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丽丽,我们也有话要说!

 Global Leaders in Math Education




Training Tomorrow’s Thinkers for careers in STEM through rigorous Problem-Solving



11/21/2017


齐丽丽,我们也有话要说!


醉里挑灯



       看完孙殿涛老师采访齐女士的视频"齐丽丽有话要说"后,我们心中五味杂陈,唯有一声叹息!我们是谁?我们是一群蒙郡的普通华裔选民,我们中的大部分都有孩子在蒙郡公校念书。因为"苦秦久己",所以不吐不快!


       虽然有些人质疑孙老师作为齐女士的多年好友去做这个采访是否影响媒体在报道上的中立性,但是我们没有太纠结这个。因为家长和齐女士的沟通一直不是很顺畅,即使有这个访谈节目,也有胜于无。问题是这个在温和,理性和得体气氛中进行的50多分钟访谈向选民传递了许多值得商榷的信息。

   

    下面我们就以下几个方面谈一谈:


     1. 经济    齐丽丽在访谈中的意思是蒙郡这些年的经济发展非常乐观喜人,商业机会越来越多。事实上,蒙郡从曾经是马里兰州人均收入最高的郡,近年已经被邻郡 Howard County 超过,Howard County 在Forbes 2017 全美最富裕的郡排名中名列第四。过去10年来,蒙郡工作岗位的流失率比增长率大;商业税收几乎是零增长,由于商业税收不足,蒙郡政府的大部分税收是由居民承担,房地产税率节节攀升。由于苛捐杂税,条条框框的限制,大小企业也不愿意在蒙郡扎根,纷纷移出蒙郡。我们这些住在蒙郡的人也有深切的感受,周围的大小购物中心空置率很高,有些商业中心是一副萧条景象。蒙郡居民在本地不容易找到工作,大部分只能去DC和VA上班,长途跋涉早出晚归,这进一步加剧了原来就拥挤堵塞的交通状况,让居民苦不堪言。VA的 Loudoun County,Falls Church,Fairfax County 在Forbes 2017全美最富裕郡排名分别列位于第一,二,三名,大家可以理解为什么蒙郡居民要到VA去上班,大中小企业为什么要搬去Virginia。


    2. 教育   这是蒙郡家长心中的最痛! 说蒙郡公校这些年是江河日下一点也不为过。从2012年到2017年这5年来,蒙郡知名高中在US New Best High School Ranking 中的排名全部下滑,无一幸免。Walter Johnson HS 从排名118 下降到148, Churchill 从57下降到75,曾经辉煌的Wootton HS 已被踢出 Top 100......对于这些排名,家长们并没有太纠结,排名毕竟是见仁见智的东西。真正让家长揪心的是蒙郡公校这些年过于左倾的教育理念和政策的实施。比如:


a. 蒙郡教委认为亚裔孩子在资优班占的名额比人口比例高,故而建议多项改革措施来改变资优班录取标准,其中包括变相的种族配额标准 (group-specific norms);


b. 公立中小学降低考试标准,并且取消了高中的期末考试,这种做法不仅仅是针对亚裔,而且是对所有勤奋学习的孩子的不公和伤害,也是对重视教育并为之付出巨大精力的家长的惩罚;


c. 重划学区的阴影和危机。随着这几年人口的大量迁入,建设新学校重划学区是正常的,但是为了政治目的人为重划学区无论对学生,对社区,对纳税人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不幸的是这种事已经发生了。最近蒙郡教委在重新划分 Richard Montgomery HS 下面的一个小学学区时,就提出为了平均各校吃免费或低价午餐学生的比例 ( Free and Reduced Meals Rate),而不管远近,把学生遣散到不同的学校的建议。这种极端主张虽然遭到所在区家长们的强烈反对,但我们这些有孩子在蒙郡公校的,或者有孩子准备上蒙郡公校的家长们仍然忧心忡忡,大家终日讨论的问题就是是否转上私校,搬家,辞职搞 Home school.......华人社区的这种氛围和齐丽丽在访谈中讲的"蒙郡教育名列前茅,吸引着企业在这里生根落地"是有差距的。

     

     3. 社区安全   这个问题在访谈中没有涉及。但是这几年蒙郡治安每况愈下也是有目共睹的,即使是在Potomac的 高尚住宅区也无法幸免。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蒙郡这个曾经是全美最富裕,公校教育质量名列全美前茅,安全和谐美好的地方如今沦落到如此田地的呢?


