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TECH‎ > ‎

「都是人類的錯!」地球面臨第6次物種大滅絕


https://www.russianschool.com/location/reston

Award-Winning After-School Math Program for K-12 Students


https://www.myanchorhomes.com/


6/04/2020

「都是人類的錯!」地球面臨第6次物種大滅絕

(World Journal) 編譯中心


面對物種的滅絕,保育人士不只一次大聲疾呼。(Getty Images)

地球正面臨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最新刊登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的研究指出,人類在地球上的活動嚴重影響動物生存環境,造成數以百計的野生動物瀕臨滅絕。而目前正在發生的第六次大滅絕更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將更多物種推至滅絕邊緣。專家估計,目前大約有500種哺乳動物、鳥類、雙棲動物和爬蟲類動物危在旦夕,而人類各種破壞環境的行為是罪魁禍首。

英國BBC中文網報導,研究指出,地球過去曾經歷五次物種大滅絕,過去100年,有超過400種脊椎動物絕種,但若果以正常演化速度比較,這樣的絕種規模通常要歷時1萬年,現在卻只要百年內就造成,代表絕種速度變得非常快, 僅需原本時間的100分之1。科學家認為「罪魁禍首正是人類」。

科學家說,以前的物種大滅絶的原因是火山爆發、小行星撞擊地球等天災,現在的物種滅絶則是人禍,「人類是造成這些動物滅絶的罪魁禍首」。墨西哥國立大學的傑拉多希巴洛斯教授說,地區性的生態系統正面臨崩潰的危險。他在接受英國BBC的採訪時表示:「我們所有人在未來10年到50年的行為將決定人類的未來。」

研究指出,瀕臨滅絕的陸地脊椎動物如蘇門答臘犀、號角鷦鷯、加拉帕戈斯象龜、小丑蛙,已經喪失了94%的種群,僅剩下不到1000隻。

生態學教授岡薩雷斯警告,如果人類無法為物種滅亡踩下煞車,未來僅需20年,就可能會有大約500多種陸生脊椎動物滅絕,這將相當於生態系1萬6000年自然演變的總損失。

距今最近的一次大滅絶發生在約6600萬年前,當時統治地球表面2億多年的恐龍和其他大量動植物可能因一次隕星撞擊地球事件而滅絶。

研究人員還強調,當前的新冠病毒危機表明,人類對待自然世界的魯莽行徑將嚴重反噬人類自己,野生動物貿易自古以來導致許多物種滅絕,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也與中國野生動植物貿易與消費產業有關,「如果中國能妥善實施野生動植物貿易禁令,可能會成為一項避免瀕危動物絕種的重大保護措施。」

研究團隊稱,數據反映全球要作出行動的迫切性。




Vertebrates on the brink as indicators of biological annihilation and the sixth mass extinction




5/01/2020

疫情期間 超市裡最危險地點是這裡…

(World Journal) 記者顏伶如


流行病學家分析,由於每個顧客都必須通過結帳櫃台,並停留一段時間,讓這個地點成為店內最危險的地方。(美聯社)

住在科羅拉多州奧羅拉(Aurora)的72歲婦人珊卓拉‧庫恩茲(Sandra Kunz),雖然長年肺部健康不佳,但因維持家計的現實需要,疫情期間繼續從事沃爾瑪(Walmart)櫃台人員的工作。庫恩茲的丈夫受傷失業之後,家裡收入都靠她支撐。

庫恩茲因為感染新冠病毒,今年4月20日過世。就在庫恩茲病逝的兩天之前,她的丈夫已經早一步被病毒奪走性命。

庫恩茲的妹妹寶拉‧史貝爾曼(Paula Spellman)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說,雖然無法確知姊姊究竟在何時何地感染病毒,但姊姊生前曾經抱怨說,有客人在櫃台結帳時,朝著她的方向咳嗽。

