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EERS‎ > ‎

华人码农断了回国退路之后 只剩下三条路可走…




http://www.cinfoshare.org/education/aplus-learning-center-tutoring-group-advisory-services

APLUS教学中心 | 一对一辅导服务中心 | 申请咨询顾问中心



10/18/2019

华人码农断了回国退路之后 只剩下三条路可走…



图片来源:Silicon Valley

文章首发于公众号:叁里河

作者:星爸爸


脸书华人程序员的悲剧事件把一部分争论引到了 H-1B 签证上面。

这两年来, 这套为了弥补美国本土工种的不足而制定的签证系统一直是美国自由派媒体乐于提及的话题,大西洋月刊甚至直白地把这种让雇主决定员工身份存留的单向选择机制称之为 “当代奴隶制”。

虽然表面有高薪酬和高福利作为掩饰,湾区的高物价和程序员的充分供给已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实质待遇的下降和竞争压力的增加。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的调查报告显示,湾区家庭的需要做到年收入 11.7 万美元才能超过实际意义上的低收入水平线,加州整体的低收入水平线则为五万美元左右。

尤其是那些人到中年的程序员们,高物价和高福利呈现出来的矛盾,加上子女家庭责任的担子,恐怕这群穿着格子衫的白领所面对压力并不比美国工厂里的玻璃厂工人来得小。

而对于那些尚在熬绿卡的移民员工来说,这种压力不仅更大,还附带着不平等的内涵。

雇主与 H-1B 签证员工两者之间不成比例的权力分配让后者只能沉默面对工作压力和待遇不公。品玩(Ping West)的文章称:

在公司里,他们拿着比本土同事低的薪资,却承担着相同甚至更多的工作量;他们干着重要的活儿,但是工作评价、晋升机会却并不明朗;相比前几年科技公司四处抢人、工程师们可以“说走就走“的洒脱,由于签证环境正在变得更加糟糕,加之硅谷和美国整体经济下行,他们的处境更加微妙了:

裁员盛行,工作机会已经在慢慢减少。失去工作意味着他们必须在 60 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内找到新的工作,否则 H-1B 签证将会失效,意味着他们和家人将立即失去在美合法居留和工作的,来之不易的资格。

如果走了背运,即便在失业后找到工作,也有可能因为美国移民当局 H-1B 签证转移审核被拒,而导致上述情况出现。

在硅谷,生活成本已经居高不下,即便相对美国其他地区拿着高薪的科技公司员工,生活也并不轻松,只能等待着拿到绿卡的那天——在此之前,大部分没有身份的员工只能仰赖公司提供的工作签证,也正是因此,绝不能轻易失去工作。

以 IBM 为例,根据 H-1B Salary Database 的数据, 持有工签的 “软件工程师” 的年薪中位数是 9.7 万美元左右,显著低于十一万美元的行业中位数。

这也许与公司的业务体系有关。然而,H-1B 员工的薪资水平低于本土同行却是不争的事实,一份 2011 年的 H-1B 签证政府研究报告曾经揭露,约八成签证员工的工资低于本土同行。

另一个证据来自于 Computerworld 的报道,苹果在 2017 年曾向劳工部提交 150 份工签岗位申请,其中程序员的年薪被定为 52229 美元,远低于当时当地的平均水平 93000 美元。这份申请通过了政府审批,意味着 5.2 万美元的年薪获得了法律认可。

当然,真实的工资要远高于五万美元,但这揭示了公司和移民员工在地位上不平等有多严重以及在科技公司眼里移民员工的真实价值。原本是用来补充本土劳动力技术短缺的签证项目,随着硅谷科技公司的膨胀,很快就变成了科技公司从以亚洲为主的地区吸纳高性价比劳动力的捷径。

大多数情况下,这段关系里最满意的两方是公司和移民员工,前者得到了性价比更高的劳动力,后者的美国梦有了一条可行可靠可复制的路径。湾区里抬头可见的亚裔面孔就是很好的例子。