       2014年,蒙郡政府开始实行非法移民庇护政策,这个大开门户以及对非法移民有各方面恩惠的政策象磁石吸引着非法移民大量涌入,使蒙郡成为全美除了加州以外,最吸引非法移民的区域。毒品贩子和 MS-13 黑帮也随着混迹进来,造成犯罪率居高不下,毒品向学校渗透。同时蒙郡公校学生人数暴涨,给蒙郡政府和纳税人造成额外的,巨大的财政负担。据有关统计数字,蒙郡公校每年用于每个公民孩子身上的平均费用是 $18073,而用于每个非移学生身上的平均费用是$32531 (非移学生需要ESOL课程,双语老师,免费歺,翻译…等等额外开支)。

       

      那么我们请看视频的第21分钟至23分钟,看看齐女士是怎样评论非移学生费用高这个问题的:她说:"(蒙郡)人口越来越多元化。移民人口多, 有些孩子不在这生,我们需要大量金钱帮他们度过语言关。"   这两句话表示她知道孩子上ESOL是非常昂贵的;但是她把非法和合法移民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都是移民,从开始谈论这事起,就根本没提"非法移民"这四个字。在两分多钟的时间里两次提到了中国家长和中国孩子。尤其是第二次,原话是这样的:“ 比如,一个孩子从中国来,先说中国语(中文)作为母语,后来又学了英语,尽管开始的时候我们要花大量资金train 他,从长远发展来说对他是个talent 。”这种比较前提就是错的,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拿中国孩子做例子是不合适的。


      4. 关于亚裔细分法   事实上,我们的家长代表就关于亚裔细分问题,一直发email和微信给齐女士,但是没有回应。在这访谈中,齐女士充满同情地说她是反对给人贴标签的(注意:她没有说反对亚裔细分)。她完全理解华人的想法;她认为fairness很重要;她已经问过了,马里兰州议会没有人在推动亚裔细分,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意思是大家放心吧!  我们听了,只能“呵呵”了。


       作为齐女士多年好友的孙老师,秉着良知说了句很公正的话,意思是他觉得(蒙郡)这些年出了一系列令人揪心的政策。说的是啊,我们这些有学龄娃儿的家庭就是这些"揪心"政策的最大受害者!希望齐女士能够理解为什么大家会觉得“揪心”,也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些“揪心”的政策会在蒙郡有生存的空间。


      5.  由于齐女士对我们家长的email 和微信没有回应,所以家长们写了篇文章通过微信发点声音,齐女士认为对她不公平。请问齐女士的团队对我们公平吗? 请看看齐女士的竞选团队是如何评论家长的:


“外战外行,内战内行"; "谁是醉里挑灯,我看还不如叫自己'猥琐人'"


"自己扎堆在那儿意淫,窝里斗,出去了屁都不敢放一声,写文章连署名也不敢……” 


(以上摘自微信)

   

      6. 访谈的最后一段,孙老师和齐女士在讨论"华人政客是否就一定要代表华人利益?” 齐女士的观点是不可能代表全部华人的利益,因为华人里面也分各种各样:有台湾来的,大陆来,香港来的,而且每个人的想法和理念也多多少少不同,生活经历也不一样。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发出我们的声音,因为我们也是选民。我们赞赏齐女士能够站出来参选,也相信她既然参选就一定想知道选民关心什么,即便这些观点与她的不同。


   最后与大家共赏南宋辛弃疾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Comments


(11/22/2017 @LIN)

好吧,匿名是一项政治权力。大家投完票不需要把自己投了谁告诉任何人。

美国立国的时候三位国父级人物就匿名写文章. 请查 the federalist papers, 作者用的是假名publius。三个人是Hamilton,Madison和John Jay。

(11/22/2017 @John)


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malcolm-collins/online-anonymity_b_3695851.html

(11/22/2017 @Jeny)

学习了,谢谢科普。只知道国内有鲁迅☺看来还要认真学习美国历史。


(11/22/2017 @Mark)

我在齐丽丽竞选班子的筹款小组里边,和她的竞选言论没有关系:就是她的竞选班子也不控制我的言论,我也不影响她的竞选言论。我就是在微信里认为“醉里挑灯”的匿名评论的做法是“猥琐”的做法。断章取义的文风是典型的“意淫,窝里斗”。我很乐意和“醉里挑灯”在孙老师的ACM做电视录像讨论为什么我认为这种做法是阻吓了移民华人参政议政的意愿和损害了华人要堂堂正正做共和党的人的名声


