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 ‎

空等3年恐解約 華男擬改辦政庇




http://www.cinfoshare.org/education/aplus-learning-center-tutoring-group-advisory-services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7/12/2018

空等3年恐解約 華男擬改辦政庇

(World Journal) 記者牟蘭╱紐約報導


召募入伍的新兵在紐約時報廣場募兵站宣誓效忠。(Getty Images)召募入伍的新兵在紐約時報廣場募兵站宣誓效忠。(Getty Images)

36歲的劉艾倫(Allen Liu,音譯),剛來美國時因經濟問題不得已選擇肄業,本以為簽約MAVNI計畫可改變他的未來,但三年來他始終未完成背景調查,近來聽說許多參與者遭軍方解約的消息,讓他也對從軍失去希望;他說,一旦被解約,他只能申請政治庇護,繼續美國夢。

>>>手機錄音、照片 成政庇關鍵證據

七年前劉艾倫申請進紐約長島的霍夫斯徹大學(Hofstra University)就讀會計專業,但一年後家中經濟出現問題,他只能選擇肄業。他說,來美時承擔了家人希望,肄業後只能輾轉曼哈頓華埠、法拉盛和布碌崙等地打「黑工」來繼續家人的期望。

三年前得知MAVNI計畫後,讓劉艾倫燃起希望,希望加入軍隊成為全職軍人改變他的狀況。

但劉艾倫加入該計畫後,美國政府對簽約者背景調查更趨嚴格,需再進行SSBI和CI調查,他也陷入長達三年的等待,「過得還不如偷渡客,全職工作都不能做」。

劉艾倫說,近來已聽說許多MAVNI簽約者接到軍方解約通知,雖然他尚未收到任何消息,但對從軍之路已不報過多幻想。

他表示,雖然新聞報導指40餘位MAVNI簽約者被解約,但他知道的解約人數遠超於此,「許多被解約的都是華人,我的情況也不樂觀」。

長時間等待加上經濟與心理的壓力,劉艾倫說,軍方提出的解約原因根本不能說服他和其他申請者,「一些人被解約原因是女友在母國,還有些是指他們手機上有美國國旗,還有一位是指家人在母國幫他付了學費等等」。

面對軍隊解約的風波,劉艾倫說,他在臉書上看到MAVNI發起者史都得(Margeret D. Stock)提出「如果是中國國籍,可申請政庇」的建議,他也只能在最壞結果來臨時,選擇以政庇的方式爭取留在美國。

但如今川普政府對政庇也日趨嚴格,移民官將先審理後申請的民眾,若政庇未通過,被遞解回中國時間也將加快。劉艾倫說,他處於人生最黃金的十年,若再被耽誤,事業將難再起。





6/29/2018

中國人政治庇護申請 批准率超4成

(World Journal) 記者洪群超/紐約報導


一個宏都拉斯家庭向美國申請庇護被拒後,失望的走回墨西哥。(路透)一個宏都拉斯家庭向美國申請庇護被拒後,失望的走回墨西哥。(路透)
一位瓜地馬拉母親帶著三個孩子千里迢迢到達美墨邊界,準備向美國申請庇護。(TNS)一位瓜地馬拉母親帶著三個孩子千里迢迢到達美墨邊界,準備向美國申請庇護。(TNS)

國土安全部28日在一分給國會的報告中,指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政治庇護申請積壓案件已超過30萬件,中國是政庇申請者最多的來源國之一;2018財年整體政庇案件批准率為26%,但中國人的政庇案批准率達42%,最常見為因宗教原因獲得批准政治庇護。

國土安全部公民與移民服務監察辦公室(DH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Ombudsman)在2018年度報告中指出,USCIS的移民申請積壓嚴重,截至今年3月31日,等候最終決定的政治庇護案件,已有31萬8624件。

報告指出,USCIS辦理政庇部門員工,已從2016財年的533人,增加到2018財年的686人;今年1月起並宣布大幅修改政庇面試安排政策,以「後來先出」(last in, first out)原則,優先處理新提交申請。

報告提到,2017年至今,政庇申請批准率大幅下降;2017年政治庇護獲批率為34%,但進入2018財年,截至2018年2月,已降到26%。

中國是政治庇護申請者最多的國家之一,榜上有名的國家中,薩爾瓦多(El Salvador)、瓜地馬拉(Guatemala)和墨西哥均為中南美洲國家。

但中國人的政庇申請案件批准率達42%,薩爾瓦多申請者為35%,瓜地馬拉33%,墨西哥只有9%;中國人政治庇護申請獲批案件中,最常見是宗教原因,其次為一胎化,第三為政治因素。

