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s‎ > ‎

一趟美国南方之行,我发现了特朗普上台的秘密…


Training Tomorrow’s Thinkers for careers in STEM through rigorous Problem-Solving



 Global Leaders in Math Education



11/18/2017

一趟美国南方之行,我发现了特朗普上台的秘密…

一趟美国南方之行,触目惊心……

01 吸毒的家庭悲剧

上个月我去南方度假旅行,路经俄亥俄与肯塔基州交界的Portmouth,这是俄州南部一个衰落的老工业城市。当地人自称是“hillbilly”,就是山区里的乡巴佬。

典型的hillbilly通常是南方白人农场主、蓝领工人,开着美国产卡车,腰里别着枪,下班之后聚在酒吧里喝威士忌,随着乡村音乐跳舞。但是,随着美国中西部工业的衰落和宗教信仰的缺失,曾经的那幅生活图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失业和低收入人群染上毒瘾。一位当地人称:“你们可以在这里路边的每个垃圾桶里找到针头。“

美国的药物滥用已经成了一个全国性的问题,在中西部一些衰落的老工业基地尤为严重。受影响最大、最无辜的还是孩子。

《华盛顿邮报》2016年10月5日报道了一则令人伤心的新闻:匹兹堡一位年仅7岁的小女孩在周一上学前怎么也叫不醒她“沉睡”中的父母。她自己穿好衣服,坐上校车,带着焦虑上了一天学。在放学回家的校车上,她告诉司机,她的爸爸妈妈怎么也叫不醒。司机帮她报警后,警察才发现小女孩的父母因为吸毒过量而死,年仅26岁和25岁。警察同时发现房子里还有另外三名孩子,分别是5岁、3岁和9个月。

无独有偶,《赫芬顿邮报》2016年12月26日也报道了一则悲剧:匹兹堡郊区一对年轻的情侣因为服用海洛因过量死亡,年仅27岁和19岁。几天后,他们五个月大的女儿也因为无人照料,饥饿和脱水而死。

克利夫兰的免费诊所(Free Clinic)是一个为看不起病的穷人建立的非营利性医院。虽然普通人发烧去看一次门诊,外加给单位开个请假证明可能要被收600美元,可是这里却免费提供针管和针头。只是,瘾君子才是领取注射器的主要群体。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防治中心的统计,2015年起,全美药物服用过量导致的死亡人数首次高于枪杀。

由于历史原因,中国政府对毒品采取零容忍的态度。鸦片战争、虎门销烟的历史让很多中国人从上小学就知道毒品的危害。虽然中国的药物滥用问题也在蔓延,但基本还在可控范围。美国的问题,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就连普通人,甚至一些官员也加入了滥用药物的行列。这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02 流行文化的误导

The Grateful Dead是上世纪60年代嬉皮士运动时期,在嬉皮士的圣地旧金山建立起来的摇滚乐队。他们鼓吹大麻和致幻药物文化,很多艺术家为了像他们一样获得灵感,也开始滥用药物。一些狂热的歌迷会一路追随TheGrateful Dead的演出足迹,模仿他们的着装和行为。甚至有些疯狂的歌迷认为,不吸大麻,不吞LSD、不吃迷幻蘑菇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嬉皮士。

另一个粉饰毒品文化的娱乐名人是上世纪90年代出道的黑人歌手Snoop Dogg。他也频繁在歌曲里粉饰大麻文化。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都知道他歌曲里的元素是在用暗喻的方式为毒品正名,他却在美国乐坛多年屹立不倒。如果是在中国,他怕是早就被公安堵在家里,再在央视低头认罪了。


03 强盗式的药品管理制度

据美国CBS今年6月报道,药物过量致死已经成为50岁以下美国人的首要死因。这里不只包括非法毒品,还包括人们正常看病开的鸦片衍生类处药。其实,有相当大一部分美国人染上毒瘾,是从吃医生开的正常处方药开始的。

2016年在俄亥俄,有至少4100人死于非故意的用药过量,比2015年增长了36%,是全美国用药过量死亡数最高的州。肯塔基、西弗吉尼亚和新罕布什尔州和美东一些州是用药过量死亡增幅最大的地区。

美国有全球最高的医疗费,与其相应的制药公司也是狮子大张口向病人要钱。特别是从奥巴马上台后,每家每月一千多美金的医疗保险费让中产阶级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同时,制药公司会给开出更多处方的医生提成。美国的药本来就药效猛,各种止痛、止咳药又主要是鸦片衍生类药品。不负责的医生为了多赚提成,给病人多开药,又隐瞒或低报鸦片衍生类药品的副作用和成瘾性,导致一些人过多摄入药物后成瘾。

仅在人口1161万的俄亥俄一州,2011年至2015年间,医生就开出近40亿粒鸦片衍生类止疼片。



更大的用药剂量需要使一些患者无法从医生那里得到更多的处方药,就转向价格相对便宜,纯度又较高的另一种鸦片制品——海洛因。而且,上医院看病预约有时得排一两个星期,小病也拖成大病了,各种检查费也会让一个有医保的中产美国人破产。疼痛不等人,有些美国人干脆联系街边毒犯,买海洛因止疼,同时也能缓解他们对合法处方药的成瘾性反应。