如果华裔社区纵容这种“匿名放暗箭”的做法,这是社区的极大不幸。华裔社区的政治立场是多元化的,就是左中右都有。这个很正常。现在社区纵容“匿名放暗箭”伤害民主党参选人。你知道吗?这种行为也正在同时阻吓了正在考虑出来参选的华裔共和党候选人:因为不保证说少数民主党人也可以这样。这样的结果就是华裔社区永远在自己里边内耗,看着其他社区的人抢占山头。我们的孩子除了外嫁/外娶就没有出头之日。这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11/22/2017 @Jane)

因为她是华裔 就应该尽量选她, 与因为奥巴马是黑人 所以黑人就应该选奥巴马, 因为希拉里是女人 所以女的就应该选希拉里 (Michelle 增经说shame on the women who voted for Trump.)  这些都是相似的呀.


(11/22/2017 @Lucy)


据一则今年2月的报道,三位马里兰立法代表(均为民主党议员)正在提案推动马里兰州大麻合法化。其中David Moon 为韩裔。https://www.kannewyork.com/news/2017/02/07/47415.html. 再也不能让民主党上去了,要不然马州成了加州了.


(11/22/2017 @Sam)


齐丽丽的这些政策都是典型的民主党政策, 后果早已显示出来. 看看加州和Connecticut 越来越糟的情况, 民主党会做什么一日了然. 齐丽丽想借自己华人身份骗华人选票, 但我们应该先了解她的政见, 而不是盲目支持.


(11/22/2017 @Matt)


给“醉里挑灯”点赞!!文笔犀利!有理有据! ps. 这个笔名也是帅的杠杠滴!


齐丽丽本人语言+能力+形象都很不错。但是,Montgomery county蓝的发紫,她要想从政,必须以民主党出现,同时呢她又想打出“华人党”这一说,需要华人的支持(💰+vote)。。。现在她的position很尴尬。拖着不回答尖锐的问题,能拖多久就多久呗.


对的!我从来不相信“华人党”!


从PR角度来说,含糊+躲闪是最差手法!让人觉得你投机,懦弱!!

(11/22/2017 @Sean)

我采访过她,当时从待人接物和谈吐上的感觉是不错的,但是没有涉及到政治理念.

华人党这个概念早就应该抛弃了,回答了自然要失去选票,不回答也就等于变相回答,自然也会失去选票,尴尬. 实际上真正要为选民做一点实事就不应该顾忌那么多,自我感觉这样拖着是个策略,实际恰恰相反.


(11/21/2017 @Amy)

在讨论"华人政客是否就一定要代表华人利益?” 齐女士的观点是不可能代表全部华人的利益,因为华人里面也分各种各样:有台湾来的,大陆来,香港来的,而且每个人的想法和理念也多多少少不同,生活经历也不一样。

代表利益的时候,不一定代表华人拉选票的时候,可是我们大家一定要选华人

(11/21/2017 @Grace)

这种境界真是堪忧, 不多看看大家都是美国人

(11/21/2017 @Jack)

这个很令人痛心,中国孩子在 ESOL 就没几个,她居然用中国孩子做例子花这么多纳税人钱补英文





盟专访 | 马州众议员候选人齐丽丽有话要说


Published on Nov 17, 2017





11/13/2017


站在十字路口的齐丽丽


(作者:醉里挑灯)

 

       齐丽丽女士的竞选发布会于115日在嘉年华的气氛中开始和结束。正如之前所说的,果然是没有提问和回答环节。而且齐女士在发布会的演讲中并没有提及大陆第一代移民最为关心的问题,比如亚裔细分法和教育平权等问题,更没有表态支持或反对,但表示以后会在适当的时候回应。华人社区议论纷纷,对什么是"适当的时候"不解。疑惑和"杂音"比发布会前还大。

 

      118日,蒙郡华裔家长联合会(简称MC-CAPA)会长杨诚华在家中为齐女士举办华人家长与齐的见面会,为她的政见答疑。 首先,选民不解,为什么在发布会那天这么好的机会"不答疑,而两三天后要在一个仅能容纳二,三十人的私人住所来"答疑"?果然有些非常想去沟通的家长被人数已满为由婉拒了。其二,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广泛传播的媒体报道实际上误导群众以为蒙郡家长联合会有预设立场。其三,即使是在这么人数有限的见面会,最关键的问题(亚裔细分,教育AA)齐女士仍然在云里雾里打太极。

 

      失望至极的家长一针见血地指出:她不敢表态!!!

