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 ‎

美国正在经历一种鸦片战争




http://www.cinfoshare.org/education/aplus-learning-center-tutoring-group-advisory-services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3/10/2018

美国正在经历一种鸦片战争

By Suchkan

美国2016年有六万四千人死于毒品过量,由于死于毒品的人多为青壮年,这直接导致了美国人均年龄连续两年下降。仅仅2016这一年美国死于毒品过量的人,就超过了美国近代战争牺牲人数的总和---包括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

很多人鸦片成瘾,起始于药用止痛片。从1990起,到2011年止,漫长的二十一年间,有一个奇怪的理论风行于美国医药界:疼痛是每个人的经验,医护人员不能根据病人的诊断来确定病人的疼痛程度,而应由病人来确定他们自己的疼痛程度。这个理论在逻辑上有严重缺陷。一般的逻辑应该是,每个人的个人疼痛经验是不一样,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在断骨接髓后经历的疼痛,应该比大多数手上扎了一根刺的人,疼痛程度要高,疼痛时间要长。但是九十年代,风行全美的疼痛理论,故意无视了这个事实,完全以病人主观意志来指导医务工作人员的治疗方向,谁不以病人的意志为主导,来“治疗”疼痛,轻者被投诉,重者失去工作。可以不夸张地说,这个理论,为美国现在无法控制的鸦片灾难,打开了大门。有的人最初始时,有开刀史,有骨折史,他们有理由用止痛药。但是延长使用止痛药,给鸦片类止痛药成瘾开了方便之门。时代杂志讲了许多具体人的故事。有人一开始是处方药成瘾,渐渐地,他瘾越来越大,买药的费用越来越高,相对而言,违禁的黑市可卡因反而比处方药便宜,他转而用可卡因,从此进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时代杂志”说有一种违禁的“范特脑”,其成瘾性和致死性都极高,是从中国和墨西哥偷运进来的。所以说,来回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朋友们,千万别给陌生人带东西。据说在机场等公共场合,现在都要把自己随身的背包拉链拉好,以防毒品贩子临时起意,转移臧物,让你祸从天降。

在2018年第一期埃默里大学校刊上,埃默里大学的第二十位校长可来而瑞。斯特克博士写了一篇短文,题目是“我们有个问题”。斯特克博士在她的文中指出,鸦片类药物成瘾在美国已经急剧上升到了致死的危机关头,这个危机远远没有得到控制,它对青少年危害极大。斯特克博士指出要对鸦片类止痛药成瘾的人进行教育和帮助,而不是指责。她认为,只有人们认识到鸦片类止痛药成瘾的问题是“我们”的问题,而不是“他们”的问题时,这个疫病才可以得到控制。斯特克博士是公共卫生专家,所以她的观点在美国应该具有权威性。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HAN, Liu, CPA | 韩柳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C: 301-660-3399; 703-655-6161
Email: liu.han@leaderfunding.com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FOTILE Range 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