史貝爾曼說:「真希望她沒有去上班,早知道的話,真希望她請假。」她也表示,對於姊姊之死感到憤憤不平,「她應該受到更多保護才對。」


https://rareginseng.com/


Let all ginseng lovers get the real ginseng from Wisconsin


為了保護第一線超市員工避免遭受病毒傳染,沃爾瑪各地連鎖分店結帳櫃台已經紛紛加裝塑膠玻璃隔板,並且提供口罩給員工。

報導指出,公共衛生專家與勞工安全專家都指出,病毒大流行期間,結帳櫃台是超市裡最危險的地點,因為結帳人員所碰觸的每一樣物品,之前都被消費者或其他員工碰過。根據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資料,如果碰觸的物體表面沾染病毒,就可能導致染疫。

另外,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建議民眾,應與他人保持至少六呎的社交距離,避免病毒傳染。但超市結帳櫃台人員與消費者的距離,卻不可能做到保持社交距離的標準。對於消費者來說,在結帳櫃台遭到感染的機率也相對增加,如果結帳櫃台的員工感染病毒,極可能讓顧客在近距離接觸之下被傳染。

河濱加大(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流行病學家布朗(Brandon Brown)分析,由於每一個顧客都必須通過結帳櫃台,並且在結帳櫃台停留某一段時間,讓這個地點成為店內最危險的地方。

勞工權益倡議組織表示,某些零售業者並沒有強制規定消費者入店必須全面戴口罩,就算業者訂有類似規定,實際上卻沒有徹底落實,讓櫃台人員面臨健康風險。







IN PERSON & LIVE ONLINE PIANO LESSONS WITH RUSSIAN PIANO PROFESSOR









How to protect yourself against COVID-19


Published on Feb 28, 2020

COVID-19 is an infectious disease caused by a new coronavirus introduced to humans for the first time.

It is spread from person to person mainly through the droplets produced when an infected person speaks, coughs or sneezes.

Watch this short animation to learn more about COVID-19 and how to protect yourself against it.





COVID-19 (Coronavirus Disease 19) - causes, symptoms, diagnosis, treatment, pathology

Published on Feb 14, 2020


What is COVID-19 (Coronavirus Disease 19)? The coronaviruses that circulate among humans are typically benign, and they cause about a quarter of all common cold illnesses. But occasionally, coronaviruses, like COVID-19, circulate in an animal reservoir and mutate just enough to where they’re able to start infecting and causing disease in humans.




3/09/2020

世卫专家:全世界都欠了武汉人民一份情

世界卫生组织(WHO)助理总干事、赴中考察负责人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近日在考察武汉后指出,武汉市民和防疫人员付出的努力以及表现出来的责任感,让他相当动容,并直言“我觉得全世界真的欠了武汉人民的情”。

据ETToday新闻云报道,艾尔沃德2月下旬曾率团在广州、武汉等地进行为期九天的考察,期间在武汉度过了36个小时。事后,艾尔沃德多次赞许中国采取的防疫措施,并对相关防疫机构、人员表达钦佩之情。

艾尔沃德近日接受中国央视专访时回忆,当时为了尽可能了解武汉的情况,专家团在武汉接触了很多第一线的防疫人员,除了体育馆改造的方舱医院,还采访了负责治疗的医生、在发烧门诊忙进忙出的护士,但不管和谁交谈,包括翻译人员、车站工作人员,都传达同一个讯息,就是“抗击疫情是我们的职责,必须要做的。”



Coronavirus outbreak: Canadian WHO doctor returns from China with critical COVID-19 lessons

Dr. Bruce Aylward, the Canadian head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COVID-19 mission in China, has just returned from Wuhan. Global National's Dawna Friesen asks him about what lessons can be learned from the outbreak there, and why he believes worst-case scenario planning for countries like Canada is essential.

Mar 5, 2020



艾尔沃德说,他这几周以来每晚都只睡两三个小时,但中国的同事们比他辛苦得多,“在中国考察的时候,每次坐飞机、火车、小巴士或面包车上,想找中国同事问点儿事,回头一看,却发现很多人在眯着眼睛休息,他们实在太累了,工作的强度大、时间长,所以他们要把握任何能补眠的机会。 ”

“我亲眼见证他们身上展现出来的一种巨大责任感,要保护自己的家庭、社区,甚至是让全世界远离疾病的侵害,让人动容。”

艾尔沃德也赞扬为了防疫而闭门不出的普通市民,“我对武汉人民和整个中国社会产生了深深的敬佩之情,那些连续几个礼拜把自己宅在家里的人,也是这次疫情中的英雄,我也见到了几位这样的普通人,他们说待在家里是分内之事,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对防疫起到了重要的影响。”