 

      美国是多种族多元化社会,由于文化传统宗教经济等等的原因,各个族裔之间既有共同的政治诉求,又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诉求。特别是在教育升学方面,绝大多数华裔追求的是"不看肤色而专注个人能力‘’的录取制度;   而美国目前却有一股潮流在推行“专看肤色的种族配额制‘’,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诉求,没有任何交点。在竞选刚开始,选情一点都不明朗的情况下,她不愿意得罪任何一个族群。 其实对亚裔细分法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该法针对的主要就是自大陆地区的华人,但是该法案不会对其他的族裔产生太多直接的影响,所以即使齐女士在115号马上表态反对亚裔细分,也不会影响她以后在非华人社区拉票,为什么她还是吞吞吐吐,欲说还休?既然她准备参政,为华人代言,那么她对华人社区最关注的几个议题一开始就应该有明确的答复,让大家看到她的诚意。

 

       那么她对于亚裔细分法内心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样的呢?在11月8日的家长见面会上她表示对亚裔细分不太了解,家长们听闻后哗然并质疑:齐女士是真的不清楚呢还是在审时度势地拖延敷衍大伙儿呢?家长们认为她目前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对于全美华人对亚裔细分法浪潮般的反对声,她不得不听;另一方面她也清楚在马里兰州,亚裔细分法案正在悄悄实现,马里兰非常有可能将亚裔细分法案让州立法机构讨论,并让州议员投票表决。如果齐女士成功当选州众议员,那么她手中的一票该如何投对于华裔选民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她已经估计到届时她的做法极有可能和华裔选民的愿望背道而驰所以她现在左右为难。可是,华人这些年通过对美国政治生活的参与,已经颇有政治常识,甚至政治智慧,早已不是糊里糊涂的投票工具。选民有权利知道竞选人明确的政治观点和理念。什么才是合适的时候,如果是在选票和压力下说话,能信吗?

 

       齐女士是聪明人,她有她的鲜明政治观点和理念,同时她也知道她所信奉的理念和当选众议员后的做法可能无法代表蒙郡大多数华人选民的诉求,可是她又不想放弃这个可能的"基本盘",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窘境。

 

       齐女士的竞选团队也让人看不懂,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讲政纲,讲理念,讲诉求是没有用的;于是就打种族牌",号召同胞要选自己人"。任何有一点疑问的所谓“杂音”,马上被斥为“不团结“。遭到选民质疑后,竞选团队放出消息说,齐女士的竞争对手中还有更"左"的,言下之意是让我们”两害相权取其轻‘’吧。大家听闻后不禁莞尔:哦,原来齐女士是“左“,而且自己的竞选班子也认为”左“是不好的。其实齐女士目前有7个党内竞争者,包括齐女士,共有8个民主党人竞争这一席位,在齐女士的某些关键的政治主张还模糊不清的情况下,选民如何辩别哪位是第一左",哪位是第八"左"?其实这还是绕回到了开始的”种族牌“上,因为齐是”自己人“,所以就先入为主判断出她最”不左“,暗示政治主张和理念,能否代表选民的诉求都是不重要的。

 

       竞选才刚开始,拭目以待吧!



Comments:

(11/14/2017 @TC)

Julie的解释:

大家好,这两天有一篇文章报道我在家为齐丽丽举行座谈会。在这里有几点需要澄清:
 
1. 这个座谈会的确是我个人名义组织的活动,邀请的时候我是给自己设了两个范围:邀请所有参选华人候选人(我对华人参政特别关注,希望培养更多的华人参政),和邀请郡长候选人。大家都知道明年出来的职位很多,参选的候选人有三四十个。这样的限制是因为个人时间的限制。没有党派之分。郡长职位的候选人全部邀请,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每月一次。没有党派之分。

2.  我的初衷是想让我们的社区有更多的参与机会。虽然在有些社区,这种见面会十分平常,经常有。但是在我们社区进行的不多。我们要stay engaged,不断与各方交流。同时,我也是希望我个人开个头,大家家长们便在各个区域开展自己的,行成一种气候。另外,我们做为家长,我们的civic engagement 不单帮助自己成长,社区发展,更是是给我们的孩子当榜样。我们当然不幼稚的认为见面聊天便可以改变一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我们学习和向我们的下一代展现我们如何学习交流,如何总结经验,学习完善。

3. 蒙郡家长会是非营利组织。我们不会支持任何党派的候选人。我作为家长会的President , 这个竞选的周期,我不打算个人名义支持任何候选人。我所举办的这些座谈会,是交流性质。对于举办这些座谈会,事先与家长会的会员们在交流平台微信上打过招呼。

