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 站在十字路口的齐丽丽

 Global Leaders in Math Education




Training Tomorrow’s Thinkers for careers in STEM through rigorous Problem-Solving



11/13/2017


站在十字路口的齐丽丽


(作者:醉里挑灯)

 

       齐丽丽女士的竞选发布会于115日在嘉年华的气氛中开始和结束。正如之前所说的,果然是没有提问和回答环节。而且齐女士在发布会的演讲中并没有提及大陆第一代移民最为关心的问题,比如亚裔细分法和教育平权等问题,更没有表态支持或反对,但表示以后会在适当的时候回应。华人社区议论纷纷,对什么是"适当的时候"不解。疑惑和"杂音"比发布会前还大。

 

      118日,蒙郡华裔家长联合会(简称MC-CAPA)会长杨诚华在家中为齐女士举办华人家长与齐的见面会,为她的政见答疑。 首先,选民不解,为什么在发布会那天这么好的机会"不答疑,而两三天后要在一个仅能容纳二,三十人的私人住所来"答疑"?果然有些非常想去沟通的家长被人数已满为由婉拒了。其二,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广泛传播的媒体报道实际上误导群众以为蒙郡家长联合会有预设立场。其三,即使是在这么人数有限的见面会,最关键的问题(亚裔细分,教育AA)齐女士仍然在云里雾里打太极。

 

      失望至极的家长一针见血地指出:她不敢表态!!!

 

      美国是多种族多元化社会,由于文化传统宗教经济等等的原因,各个族裔之间既有共同的政治诉求,又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诉求。特别是在教育升学方面,绝大多数华裔追求的是"不看肤色而专注个人能力‘’的录取制度;   而美国目前却有一股潮流在推行“专看肤色的种族配额制‘’,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诉求,没有任何交点。在竞选刚开始,选情一点都不明朗的情况下,她不愿意得罪任何一个族群。 其实对亚裔细分法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该法针对的主要就是自大陆地区的华人,但是该法案不会对其他的族裔产生太多直接的影响,所以即使齐女士在115号马上表态反对亚裔细分,也不会影响她以后在非华人社区拉票,为什么她还是吞吞吐吐,欲说还休?既然她准备参政,为华人代言,那么她对华人社区最关注的几个议题一开始就应该有明确的答复,让大家看到她的诚意。

 

       那么她对于亚裔细分法内心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样的呢?在11月8日的家长见面会上她表示对亚裔细分不太了解,家长们听闻后哗然并质疑:齐女士是真的不清楚呢还是在审时度势地拖延敷衍大伙儿呢?家长们认为她目前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对于全美华人对亚裔细分法浪潮般的反对声,她不得不听;另一方面她也清楚在马里兰州,亚裔细分法案正在悄悄实现,马里兰非常有可能将亚裔细分法案让州立法机构讨论,并让州议员投票表决。如果齐女士成功当选州众议员,那么她手中的一票该如何投对于华裔选民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她已经估计到届时她的做法极有可能和华裔选民的愿望背道而驰所以她现在左右为难。可是,华人这些年通过对美国政治生活的参与,已经颇有政治常识,甚至政治智慧,早已不是糊里糊涂的投票工具。选民有权利知道竞选人明确的政治观点和理念。什么才是合适的时候,如果是在选票和压力下说话,能信吗?

 

       齐女士是聪明人,她有她的鲜明政治观点和理念,同时她也知道她所信奉的理念和当选众议员后的做法可能无法代表蒙郡大多数华人选民的诉求,可是她又不想放弃这个可能的"基本盘",所以才造成这样的窘境。

 

       齐女士的竞选团队也让人看不懂,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讲政纲,讲理念,讲诉求是没有用的;于是就打种族牌",号召同胞要选自己人"。任何有一点疑问的所谓“杂音”,马上被斥为“不团结“。遭到选民质疑后,竞选团队放出消息说,齐女士的竞争对手中还有更"左"的,言下之意是让我们”两害相权取其轻‘’吧。大家听闻后不禁莞尔:哦,原来齐女士是“左“,而且自己的竞选班子也认为”左“是不好的。其实齐女士目前有7个党内竞争者,包括齐女士,共有8个民主党人竞争这一席位,在齐女士的某些关键的政治主张还模糊不清的情况下,选民如何辩别哪位是第一左",哪位是第八"左"?其实这还是绕回到了开始的”种族牌“上,因为齐是”自己人“,所以就先入为主判断出她最”不左“,暗示政治主张和理念,能否代表选民的诉求都是不重要的。

 

       竞选才刚开始,拭目以待吧!