艾尔沃德认为,“我觉得全世界真的欠了武汉人民的情,我想让武汉人民知道,世界知道你们所做的贡献,我们正在跟世界分享你们的故事,你们正在做的事情非常重要,虽然现在我离开了中国,但我有一部份的心留在了那里。现在的武汉,让人难以不对它产生感情。”






2/27/2020

钟南山最新答记者问全文:CDC未收到应有重视

27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举办的广州医科大学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院士详细回复了各界关切的问题,南方+为您在答记者问全文中划出了几个重点。

我们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

最近,我的一些讲话得到了媒体忠实的报道,所以我对媒体朋友很信任。广州医科大学在国家战略部署的战略层面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我们在1月20日提出明确的“人传人”和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事实,这对国家考虑病情防控起到了重要作用。

武汉出现了大规模爆发,但是在其他城市并没有大规模的爆发。这与以往传染性很高的疫情很不一样。在我们看起来,一个人能传染大概2—3人之间,说明传染速度很快。严重的患者传染性还会更强。

当时根据《柳叶刀》的论文研究,模型预测2月初中国感染患者将达到16万人。但是,我们团队在传统模型基础上加上两个影响因素,国家强力干预和春节后的回程高峰消除后,我们预测高峰应该在2月中接近2月底。到了2月15日,数字果然下来了。我们有信心,四月底基本控制。

4月底基本上可以恢复工作了。这是指国内的情况,至于国外的情况还有待观察。国内的源头在武汉,现在武汉下很大力量在鉴别、隔离。目前火神山、雷神山已经有空余病房了,说明病人出院了。及时隔离真的是最要害的问题。

在武汉大量的疑似病人,迫在眉睫的是诊断。美国流感爆发时也出现大量死亡病例。为此,我们加速了研发和临床验证。如何在短时间鉴别新冠病毒与流感,这是非常重要的。同时,要考虑怎样更好确诊,除了核酸检测以外,新型冠状病毒的抗体检测包括IgM和IgG。IgM抗体阳性表示近期感染,IgG抗体阳性表示感染时间较长或既往感染。2月22日通过国家药监局凌晨2点应急审批,通过了两个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

在预防方面,目前也组织了多组治疗方案。一些重要的治疗方案病毒转移的时间都是在5到7、8天,不会超过10天。大敌当天,用现有的安全的药是完全对的,空白对照在医学伦理上也说不过去。这些药物方案,我们初步观察磷酸氯喹的治疗效果好一些,但是还有待观察。接下来会进行认真的对照实验。

出院后“复阳”的患者再被感染的概率很低

根据微生物的生长传播规律,一般感染后的患者,如果体内IgG抗体呈现4倍的增高,则可判断患者应该不会再被感染,并不是再发病。至于粪便、肠道有一些病毒的残余,现在的要害是,到底会不会再传染给别人,还有待观察。

同时,复阳病人有多种因素,核酸检测是最近才发展起来的,试剂本身有影响、检测方法有影响。鼻咽的采样方法对结果影响很不同。粪便排出来的是核酸的片段。有没有感染的可能?这个值得再观察。建议在家隔离检测到阳性时,24小时后需要再检测,有可能转阴性。如果两次都是阳性,需要去就医。

但可以准确地回答,一个病人得了新冠肺炎治愈后,病人做了抗体检测,如果是强阳性,他重新感染的可能性很低。

全球需要形成联防联控机制

目前来看,中国增加的病例已经少于国外增加的病例。国外比较突出的是韩国、伊朗和意大利,可能中国的一些做法有一些启发。所以我这周末将应邀向欧洲呼吸学会做一个视频报告。这是人类的病,不是国家的病。所以广州和哈佛大学、多伦多大学有临床试验的药品已经寄来了。

从群防群治到现在联防联控,防控措施更提高一级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在达到高峰之后病例数很快就下来了,这个机制是很难得的。目前蔓延很快的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方案,做到早发现、早隔离,这个很关键。