4. 文章里报道了开座谈会。但是并没有提到家长会支持或者为候选人捐款。这点报道是属实的。

谢谢大家的关注。这件事情给我了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我们每个人都有多重的身份,作为家长,作为职员,作为社区群众,作为某个组织的代言人。我自己时刻分清楚自己在每个场合是带的哪顶帽子,并且要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很清楚。要让周围的人非常的清楚。

谢谢大家。




马州华人关于齐丽丽参选州议员的纠结与困惑




            前几天,马里兰州华人齐丽丽女士宣布参选州第15区众议员,这一消息在华人社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齐女士是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来美的早期留学生,目前是蒙哥马利郡郡政府的行政副长官,主管蒙郡的经济发展与开发。  齐女士的留学生和第一代大陆移民的身份让马里兰大华府社区的华人感到欣慰,觉得终于有和咱们相同背景华人参选议员,是咱们"自己人",应该支持。但是,另一方面她的二十多年的资深民主党身份又让大家担心,因为近些年来,华人民党议员们都主张和支持打压华人的各种政策,尤其是在华人的命根子教育领域方面,让同胞们寒透了心


齐女士的竞选启动会( Kick Off)就在近期,到目前为止在和华人社区的小型交流和互访动中,她没有明确说明她的竞选理念和纲领,基本上对华人最关心的问题上是欲语还休,比较模湖。有些想和她交流的华裔选民发信要agenda,她说没有,并且回复,Kick off  没安排question section,也不会有discussion。至少到目前是这样,但是离启动会还有一段时间,会不会有改变就不知道了。     这种安排让人觉得蹊跷。随着华人参政意识的提高,不少人去过local 各党派竞选人的Kick off, 他们都是全盘托出自己的竞选理念,选民们不仅可以提问,而且可以问得透透……


在困惑之中,热心人还是从过去的各种event中找到一些记录:家长A"那天齐丽丽的座谈我也去了,有一个主要的疑问就是她曾说我们华人是privileged.我当面求证,因为时间原因,没有彻底得到答案。但根据我对整个座谈的理解,我认为齐这么说不是口误,而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她认为我们华人一代在大陆受过良好教育,所以到美国已经有了先发优势,包括我们的下一代,所以在教育和福利方面应该包容针对某些族裔的政策倾斜。”  家长B  “前几个星期,和齐丽丽见过面。我知道齐丽丽和群里很多人关系好。我本着自己的良心只说2点。1,她对我说蒙郡好学区的学校funding多于差学区,所以我们蒙郡华人居住区是幸运的。这个很简单不是事实,事实上差学区的人均拨款高于好学区至少$3000。2,然后我提到马里兰州已经要求新生儿的父母填写自己的亚裔细分族裔,齐丽丽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脱口而出,“we were pushing for it”. 我对她解释了这样的亚裔细分的害处和危险性,而且我们大陆还是一个意识形态和美国对立的国家,细分的后果可以非常严重。齐丽丽没有表态支持或反对。”(上文是亲历者的讲述,整理了一下,便于大家判断这位候选人的政见立场)


选民A"去年春的蒙郡华人第一次参政会,齐女士是主持人并代表台下华人选民向台上的参选2016选举的政客们提问,当时的程序是选民所有的问题先提交给她,由于时间关系吧,她挑选着问。当时正是Peter 梁事件,全美华人正如火如荼地抗议,很多选民都向政客提了怎么看Peter Liang 事件这一问题。但是齐女士没有touch这个问题。事后,引起了社区的一些讨论,到底是因为由于时间有限错过了,还是因为这个问题对于台上民主党占了绝对大多数的政客们太难回答了,所以被有心略过……当然这些都是猜测


蒙郡郡长背书齐女士参选,但是蒙郡在民主党郡长Ike Leggett 领导了11年,搞得经济,教育,治安各方面都江河日下,大家己有目共睹,有切身感受。 所以郡长背书了,反而令华人选民又得想多点了。


         马里兰华人大多中产阶级,每天上班,下班后家务和教育孩子,基本上花不了太多时间关注"政治",但是并不等于他们不理性,可以随便被代表。 现在齐女士的身份对华人来说,她是政客,是竞选人,她的理念是最重要,至于她是否华裔,是否大陆新移民反尔不是太重要。她竞选的state delegate 的职位会参与州的立法,还是挺重要的。建议大家持审慎的态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