Comments:

(11/14/2017 @TC)

Julie的解释:

大家好,这两天有一篇文章报道我在家为齐丽丽举行座谈会。在这里有几点需要澄清:
 
1. 这个座谈会的确是我个人名义组织的活动,邀请的时候我是给自己设了两个范围:邀请所有参选华人候选人(我对华人参政特别关注,希望培养更多的华人参政),和邀请郡长候选人。大家都知道明年出来的职位很多,参选的候选人有三四十个。这样的限制是因为个人时间的限制。没有党派之分。郡长职位的候选人全部邀请,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每月一次。没有党派之分。

2.  我的初衷是想让我们的社区有更多的参与机会。虽然在有些社区,这种见面会十分平常,经常有。但是在我们社区进行的不多。我们要stay engaged,不断与各方交流。同时,我也是希望我个人开个头,大家家长们便在各个区域开展自己的,行成一种气候。另外,我们做为家长,我们的civic engagement 不单帮助自己成长,社区发展,更是是给我们的孩子当榜样。我们当然不幼稚的认为见面聊天便可以改变一切。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希望我们学习和向我们的下一代展现我们如何学习交流,如何总结经验,学习完善。

3. 蒙郡家长会是非营利组织。我们不会支持任何党派的候选人。我作为家长会的President , 这个竞选的周期,我不打算个人名义支持任何候选人。我所举办的这些座谈会,是交流性质。对于举办这些座谈会,事先与家长会的会员们在交流平台微信上打过招呼。

4. 文章里报道了开座谈会。但是并没有提到家长会支持或者为候选人捐款。这点报道是属实的。

谢谢大家的关注。这件事情给我了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我们每个人都有多重的身份,作为家长,作为职员,作为社区群众,作为某个组织的代言人。我自己时刻分清楚自己在每个场合是带的哪顶帽子,并且要让周围所有的人都很清楚。要让周围的人非常的清楚。

谢谢大家。




马州华人关于齐丽丽参选州议员的纠结与困惑




            前几天,马里兰州华人齐丽丽女士宣布参选州第15区众议员,这一消息在华人社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齐女士是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来美的早期留学生,目前是蒙哥马利郡郡政府的行政副长官,主管蒙郡的经济发展与开发。  齐女士的留学生和第一代大陆移民的身份让马里兰大华府社区的华人感到欣慰,觉得终于有和咱们相同背景华人参选议员,是咱们"自己人",应该支持。但是,另一方面她的二十多年的资深民主党身份又让大家担心,因为近些年来,华人民党议员们都主张和支持打压华人的各种政策,尤其是在华人的命根子教育领域方面,让同胞们寒透了心


齐女士的竞选启动会( Kick Off)就在近期,到目前为止在和华人社区的小型交流和互访动中,她没有明确说明她的竞选理念和纲领,基本上对华人最关心的问题上是欲语还休,比较模湖。有些想和她交流的华裔选民发信要agenda,她说没有,并且回复,Kick off  没安排question section,也不会有discussion。至少到目前是这样,但是离启动会还有一段时间,会不会有改变就不知道了。     这种安排让人觉得蹊跷。随着华人参政意识的提高,不少人去过local 各党派竞选人的Kick off, 他们都是全盘托出自己的竞选理念,选民们不仅可以提问,而且可以问得透透……


在困惑之中,热心人还是从过去的各种event中找到一些记录:家长A"那天齐丽丽的座谈我也去了,有一个主要的疑问就是她曾说我们华人是privileged.我当面求证,因为时间原因,没有彻底得到答案。但根据我对整个座谈的理解,我认为齐这么说不是口误,而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她认为我们华人一代在大陆受过良好教育,所以到美国已经有了先发优势,包括我们的下一代,所以在教育和福利方面应该包容针对某些族裔的政策倾斜。”  家长B  “前几个星期,和齐丽丽见过面。我知道齐丽丽和群里很多人关系好。我本着自己的良心只说2点。1,她对我说蒙郡好学区的学校funding多于差学区,所以我们蒙郡华人居住区是幸运的。这个很简单不是事实,事实上差学区的人均拨款高于好学区至少$3000。2,然后我提到马里兰州已经要求新生儿的父母填写自己的亚裔细分族裔,齐丽丽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脱口而出,“we were pushing for it”. 我对她解释了这样的亚裔细分的害处和危险性,而且我们大陆还是一个意识形态和美国对立的国家,细分的后果可以非常严重。齐丽丽没有表态支持或反对。”(上文是亲历者的讲述,整理了一下,便于大家判断这位候选人的政见立场)


选民A"去年春的蒙郡华人第一次参政会,齐女士是主持人并代表台下华人选民向台上的参选2016选举的政客们提问,当时的程序是选民所有的问题先提交给她,由于时间关系吧,她挑选着问。当时正是Peter 梁事件,全美华人正如火如荼地抗议,很多选民都向政客提了怎么看Peter Liang 事件这一问题。但是齐女士没有touch这个问题。事后,引起了社区的一些讨论,到底是因为由于时间有限错过了,还是因为这个问题对于台上民主党占了绝对大多数的政客们太难回答了,所以被有心略过……当然这些都是猜测


蒙郡郡长背书齐女士参选,但是蒙郡在民主党郡长Ike Leggett 领导了11年,搞得经济,教育,治安各方面都江河日下,大家己有目共睹,有切身感受。 所以郡长背书了,反而令华人选民又得想多点了。


         马里兰华人大多中产阶级,每天上班,下班后家务和教育孩子,基本上花不了太多时间关注"政治",但是并不等于他们不理性,可以随便被代表。 现在齐女士的身份对华人来说,她是政客,是竞选人,她的理念是最重要,至于她是否华裔,是否大陆新移民反尔不是太重要。她竞选的state delegate 的职位会参与州的立法,还是挺重要的。建议大家持审慎的态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