之前日本采取不许下船,等待隔离。越隔离,患病者越多,实际上这个策略有点失败。

现在还要提防过一段时间变成输入性病例?有这个可能!韩国病例增加的非常快,他们需要强化国际合作互相交流,能够共同分享经验,全球需要形成联防联控机制,特别需要国际合作。早发现,85%以上都能好起来。我们发现,危重症病人比普通病症高9倍。特别是有高血压、肾病等基础疾病的患者,都高于一般的患者高好多倍。日本韩国之前对我们有支持,现在他们出现了大范围病例,我们也不要忘记帮助他们。

此次广州对抗疫情的方案有几点可以分享给世界。首先最重要的还是控制上游,早预防、早发现早隔离;第二个建议是病人应该收治在定点医院。在普通的医院会消耗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而且急性传染病的治疗有一定的专业性。

特别是危重病人的治疗要运用综合学科救治。不能只用传染病学,包括新冠肺炎的治疗,单一学科也不行。我们现在正在密切观察已有的病例,在不断的专业护理,保持生命稳定的情况下,病毒的载量不断在下降,运用多学科综合治疗,病人是可以过关的。

CDC特殊地位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不是一时一阵,投入肯定比产出要多。我发现的短板是,新冠肺炎12月31日就已经明确,1月3日已经分离出病毒毒株,1月7日给了联合国,但我们仍然没有发布。我们CDC(疾控中心)的地位太低了,这是一个技术部门。CDC的特殊地位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要一级一级上报。

我们专家组在新闻媒体上表示“人传人”是1月20号。CDC向地方政府上报后由地方政府决定如何处置。如果以后还是这样的话,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严重的情况。包括李文亮医生也很早就发出了这件事。这个改变是非常需要的。

另外,大家对传染病的重视不够,没有持续研究。我感觉大家对新冠肺炎治疗上束手无策。这需要长期的积累,表现在对防控问题的重视上。

预测高峰还未出现

目前正是复工回流高峰,之前我们的预测模型是回流之后又出现一个高峰,现在是27号,我们预测高峰还没有出现。

现在上下火车、飞机都要检查,病毒自然传播规律被打断了,所以我们复工是要复工,但要在严格的处理安排下。比如说,富士康几万人在三千平方米的地方工作,我们当时采取的做法是工人要双检测,一个是核酸检测,另外一个是IgM检测。同时,所有的工厂水龙头、下水道都要非常通畅,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病毒经消化道传播,所以还是要做好呼吸道的防护。

吃野生动物是人类陋习

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制定这个政策对防控突发传染病有重要意义。

人跟动物的关系越是密切,对生态的破坏越大,带来的病毒往往更容易传染给人。这次看,浙江舟山群岛的蝙蝠是带类似病毒,华南农业大学发现穿山甲也有类似病毒。现在全国基本上是禁而不止,特别在广东。很多动物携带病毒但没有病,只是容易传播给人。我还记得非典时期的果子狸,是重要的中间宿主。当年,在广州的增槎市场,有80%的果子狸带有病毒。

吃野生动物本来就是人类的陋习。21世纪以来,已经有三次冠状病毒感染。看到有冠状病毒感染,一定要马上防止扩散。如果我们能在去年12月初或是今年1月初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病人将大大减少。






2/22/2020

中科院下属机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新冠病毒发源地 11下旬或已人传人

  2月22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官方信息,该机构联合北京脑科中心科研人员收集了全世界各领域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了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截至2月12日),经研究发现,93个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可以归纳为五组,包括3个古老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1,H3和H13)和2个新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56和mv2);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进来,不过在市场中发生快速传播蔓延到市场之外;同时,现扩散的病例至少来自于3个途经。

  新型冠状病毒在2月12日之前发生过2次明显的种群扩张(分别是12月8日和1月6日)。

  2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中科院科技论文预印平台(Chinaxiv)查询到该论文已在该平台刊登。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标本与种质保存中心主任副研究员郁文彬。

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

  该团队论文指出,基于120个变异位点得到58种单倍型(基因类型),单倍型演化关系显示,单倍型H13和H38是比较“古老的”单倍型,通过一个中间载体(mv1,可能是一个祖先单倍型,可能是来自中间宿主或者“零号病人”)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关联,并通过单倍型H3衍生出了单倍型H1。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样品单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的单倍型H2、H8-H12,而一份武汉样品单倍型H3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可见,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其他地方传入进来,在市场中发生快速传播蔓延到市场之外。另外,根据病患发病时间记录和种群扩张时间推断,也印证了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的推论。