从表面上来看,身为工薪阶层的硅谷码农们要远比同时代的移民更能代表美国梦。

十一万多美元的年收入中位数加上最有潜力的股票期权,搭配免费午餐、免费通勤和其它福利,如果不是非要追求 “湾区豪宅+子女私校” 的鸡血配置,这群求职链条顶端的华人们完全可以一眼望到老了。

但是飞涨的房价和子女教育问题让初来乍到的移民码农的中年危机雪上加霜。而对于那些只能算半只脚踩在岸上的工签持有者或者用 OPT 在美国工作的人来说,除了要应对生活压力、刻板印象和职场天花板,还有更致命的身份问题叠加在这种群体性的不安之上,以至于有了 38 岁脸书员工 Qin Chen 纵身一跃。

而事发七天之后,在脸书门口的四百华人集会为同胞伸张的尹伊也很快因为 “缺乏判断力” 的理由被公司开除,如果没能在短时间找到下家,他只能选择回国。

尹伊,包括让他惺惺相惜的 Qin Chen 都是国内顶尖大学出身的人生赢家,入职硅谷顶级科技公司更是离美国梦圆只差一步之遥。然而正是这一步的距离,让很多还没有取得长期居留的程序员们沦为为身份打工的廉价劳动力,拿到绿卡之前的种种福利都像是公司暂时租借给他们的。

对于这类华人移民来说,年轻时在国内以极低的成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在经济发展中积累了财富,具备了移民美国的技术和资本基础。2000 年之后来到美国,又赶上了中美贸易蜜月期和互联网崛起,各种甜头尝尽。

然而,目前动荡的两国外交让这种独特的优势变成了劣势,把原本就不确定的身份问题放大。去年刚开始,受到影响是千人计划的大牛,然后扩大到科技机构和敏感专业的学者。到了最近,就连前来贡献外汇的留学生都已经受到了影响,对于科技公司的程序员们就更不用说了。

政客们煽动民粹情绪,把失业、低薪酬这些问题归结于移民身上,而憧憬着美国身份的移民又不甘心回到原籍。即使是那些为中国互联网红利所吸引回国的人,也大多出于利益缘故,不会轻易放弃美国身份。对于硅谷中产来说,回国可就是自我否定,否定了十年前作出移民决定的正确性和十年来的辛苦打拼。

那么断了回国退路之后,他们也就只剩下三条路可走了。

一是留在硅谷,忍受高强度的工作和高物价,用三五年时间来换取居留权,但同时有着平均水平之上的薪资和福利。

二是可以考虑离开硅谷和西雅图这样的互联网腹地,去中西部城市的寻找类似岗位。虽然同样有移民的种种限制,而且身为少数族裔的处境会更加突出,但至少物价、环境更加宜人,唯一令他们放下不下的可能就是子女教育了。

不过就像微博上的一条评论所说的那样,别说是回到国内,即使是离开硅谷去其它美国城市都不是华人想要看到的结果。

所以就只剩下最难走但却是最应该走的第三条路了,那就是利用美国的体制把工作移民、H-1B 签证和华人的天花板问题诉诸运动和法律,例如那天在脸书门口的四百人聚会和之后争取而来的各大媒体的报道,就起了一个非常好的头。

因为在集会上出头而丢了脸书工作,却仍在 OPT 实习期间的尹伊今天上了 CNBC 的头版新闻,再一次扩大了事件的影响力。如果同胞的遭遇能够推动华人发出诉求,形成一股力量,也算是不幸中的一件幸事了。但对于向来分裂的华人社区,尤其是矛盾突出的湾区华人来说,这又谈何容易。


参考资料:

深度调查丨一个华人程序员纵身一跃,引发的硅谷震荡

https://www.pingwest.com/a/195543

How U.S. Immigration Law Enables Modern Slavery

https://www.theatlantic.com/business/archive/2017/06/immigration-law-modern-slavery/529446/