報告也指出,USCIS從2017年起加強反欺詐偵查;其中,欺詐偵查和國家安全部門(Fraud Detection and National Security,簡稱FDNS)工作人員數量,從2012財年的756人至2018財年的1548人,六年增加一倍多。

該部門在2017年啟動「目標場所探訪與核實」(TSVVP),派執法人員至工作場合,嚴查H-1B簽證雇主,防止該類型簽證欺詐與濫用。

該報告也提到EB-5投資移民項目遭濫用,指出USCIS在過去一年裡,也採用實地探訪、申請文書稽核(audit)和項目分析等方式,打擊投資移民中存在的詐欺及濫用行為。





4/18/2018

拿綠卡之路 這條也封了 「特別移民少年身」被駁回

(World Journal) 記者顏伶如/綜合報導


受到川普政府加強管控移民政策的影響,申請「特別移民少年身分」似乎也遭到衝擊。圖為被拘押在亞利桑納州邊界保護局中心的少年移民。(美聯社)受到川普政府加強管控移民政策的影響,申請「特別移民少年身分」似乎也遭到衝擊。圖為被拘押在亞利桑納州邊界保護局中心的少年移民。(美聯社)


美國聯邦移民法律當中的「特別移民少年身分法」( Special Immigrant Juvenile Status),原本是針對21歲以下曾遭受家長虐待、遺棄或疏於照顧的青少年設計,提供這些年輕人一條取得美國綠卡的道路。不過,過去幾周,三名目前都住在紐約,分別來自宏都拉斯、布吉納法索及多明尼加的申請人,申請案件通通遭到川普政府駁回了。

聯邦公民及移民服務局(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說,這三名現居紐約的申請人,提出特別移民少年身份申請時,雖然尚未屆滿21歲,但年齡都已超過18歲,不符條件規定。

回顧過去十年間,類似這三名青少年的申請案,通常是以取得美國永久居留權的結局收場。然而,受到川普政府加強管控移民政策的影響,特別移民少年身分如今似乎也遭到衝擊。

在美墨邊境,川普政府對於沒有家長伴隨的未成年孩童從入境祭出嚴格控制。川普總統多次在談話中表示,這些青少年移民很可能是MS-13黑幫成員,透過詐騙手段提出移民申請。

非營利移民權益倡議組織「孩童需要辯護」(Kids In Need of Defense)執行長溫蒂‧楊格(Wendy Young)指出,目前川普政府正在到處找漏洞,也就是他們認為能夠為移民提供保護的措施,然後要把這些漏洞給補起來。

楊格表示,從川普政府的角度來看,所有人都涉及詐騙,卻從來不曾考慮到,這個孩子為何會來到美國,有沒有需要加以保護。

根據紐約市法律協助會(Legal Aid Society of New York)統計,在紐約市裡約有81名特別移民少年身份申請人案件遭到駁回或者接獲通知表示即將被駁回。

移民律師表示,雖然在加州、麻州、馬里蘭州以及華盛頓州,都出現與紐約一樣的特別移民少年身分申請案件遭拒現象,但紐約州到目前為止卻可能是被打回票案件數量最多的。

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發言人魏辛頓(Jonathan Withington)發表聲明表示:「我們仍然致力於針對每一起案件進行各別考量,也考慮到維護我國移民體系的尊嚴。」

原文链接>>





02/01/2018

华人获绿卡的灰色途径被盯上 政庇案防作假大改革



维权分子在华府最高法院前面举起标语反对川普的旅游禁令。(路透)


司法部长塞辛斯去年10月发表演说,谈及“庇护制度面临的危机”。(Getty Images)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31日宣布大幅修改现行政治庇护面试安排政策,以“后来先出”(last in, first out)原则,优先处理新提交的申请,而非已积累的旧案;USCIS说,这样做是为解决越积越多的政庇案件,让移民官迅速筛检出不符资格的新申请者,进入递解程序,不让他们因漫长的等候程序而获工卡并留美,给国安留下隐患。

移民律师分析,新规将使利用政治庇护获得绿卡更难,也会迫使许多在等候面试的政庇申请者,因等候期越来越长而自行放弃。

USCIS表示,高达31万1000件的政庇积案,已达“危机程度”(crisis-level),积累的政庇案件在过去五年里,增加逾17倍;而大量案件的长期积压,给申请造假和滥用者创造条件,因此将改变现行从后到前的面试安排顺序,改为优先处理最新提交的申请。