  对“古老的”单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样品溯源发现分别是来自深圳的病患(广东首例)和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他们的旅行记录表明应该都是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在武汉探亲期间被感染的。现有武汉样本中没有检测到H13和H38单倍型,可能是因为现有样品主要采自几家定点医院,而且样品采集时间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如果能在武汉其他医院早期的病患检测到这两种单倍型,将对于寻找病毒来源非常有帮助。

新冠病毒2月12日前出现2次明显种群扩张

  该论文指出,根据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数据推算1月之前的种群扩张发生时间是12月8日,该结果暗示病毒可能在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即已经开始有人际传播,随后在华南海鲜市场加快了人际传播。

  研究推算2月份之前的种群扩张时间在1月6日,这个可能与元旦假期有关联。该团队指出,这一天国家疾控中心发布了2级应急响应。当时的预警起到了一些警示作用,公众活动和出行都有所减少。如果当时的警示能引起大众更广泛的重视,那么1月份中下旬向全国和全球蔓延的病例会有所降低。研究人员进一步确认我国其他9个省区和其他11个国家的感染病例基本都是从武汉直接或者间接输入而来。

现扩散的病例至少来自于3个途径

  为了能够细分来源,研究人员将58种单倍型分成了五组=,采用标准是3个中心(古老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1,H3和H13)和2个新的超级传播者单倍型(H56和mv2)。以此鉴别出广东的病毒可能有三个来源,重庆和台湾的病毒有两个来源。其中,广东深圳一家人在早期就通过人传人进行了传播。有较多样本的澳大利亚、法国、日本和美国,他们的患者感染源至少有两个,尤其是美国包括了五个来源。非常值得关注的是H56这个超级传播者单倍型,它同时是澳大利亚、法国和美国,以及我国台湾患者的传染源。其他国家患者因为样品比较少,大多数的来源比较单一,他们除了是武汉旅游输入或在武汉感染外,有一些人可能是在广东、新加坡等地被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尚未发生重组事件

  研究人员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没有发生重组事件,93个基因组之间有120核苷酸发生了突变(0.41%序列长度),并均匀分散在10个编码区(χ2=1.958, df=9, P=0.99)。120个突变的核苷酸关联了119个氨基酸密码子,其中79个密码子 (65.83%)改变了氨基酸类型,并有42个(53.17%)氨基酸理化性质都被改变(图3)。这些氨基酸类型以及理化性质改变是否会影响新型冠状病毒的活性暂不清楚,需要其他蛋白组学和结构生物学方面的专业人士进行验证。

  本研究是版纳植物园综合保护中心生物多样性研究组的科研人员利用其在系统与演化领域的专长开展的,本研究提到单倍型演化关系分析方法可以结合到传染病学研究中,对于寻找传染源,以及精确的传播和扩散方向能提供非常重要的信息。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s://www.amazon.com/fotile



1/24/2020

中國武漢肺炎確診病例逼近900例 出動解放軍支援防疫

(World Journal) 記者林則宏


圖為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一處病區23日景象,醫護人員正在救治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美聯社

根據《環球網》統計,截至24日22時,中國全國共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達896例,死亡病例26例。目前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僅剩西藏與青海未傳出疫情。但青海省衛生健康委員會24日通報,青海已發現首例疑似病例。患者在武漢工作,21日到青海省西寧市探親,23日自行前往西寧市指定醫療機構就診,經篩查即被醫學隔離觀察。

湖北省衛健委副主任柳東如24日下午指出,當前正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進入第二波流行的上升期。

影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SAT/PSAT, AP Calculus/AP Physics, College Essay, TJ Prep



http://www.elite-learning-center.org/index.html

Academic Enrichment Programs for 1st - 8th Grade Students

Join Us To Be Elite

Tel: 571-217-2357


為協助湖北省應對當前疫情,據央視與人民日報報導,中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已經展開軍隊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聯防聯控工作,組織駐武漢地區部隊醫院派出40名醫護人員,在武漢肺科醫院重症監護室展開救治工作。除夕夜儘管上海下著大雨,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150名解放軍醫護人員,仍冒雨搭乘空軍包機直飛武漢支援。