U.S. law allows low H-1B wages; just look at Apple

https://www.computerworld.com/article/3195957/us-law-allows-low-h-1b-wages-just-look-at-apple.html

Families earning $117,000 now qualify as "low income" in California's Bay Area

https://www.cbsnews.com/news/families-earning-117000-now-qualify-as-low-income-in-californias-bay-area/

What IBM Pays H-1B Software Engineers and Developers

https://insights.dice.com/2019/10/15/ibm-h-1b-software-engineer-pay/ 


原文链接>> 





10/16/2019

这个被上帝抛弃的民族,统治了整个美国硅谷

1

米哈伊尔是一名生活在莫斯科的犹太人,他曾梦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但由于苏联当时的反犹太人主义,他没能进入核心的物理学专业,只能转报数学。

读书时他的成绩非常拔尖,每次考试都拿A,但却因为犹太人身份而经常受到老师忽视,毕业后,他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校友叶夫根尼娅结为夫妇,同时前往苏联的计划委员会就职,每天研究的课题是“用数据证明苏联人的生活水平远比美国人高”。

1973年,他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小男孩4岁时,他参加了一个位于波兰华沙的数学研讨会,在与美国、法国、英国等国家的学者交流后,他发现在这些国家,犹太人并没有像在苏联这样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于是他决心移民美国。

米哈伊尔一家在1979年移民到美国,他成为了美国马里兰大学的数学教授,而他的太太则为美国航空航天局工作,他家小男孩则在马里兰州就读小学。

这名小男孩跟他的父亲一样天资聪颖,在就读小学一年级时,他曾向老师提交了一份有关计算机打印输出的设计方案,当时的计算机非常稀有,只有极少数人拥有。

1990年,小男孩进入马里兰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和数学,3年后他拿到理学学士学位,接着他参加了斯坦福大学博士研究生的入学考试,结果以10门都名列前茅的优异成绩被录取。

2

1973年,有另一名小男孩诞生于美国密歇根州东兰辛市的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计算机教授。

小男孩对计算机非常着迷,1992年在密歇根州立大学读本科时,他曾用乐高积木搭建了一台可编程的绘图喷墨打印机。

1996年小男孩进入斯坦福大学学习,在新生欢迎会上,一个师兄热情地带他参观校园,后来他跟这位师兄成了好朋友。

1998年,他跟师兄一起开发了一个超文本的大规模网络搜索引擎,这个引擎在斯坦福内部迅速风靡,两人决定休学,在一个名叫苏珊·沃西基的俄罗斯犹太人家里的车库创业,年底他们成立了一家名叫 Google(谷歌) 的公司。

这个小男孩名叫 拉里·佩奇(Larry Page),他的师兄,也就是文1提到的苏联犹太人,他名叫 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而当时提供车库给他们创业的俄罗斯犹太人 苏珊·沃西基,现在是全球最大视频网站 Youtube 的 CEO。




后来 谢尔盖·布林 娶了 苏珊·沃西基 的妹妹,犹太人 安妮·沃西基 ,她创办了硅谷著名的基因技术公司 23andMe。

3

1984年,一名小男孩在美国纽约州白原市的一个犹太裔家庭呱呱坠地,他的父亲是一名牙医,母亲则是一名精神科医生,他有1个姐姐和2个妹妹。

小男孩从小就对计算机表现出异乎常人的兴趣,别人一般是用计算机玩游戏,而他是用计算机开发游戏给别人玩,在他上初中时,父亲就给他聘请了软件开发的家教。

高中时代,小男孩开发了一款音乐程序,这款程序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学习用户听音乐的习惯,小男孩惊人的能力引起了微软和美国在线的注意,他们不惜开出98万美元的年薪来招揽他,但被拒绝了,小男孩选择进入哈佛大学读本科,那一年是2002年。