USCIS指出,政庇申请者在长达数年等候面试期间,可获工作许可也能留美,无形中为无证移民打开留美的灰色地带,也给国家安全带来隐患。

USCIS局长西斯纳(L. Francis Cissna)说,“政治庇护申请的延迟,损害合法政庇申请者的权益,也使国家安全和政庇系统的本意遭滥用和破坏。”

USCIS表示,新提交的政庇案件越快进行面试,能大大压缩造假行为的时间和空间,同时也让移民官迅速筛选出材料造假、不符资格的申请者。

根据新规,USCIS即日起在安排新的面试时间时,将优先安排新递交的申请;此前已提交,正在等候面试通知的案件,将按提交时间从新到旧的顺序安排,即提交得越早者,面试安排将越晚;已被安排面试者,因申请人在该时段无法参加面试或USCIS原因而必须重新安排面试的,也将被优先安排。

移民律师并不认为此举是解决现有的政庇案件大量积压的好方法。全美移民律师协会(AILA)全国政治庇护委员会(National Asylum Committee)委员麦克菲(David McHaffey)说,如今诸多政庇申请者,等候面试达三年以上,新规下,更不知要等到何时,同时也让政庇申请成功的难度加大。

移民律师高泰(Theodore Cox)说,川普上台后,USCIS对待政庇案件便越来越不友好,此举令其感到联邦政府醉翁之意不在酒。

高泰指出,以众多华人政庇申请者为例,很多配偶、子女仍在中国,盼望着等到面试、获得绿卡,从而将配偶子女接来美国团聚;如今等候时间越长者,被安排面试更遥遥无期,或将逼迫不少人无法忍受骨肉分离之苦,放弃归国;而新申请者,很多证据、材料准备还不充分,立即被安排面试,往往因证据不足而被拒,立即遭递解。

USCIS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共有1万7745名中国人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仅次于委内瑞拉。



司法部长塞辛斯去年10月在维吉尼亚州谈及美国的庇护申请制度已面临危机。(欧新社)



美国国土安全部公民及移民事务局局长西斯纳去年12月受访时指出,许多庇护申请案造假。(美联社)



司法部长塞辛斯去年10月发表演说,谈及“庇护制度面临的危机”。(Getty Images)



纽约州检察长史奈德在布碌仑联邦法庭外为梦想生争取权益。(Getty Images)
 


波士顿罗根机场的国际旅客进出通道。(路透)



美国国土安全部公民及移民事务局局长西斯纳去年12月在白宫简报指出,许多庇护申请案造假。






USCIS to Take Action to Address Asylum Backlog

Release Date: Jan. 31, 2018

Agency Will Focus on Processing Recently Filed Applications


WASHINGTON — U.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USCIS) announced today that the agency will schedule asylum interviews for recent applications ahead of older filings, in an attempt to stem the growth of the agency’s asylum backlog.

USCIS is responsible for overseeing the nation’s legal immigration system, which includes adjudicating asylum claims. The agency currently faces a crisis-level backlog of 311,000 pending asylum cases as of Jan. 21, 2018, making the asylum system increasingly vulnerable to fraud and abuse. This backlog has grown by more than 1750 percent over the last five years, and the rate of new asylum applications has more than tripled.

To address this problem, USCIS will follow these priorities when scheduling affirmative asylum interviews:

  1. Applications that were scheduled for an interview, but the interview had to be rescheduled at the applicant’s request or the needs of USCIS;
  2. Applications pending 21 days or less since filing; and
  3. All other pending applications, starting with newer filings and working back toward older filings.

Additionally, the Affirmative Asylum Bulletin issued by USCIS has been discontinued.

“Delays in the timely processing of asylum applications are detrimental to legitimate asylum seekers,” said USCIS Director L. Francis Cissna. “Lingering backlogs can be exploited and used to undermine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integrity of the asylum system.”

This priority approach, first established by the asylum reforms of 1995 and used for 20 years until 2014, seeks to deter those who might try to use the existing backlog as a means to obtain employment authorization. Returning to a “last in, first out” interview schedule will allow USCIS to identify frivolous, fraudulent or otherwise non-meritorious asylum claims earlier and place those individuals into removal proceedings.

For details on how we will schedule interviews, go to our Affirmative Asylum Interview Scheduling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on USCIS and its programs, please visit uscis.gov or follow us on Twitter (@uscis), YouTube (/uscis), and Facebook (/uscis).

- USCIS -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HAN, Liu, CPA | 韩柳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C: 301-660-3399; 703-655-6161
Email: liu.han@leaderfunding.com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FOTILE Range 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