另一方面,繼中國財政部23日緊急下撥湖北省疫情防控補助資金人民幣10億元(約1億4400萬美元),支援湖北省開展疫情防控相關工作。中國國家開發銀行24日也向武漢市發放應急貸款人民幣20億元,用於支持武漢市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防控工作。






    
   
Offering serious and challenging mathematics to intellectually gifted students


01/24/2020

从武汉回村的姑娘自述: 劝长辈取消聚会被大骂

这个春节,注定不平静。

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仍在继续。前两天离开武汉回家过年的刘丽(化名),向21新健康记者讲述了她的所见所闻。

以下为刘丽自述(略有编辑):

1月21日,在武汉工作的我搭乘朋友的便车,回到了老家。与往年不同的是,一看到戴着口罩的她,全家人都被吓到了。 我一进家门,第一句喊的就是“不要碰我”。因为家中侄女每次看到我都会飞扑到我身上,我赶紧提醒家人注意防护,避免接触。 随后,我冲进洗手间,准备全身上下洗澡,并把带回来的酒精交给妈妈,让她戴着手套,将自己所有随身衣物都喷洒酒精消毒处理。经过半个小时的高温热水冲洗后,我出了淋浴房,让弟弟带着弟妹和两个女儿去岳父家住几天,然后把自己关进了房间,要求自我隔离,观察几天再说。 “太夸张了吧!”首先表示不解的是我弟。

在他的理解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实很危险,自己也比较重视,但不至于如此夸张。他觉得我在武汉时并没有任何症状,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十岁的侄女也哀嚎,“为什么姑姑一到家,就赶我们走?”

我回家后就发现,此时其所在的潜江市(注:湖北省辖直管市),街面上鲜有人戴口罩,而针对武汉的疫情,很多人表示听说过,但都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具体防护知识更为欠缺!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Mathematics Enrichment for Intellectually Curious Learners


01 自我隔离怎么就成了“小题大作”?

在我忙着自我隔离的同时,与我一起回家的朋友方山没有直接进家门,直接去了一家酒店。

“回家隔离可能还是有漏洞,我先去酒店空间自我隔离一下。”方山跟我说,“知道我是从武汉回来的,差点就把消毒液洒到我身上了。” 尽管如此,第二天,因为有其他亲戚回家,方山说他还是戴着口罩出席了家里的团年饭。

“其实按照隔离的时间要求,1天远远不够。”方山跟我一样谨慎,但他在汉口的活动不多,且疫情发生后就一直特别注意。况且家里人都订好了聚餐酒店,如果不参加,也说不过去。 这顿团年饭聚餐上,还有另一名从武汉回来的亲戚,“回来当日,他就去了当地朋友家串门。”方山跟我说,这个亲戚的观点是,战略上重视,战术上藐视,不能自己先吓到了自己,让身边家人和朋友都跟着人心惶惶。 我也有同样的顾虑。 弟弟带着弟妹和孩子回岳父家后,家里就只剩我和爸妈。看着女儿好不容易回来,父母特别想跟女儿聊几句,表达下思念和关怀,“他们不时敲门要进来,一会问我要不要吃喝,一会问我要不要保暖工具。”我看到父母的热情和满溢的重逢喜悦,却茫茫不敢接受。自己回来之前确实在武汉就做了很多防护工作,也带着大量口罩和药品回来,但万一出现最坏情况,影响父母,自己会内疚终生。 “你又没有怎么样,为什么那么神经兮兮的?”

在被父母多次质疑后,我只能投降,要求父母跟自己一样戴上口罩后,才允许他们走进自己的隔离房间,“但父亲还是不断进出,而且不戴口罩。”无奈的我只能自己随时戴着口罩,一边工作,一边慢慢给父母解释此番疫情的严重性。





02 苦劝长辈取消过年聚会被骂“不孝顺”

我的叔叔,住在潜江市下面的一个小村庄。农历大年三十,叔叔会等着我一家回去吃团年饭。

此外,今年还是奶奶去世的第一个农历年,按照习俗,会有很多亲戚在大年初一前来祭拜奶奶,而叔叔准备了好几桌的宴席,用来招待这些亲戚。 出于安全防护的意识,我劝说叔叔,放弃这两个传统仪式,并电话通知所有亲戚,不要来祭拜了。没想到这个建议立刻遭到了叔叔的反对!