哈佛时代,他修习心理学与计算机,并加入犹太学生兄弟会Alpha Epsilon Pi,大学二年级时,他开发了一个名为Facemash的网站,它可以让浏览者在两张男生或女生的照片中,选择一张更“辣”的,并根据投票结果来排行,后来因为网站太火而被哈佛关闭了。

2004年,他决定辍学,并与同为犹太裔的舍友达斯廷和爱德华多一同创立了社交网站 Facebook,截止目前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市值达到 5255亿美元。

是的这名犹太裔小男孩就是 马克·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一家人都是学霸,姐姐 兰迪·扎克伯格 从哈佛毕业后在Facebook当了6年市场总监,后来辞职创立了社交媒体公司RtoZ Media,妹妹 唐娜·扎克伯格 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另一个妹妹 阿丽尔·扎克伯格 是谷歌的产品经理,后来去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当合伙人。



而Facebook的COO 谢丽尔·桑德伯格 也是一名犹太人,2012年《耶路撒冷邮报》曾评选她为“世界上50个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排名第5。



加入Facebook前,她是谷歌的副总裁,负责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谷歌之前她就职于美国财政部,2013年她出版了书籍《向前一步》,该书鼓舞了全球很多职场女性。

4

很多硅谷大佬都是犹太人,除了以上诸位,还包括:

全球最大数据库软件公司 Oracle 的创始人 拉里·艾里森,他的母亲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他出生于美国纽约曼哈顿,在芝加哥犹太区长大,他没有拿到任何大学文凭就出来工作,1977年他创立了Oracle,截至目前Oracle的市值达到 1867亿美元

全球手机芯片巨头 高通 的创始人 安德鲁·维特比,1935年出生于意大利贝尔加莫的一个犹太家庭,1939年移居美国,1952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1963年在南加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85年他与厄文·雅各布一同创立了高通,截至目前高通是全球最大手机芯片公司,市场份额接近50%,市值是932亿美元

全球芯片老大 英特尔 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前CEO 安迪·格鲁夫,他1936年出生于匈牙利的中产犹太人家庭,1963年他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取得博士学位,1968年,他跟随罗伯特·诺伊斯和高登·摩尔一起参与了英特尔的创建,后来他出版了《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成为职场必读经典之一,目前英特尔的市值是 2307亿美元

戴尔电脑 创始人 迈克尔·戴尔,1965年出生于美国休斯顿一个犹太人家庭,1984年创立戴尔,截至目前戴尔市值达到364亿美元

微软 前CEO 史蒂夫·鲍尔默,他的母亲是犹太人。

如果继续挖下去,这些科技领域的人都是犹太人:

物理学家 爱因斯坦,出生于德国的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美国原子弹之父 罗伯特·奥本海默,生于美国纽约的犹太人家庭;计算机之父 冯·诺依曼,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犹太人家庭;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量子力学奠基人 马克思·玻恩,1882年出生于德国犹太人家庭;

氢弹之父 爱德华·泰勒,1908年出生于匈牙利犹太人家庭;

美国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 理查德·费曼,1918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的犹太人家庭;

凝态物理奠基人,诺贝尔奖获得者 列夫·朗道,1908年出生于俄罗斯一个犹太人家庭。

...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犹太人对美国有多大影响”中一个匿名答主回答:

在MIT(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我所在系里,终身教授有一半是犹太人,最有名那几个都是犹太人,我们系大金主也有好几个犹太人,他们直接捐款给系里的犹太教授,让他们开各种研究中心。

5

据犹太人组织统计,2017年全球有1400万犹太人,其中一半居住在以色列,一半居住在美国

以色列是全球科技创新之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数量全球第二,超过整个欧洲总和,人口中有72%是犹太人,挖数之前曾写过以色列,因此这里主要写美国的犹太人。