美国的退伍军人是药物滥用的重灾群体,战后伤残得不到及时医治催使退伍军人们转向黑市购买来的药物止疼。根据美国国防部数据,美国退伍军人的药物滥用率是11.7%,这是一般美国人的2.5倍多。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共和党候选人泰德·克鲁兹就曾批评奥巴马:“这太荒谬了。奥巴马把钱从为国家英勇奉献的英雄们那里挪走,给那些连英语也不说的非美国人。”

讽刺的是,正是那些非法移民从南美带来非法药品。奥巴马政府不但给非法移民建保障房,让他们免费居住,还为他们提供包括洗肾服务在内的免费医疗。与此同时,从战场上回来的美国退伍军人因为得不到退伍军人医院(VA)的及时医治而活活疼死、感染而死,无家可归的不在少数。一些老兵无奈,唯有从非法渠道获取海洛因或黑市价购买处方止疼药。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便宜、最易得的自疗方法。一些人走运,挨到排上号,得到VA的免费医治;一些人没等排上号,就在伤痛的折磨中死去或者自我了结。


04 年轻人追求刺激的心态

中国人常说“是药三分毒”,药不能多吃,怕伤了肝肾。若是国人吃了猛药,可能会说:“吃了这药头迷糊,身子没劲儿,可怎么上班?”

但是老美不这么想。由于美国流行文化对毒品的默许态度,使一部分美国人把这种药物对神经的副作用看成是“high”,是爽,并且要尝试身边各种可能获得的使自己“high”起来的东西。有些青少年甚至吸茶、吸咖啡粉来达到兴奋目的,因吸的比泡的浓。所以当有些美国人尝到了药物带来的欣快感,就自我放纵下去,吸食更多。同样是药物的副作用,中国劳动人民觉得那影响了学习和工作,而美国人却追求这种头脑的非清醒状态。


美国的Party文化助长着酒精和各色药物的滥用。Party圈子里只要有一人滥用药物,这人就会想着让其他人也变成瘾君子。因为那些被他传染的人会从他那里买药,这样这个传染源就不用自己花钱嗑药,以毒养毒就行。就像传销发展下线,一层剥一层。


05 边境管理腐败

面对越来越严重的药物滥用问题,美国缉毒局(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认为,墨西哥的若干个跨国贩毒集团其实是一个整体,他们从各处渗透并威胁到美国。墨西哥贩毒集团主要走私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一种神经兴奋剂)。他们在美国全国明目张胆地瓜分势力范围,有的甚至混入了边境警察的队伍。国门大开的美国对墨西哥贩毒集团的涌入怨声载道,另一边却有政客为了选票扬言要大赦非法移民。

目睹了太多因为药物滥用而破碎的家庭和堕落的大好青年之后,美国人不得不选出了一个少关心点外国人,多照顾下自己国家和人民的总统,因为他承诺要建一堵美墨的边境墙去阻止非法药品的入侵。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世界华人周刊)


Source: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7/11/19/6751947.html









11/17/2017


纽约新法:市府物业非法移民可进 联邦执法人员禁入


由万齐家(发言者)和马丽桃(左二)所提法案获通过,将禁止所有拥有执法权的联邦机构工作人员进入所有非公共场地的市府楼宇。(记者洪群超/摄影)

市议会16日以压倒性票数通过新法,将禁止所有拥有执法权的联邦机构工作人员进入公立学校等所有非公共场地的市府楼宇内,通过市府合约而提供服务的第三方机构也一并列入联邦人员止步范畴。提案议员寄望此举进一步巩固纽约市“庇护城”政策,让诸多无证移民安心获得市府提供的服务。

该法由市议长马丽桃(Melissa Mark-Viverito)和市议会移民委员会主席万齐家(Carlos Menchaca)共同提案。万齐家指出,此法就是为巩固纽约市“庇护城”的地位,让所有纽约客不需因担心移民身分,而不敢至市府部门办事、享有服务或福利。该法将在市长签字后生效。

川普总统就职至今,作为“庇护城”之一的纽约市,便成为对抗川普移民政策的最前线,屡向川普的移民政策开砲,展现全面抵抗姿态。市议会更在今年4月连提十条移民相关提案,巩固“庇护城”政策,严格限制联邦移民执法部门能在纽约市从事的公务行动,力求使联邦移民执法在纽约市获得最低限度的配合。

市议会16日以44票对3票通过1579-A号提案,仅有的三名共和党籍市议员投下反对票。

根据此法,所有市府拥有的物业,包括市府各部门办公地点、学校等,将严格限制拥有民事及刑事执法权的联邦部门工作人员出入;与市府有合约来提供民事服务的第三方机构的服务提供场所,联邦执法人员也禁入。

根据此法,联邦执法人员只有在提前获市府批准或有市府的合作协议,持有法庭签发的执法令(warrant)或极为紧急的情况,才能踏入市府所有物业中非公共场所的部分及通过市府合约提供服务的第三方机构服务提供地。

市议会另有多条抵抗联邦移民执法的提案已进入公听程序,包括去除尽量多的与市府部门提供职能服务相关的移民状态、家庭成员情况、原国籍信息、在联邦移民执法部门提出对中小学生档案查阅要求时立即通知家长、严禁市府部门与联邦国土安全部合作等一系列提案,旨在为联邦在纽约市内的移民执法布下重重阻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