叔叔所在的农村只是在电视上看了看新闻,而在1月10号前后,村里陆陆续续有很多出门务工人员回来,他们有在武汉工作的,也有经过武汉的,至今都没出现什么异常。而所有人还是照常聚在麻将馆里打麻将,或群聚聊天吹牛。

叔叔认为我就是小题大作了,坚持不肯跟亲戚打电话拜年,也不提前告知别人不要来祭拜奶奶。

叔叔认为这样只会让人觉得我们是不想请人吃这两顿饭,面子上过不去。 而听到我的安排后,大姨更是破口大骂,直接骂我不孝顺。



http://www.cinfoshare.org/re/lenders/sunny-lending-llc


03 转机终于出现了

几番劝说无果,正在我苦恼之时,事情出现了转机。

1月23日上午九点左右,潜江日报官宣:自今晚22:00起,全市所有交通工具,包括去乡下的市内公共交通,全部宣告暂停运营。

也就是说:潜江也成为“封城”的又一个城市! 我周围的长辈们这才慌了,纷纷主动戴起了口罩。爸妈改变了态度,不再过来嘘寒问暖,而是自己待在房间里,主动隔绝了与我的接触。

此时,朋友小李也刚刚回到家乡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双溪桥镇。

知道小李从武汉回来,村里干部立刻上门,给她发放了一张登记表,测量了体温情况,走之前还给她发了一张预防贴纸、三个口罩和一个体温计,并提醒大家预防。 但这种严密的农村管控措施并不是处处都执行到位。

据我观察,也有回家2天以上的武汉人士,尚未接到通知登记信息。


http://www.cinfoshare.org/re/lenders/leader-funding-inc


结语

刘丽所在的小家庭里发生的小冲突,只是武汉春运归家大潮下的一个缩影。

12月31日,武汉通报首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之时,也正值2020年春运前夕。作为全国交通枢纽大省,武汉市每日迎来送往的旅客量都十分庞大。

据长江日报消息,截至1月20日,2020年春运启动以来,武汉春运前十天,全市铁路、公路、航空安全发送旅客409.68万人次,同比增长8.26%;全市公共交通共运送乘客8096.56万人次,同比同比增长2.77%。

也就是说,这些天来,经武汉或从武汉出发前往全球各地的人数达到数百万量级,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回到了非武汉的其他城市,包括一些中小城市。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称,自当日10时起,关闭各类离汉通道,到下午2点左右,所有离汉通道全部关闭。与此同时,位于武汉市周边的湖北省黄冈市、鄂州市和潜江市等七城也先后宣布封城。 在3-14天的病毒潜伏期“魔咒”下,武汉“出走”人群的管控问题,成为武汉封城之后,人类与病毒对抗的又一个博弈点。

据湖北省卫健委消息,2020年1月23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105例(其中武汉市新增70例、荆门市新增7例、荆州市新增2例、孝感市首次发现22例、仙桃市首次发现2例、宜昌市首次发现1例、十堰市首次发现1例)。全省新增死亡7例,其中武汉市6例,宜昌市1例。武汉市治愈出院3例。 继黄冈之后,湖北省除武汉之外,已有多个城市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呈蔓延趋势。

虽然现在尚无数据表明其他城市的病例是否来自农村,但对比武汉市来说,县市和农村相对广袤的地理空间,更为分散的人流,相对落后的医疗水平、卫生状况和更差的防护意识,都可能在放任疫情进一步恶化。

目前来看,如何将制定好的防护、监管措施实施下去,单纯依靠政府管理也是不够的。

从武汉出来的人,特别是对事情认识较深的人,都有义务向身边的人科普防疫知识。

我们需要全员动起来,人人有责,这才是这场防疫站的致胜关键!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Principal, 
Tel: (301)906-6889; 
(240)912-6290
Licensed in MD, VA, DC, WV, PA, DE, NC, SC, FL 
WeChat ID: sunnychenyuqing
NMLS # 1220187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http://www.cinfoshare.org/contractors/range-hood/fotile-range-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