在美国,犹太人最密集的地方是纽约都会区,大概有175万的犹太人,其次是迈阿密还有大洛杉矶地区,以下是美国的犹太人分布密度图



美国犹太人具有以下特点:






犹太人在美国高薪行业上的比例远远高于非犹太白人:



犹太人虽然仅占美国人口的 2%,但在社会各层面都发挥着巨大的影响:

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有15%是犹太人,国会中有1/10是犹太人,最高法院大法官中有1/3是犹太人,美联储主席和美国财政部部长从来都是犹太人,《福布斯》全美400富豪中1/3是犹太人。

犹太人控制了美国媒体,《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由犹太人创立并执掌。

犹太人几乎控制了整个美国的金融业,高盛的创始人马库斯·戈德曼是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雷曼兄弟所罗门兄弟都由犹太人创建,罗斯柴尔德家族是犹太人家族,著名投资人乔治·索罗斯是犹太人。

犹太人还控制了美国的博彩业,拥有250亿美元财富,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的CEO,美国赌王 谢尔登·阿德尔森 也是犹太人。

6

如果对美国犹太人追根溯源,可以发现历史上有3波移民浪潮:

第一波是15世纪从伊比利半岛(现今西班牙、葡萄牙、法国的部分地区)被驱逐而前往美洲的塞法迪犹太人,“塞法迪”是犹太人称呼伊比利半岛的名称。

15世纪90年代,西班牙人将穆斯林政权赶回非洲,塞法迪犹太人亦被驱逐出西班牙和葡萄牙,那段时间也是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的时候。

当时很多犹太人去了荷兰、法国、阿尔及利亚和英国,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塞法迪犹太社区,历史上曾一度帮助荷兰成为国际顶级的金融中心。

15世纪末到16世纪,大批欧洲人涌向美洲,里边就有非常多的塞法迪犹太人。

1695年,第一批移民北美的塞法迪犹太人已经比较富裕了,他们在纽约建起了美国第一座犹太教堂。

第二波是19世纪中期从德国移民过来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阿什肯纳兹”是犹太人对德国的称呼。

这些犹太人最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公元前27年到1453年)来到德国定居,后来由于德国的反犹太人主义,一批又一批往东欧和美洲迁徙。

犹太人数量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2000多人,到19世纪后期超过50万人,这主要是德国犹太移民贡献的,美国内战时期,纽约竖起了50多座犹太教堂。

相比塞法迪犹太人喜欢群居,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更多是散落在美国各地的德裔社区定居,随着美国西部大开发,部分犹太人也跟着去征服西部,其中就有李维斯(Levi's)牛仔裤的创始人李维·斯特劳斯。

第三波,也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波犹太人移美浪潮发生在19世纪末期,由于俄国和波兰对犹太人的迫害,大量犹太人移民美洲,人数多达200万之多,这批东欧犹太人是所有赴美的犹太人族裔中返回率最低的,他们几乎都在美国定居下来。

这批犹太人也属于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7

如果对整个犹太人族群追根溯源,那么犹太人来自哪里呢?

不知各位读者有无玩过一个游戏叫做《以撒的结合》,根据《圣经》和《古兰经》的记载,犹太人的祖先就是以撒




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他叫做亚伯拉罕,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共同信仰的先知,他生于公元前18世纪左右的伊拉克南部,后带领族人迁往迦南(今巴勒斯坦)。

亚伯拉罕的妻子叫做撒拉,由于撒拉不孕,于是将自己的仆人夏甲送给丈夫作妾,夏甲生了一个儿子名为以实玛利,他是亚伯拉罕的长子,据《古兰经》记载,以实玛利是阿拉伯人的祖先。

后来撒拉高龄怀孕,生下了亚伯拉罕的次子以撒,以撒的名字是“神使我微笑”的意思,以撒是犹太人的祖先,值得一提的是耶稣基督是以撒的第47代孙。

生下以撒后,撒拉和夏甲发生了矛盾,撒拉逼迫亚伯拉罕赶走了夏甲和以实玛利,亚伯拉罕给了夏甲和以实玛利一些饼和一皮袋水,打发他们离开,后者在今沙特阿拉伯的麦加附近定居。

