怅然。好在没有错过此次月下夜游,否则转眼间寻不见芳踪的憾事,也只能随着春归去,人间无觅处了。



华盛顿的樱花有着较为久远的历史,1912年日本东京赠送了三千株樱花树给华盛顿,至今已逾百年。

 

记得我国近代爱国志士苏殊曼当年留学日本时,写过一首关于樱花的词:

 

冬宿寒天魄未眠,一朝春雨洗尘烟。

风暖熏开花万朵,醉人寰。

似锦嫣红盈媚眼,幽香淡淡逗蜂癫。

梦卧花丛何所处,富士山。

 


 

樱花是日本人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日本文化的一种象征。在许多文学作品中,随处可见樱花情节,作者往往以其纯美、洁净,代表着一种圣洁。


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川端康成在其作品《伊豆的舞女》中,塑造的女孩便有樱花般自然、纯真的形象。她不受世俗污浊的沾染,空灵,虚幻,最后在一场火灾中死去,给读者留下了无限的叹惋。当年,山口百惠在电影中表演的这个角色,依然在记忆的花开花谢中璨然。



 
 

樱花的个性十分鲜明,追求一种极致的绚烂,盛放时,生命的元素夸张地铺陈开来,形成势不可挡的瀑布,迸泻而出;花落时,毫不犹疑,飞蛾扑火般飘向大地,秋风扫落叶般转瞬即逝,任凭世人如何“红绡香断有谁怜”,它亦断然无怨言,无悔意。


在日本民间,甚至将武士比作樱花,这原本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物介,却在精神世界的瞬间与永恒上达到了某种契合。



 

樱花这种极致的美丽,突显了它的决绝与热烈,短暂的美丽似乎很脆弱,却带给人毅然、决然的撕裂与震撼。川端康成曾说,“无言的死,就是无限的活。”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观。我想,与其慵懒地活着,不如极尽地绽放,与其衰落被人哀怜,不如迅疾地消逝,留下身后一地的灿烂。这便是樱花不染风尘,不留遗憾的生命方式吧,虽然极端浓缩了生与死,却在尘世面前,以瞬间的绽放,绚丽的谢落,将纯粹的美丽变为安详中的一种必然。

 


 

色香俱散,人事无常”,瞬间与永恒的哀伤与美丽,在日本樱花文化中被缕缕传唱:


樱花啊!樱花啊!暮春时节天将晓,霞光照眼花英笑,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任风飘。去看花!去看花!看花要趁早。”

 


 

摄影师对我说,夜晚赏樱,樱花更有一种凄艳的绝美。


我想,樱花的存在就是为着轰轰烈烈地生,干干脆脆的死吧。它极至地盛开一时,极尽地绚烂而去,一夜之间,樱去花空,我们的心里只剩下一丝美的祭奠。



 

月与灯依旧,灯光与月光勾勒着镜像的画框,灯影与月影纠缠着花树的芬芳;于是,一池的灯影、月影、花影、树影交织着,让我们的目光来不及追逐静影沉璧,只觉得进入了樱花密语的另一个世界,花的颜色,树的轮廓,完全改变了它白天时的模样。



夜樱在月光朗照中,泛着阵阵寒意,湖边一树一树的繁密樱花,反射着清冷的灯辉,已经没有了阳光下的那种粉暖娇柔,在夜色中绽放着花骨剔透,花瓣如玉,花语矜持的冷傲、神秘,它深深地迷住了快门与镜头。 


人与花依旧,还是镜头后的那双眼睛读懂了夜樱的喜悦与哀愁。



我也似乎明白了,镜头里留下的已不单单是美丽,你看,透明的花骨,朦胧在烟粉色的花雾中,在夜晚灯光的透视下,冰清玉洁,不惊不扰,这不是一种将瞬间生命变为永恒美丽的生命态度么?所以,镜头里鲜活的是崇拜生命态度的那分肃穆。

 


 

我们总希望但凡美的事物就应当永恒,孰不知樱花却选择了另一种存在方式。当我们理所当然地觉得世间的美丽会对我们不离不弃时,我们忘却了任何美丽都有它的期限,其实,又何必迁怒和匪夷于昙花一现呢。


如果你错过了花期就是错过,没有必要奢望瞬间成为永恒,更没有必要贪婪地以为世间的美丽都有等候你的义务?



繁盛的樱朵坚持了她稍纵即逝的美,而我也不再为她的短暂而哀伤,而痛惋,我明白,她的美已经化作永恒,只是需要我们在该慢的时候慢下来,该停的时候便停下来,生活的美,大自然的美,都需要用一颗摄影者的心,去静候。


当我懂得,这世界无论大小,无论是否有欣赏的目光,都有各式各样的美在可知或不可知的地方生长着,灿烂着,凋零着,那么我们的心就为美丽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华盛顿赏樱花停车地址: 1100 Ohio Dr SW, Washington, DC 20242



(作者授权 - 转自作者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04/05/2016




You might also lik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