因此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同宗同源,而他们之间的仇恨种子自祖先时候就埋下了。




亚伯拉罕驱逐夏甲和以实玛利



亚伯拉罕差点将以撒献祭

8

在知乎“为什么犹太人如此优秀”的问题下边,很多答主总结了犹太人崛起的原因,其中有2个特别突出:

犹太人重视教育

公元200年前后,著名犹太学者Judah Ha-nasi编著了《密西拿》,它是犹太教著名的教规。

教规中把不教育小孩读写的人称为ammei ha-aretz,有粗鲁、愚笨的意思,这种人会被犹太社区排斥,并处以罚金。

这项教规意味着犹太社区都需要建立作教育用途的教堂,聘请老师来教孩子读写,而同时期其他宗教都没有类似规定。

这个教规被一直严格地执行下去,公元3-9世纪在巴勒斯坦、巴比伦地区、埃及、叙利亚等地的犹太人社区发现大量教堂遗址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美国的犹太移民在当地大量建立教堂也是这个目的)

由于犹太人在历史上一直受迫害,在一代又一代的族群筛选下,受教育程度高的犹太人逐渐存活下来,形成了现在犹太人受教育水平普遍较高的现状。以上参考自知乎答主Manolo的回答

犹太人团结

历史上犹太人都比较悲惨,在欧洲各地被不断地屠杀、驱逐,为了生存下来,犹太人之间都会相互帮助,把对方视为自己的亲人。

以上是犹太人之所以成功的2个核心原因。

最后以爱因斯坦的一句话收尾:



“对知识本身的追求,对正义近乎偏执的热爱,以及对个人独立的渴望,这些都是传统犹太人的特点,而我由衷感恩,我是其中的一员。”

-END-

参考资料:

《犹太人移民美国的前世今生》知乎-美国日志

维基百科



10/08/2019

要求公开华人程序员自杀真相 结果被Facebook开除了

这就是美国所谓的“言论自由”。

最新消息,因参加抗议、要求公司公布真相和以个人名义接受采访后,Facebook华人工程师尹伊(Yi Yin),先遭遇警告信,然后被正式开除。

尹伊在领英等平台确认了该消息。

而尹伊参与抗议的——正是之前Facebook中国程序员跳楼自杀事件。

由于跳楼员工生前更多背景信息曝光,疑似遭遇职场霸凌和不公,因此Facebook华人为核心的工程师于9月26日在公司门前发起悼念和抗议,要求公布真相、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Facebook公关负责人还到场接受采访,回应称正在进一步展开调查。

但现在,Facebook先开除了参与抗议的尹伊。

讽刺的是,在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言论事件中,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和NBA联盟总裁都选择支持莫雷,至今莫雷不道歉,没有任何影响。

但因参与抗议、合理提出诉求的尹伊被开除3天来,没有任何公开报道。

Facebook华人员工因何抗议?

核心起因是华人工程师Qin Chen之死。

9月19日,这名38岁华人员工从Facebook硅谷总部园区4楼跳下身亡。

其后进一步曝出消息称,Qin Chen是浙大99级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本科毕业生,去年刚入职Facebook,由于工作压力大、上级打压和转组遇阻等问题走上轻生之路。

而且据其他Facebook员工称,Qin Chen工作努力,且人到中年有家庭压力,是家庭在美生活的顶梁柱,但遭遇上级不公和霸凌最终走投无路。

于是9月26日,硅谷华人前往FB门前抗议,要求公平竞争环境。

在Facebook知名的“点赞”标志墙前,华人工程师为主体献花悼念、喊口号,表达诉求。其他路过工程师也纷纷参与其中,人数规模达到200多。

现场口号和横幅很明确:

  • 一是要求Facebook公开Qin Chen之死的真相;

  • 二是给勤奋工作的工程师更健康公平的职场环境。

而被开除的尹伊,就是现场带头喊口号的人,而且敢作敢当,公开戴上自己在Facebook的工牌。

抗议诉求过分吗?

据腾讯科技报道,组织抗议的志愿者之一比尔·扬给出了明确的诉求:

Facebook公司需要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上班时发生了什么,一周前发生了什么,Facebook公司知道这一切。

抗议者们还在社交媒体上注册了名为“Justice for Qin”的帐号,呼吁Facebook 进行全面调查,并采取进一步行动,以防止今后再次发生悲剧。并表示,“对有毒的工作场所说不!”

所以这样的要求过分吗?到开除参与抗议员工的地步吗?

至少抗议现场,Facebook不是这样的态度。

面对抗议,Facebook企业传播总监来到现场,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杀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职场霸凌可能不是他死亡的唯一原因。

在给媒体提供的声明中,Facebook表示:

我们对上周在门洛帕克市总部因自杀事件而失去员工Qin Chen感到悲伤。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正在尽全力支持他的家人和亲人。

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由世界领先的自杀预防外部专家指导的。我们非常关心我们的员工,为我们的员工和与公司签约的员工提供现场咨询,并为所有员工提供心理健康和自杀预防支持。

最后,我们通过创造安全空间,通过我们的内部资源小组公开分享,将社区团结在一起。

对于工作中遇到了欺凌等方面的质疑,Facebook方面也给出了回应:

Facebook公司不容忍员工或本政策涵盖的其他人的虐待行为、欺凌或其他恐吓或攻击行为,无论其是否属于受保护的类别。

如果员工被发现虐待他或她的同事,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制止这种行为。

然而人前人后,不同面孔。

对于参与抗议活动、公开自己身份的Facebook员工尹伊,迅速给出了警告并最终开除。

被开除的尹伊:FB高级工程师、清华学霸

尹伊自己也在个人领英更新状态,证实被开除、恢复了自由身。

尹伊简短介绍说:在参加抗议、以个人名义接受采访并要求公司公布真相后,我目前还好。压力稍大。领了一封最终警告信,打算裱起来、加个框,挂到卧室墙上。

根据尹伊的领英账户,他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

2005年毕业之后,一直在游戏领域创业/工作。2016年前往圣克鲁斯加利福尼亚大学读硕士。

2019年6月,入职Facbook,担任高级工程师职位。

知乎上也展开了讨论,据与尹伊认识的知乎答主韩烽评价,尹不仅铁血真汉子,而且才华横溢。

之前在清华计算机系求学之余,还在业余时间自学了钢琴演奏和音乐作曲,并一直有开发RPG游戏的梦想。

“尹伊作为游戏导演、编剧、作曲,于2011年和2015年先后发售了两部Galgame《叙事曲》《叙事曲2 星空下的诺言》,在iOS上拿到数千个5星好评,入选了App Store首页推荐。”

目前,尹伊被辞事件也引发进一步关注。

在他本人发布被Facebook辞退的动态下面,获得了大量声援。

其中有人声援、鼓励,也有人表示希望帮他介绍工作、甚至介绍女朋友。

而且由于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事件当前,尹伊因抗议被Facebook辞退更像是一面镜子。

国内微博上纷纷抗议,国外一片沉寂。

不少微博网友问,这就是所谓的“言论自由”吗?





9/28/2019

浙大高材生美国脸书总部自杀的前前后后



  当地时间9月19日中午11时左右,美国加州门罗帕克的脸书(Facebook)总部大楼外,几名匆匆路过的员工目睹了一团黑影从大楼上疾速坠落,“砰”地一声砸在地上。38岁的华人男子陈勤(音译),从公司顶楼一跃而下,当场死亡。目前,美国警方认定自杀,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根据领英页面显示,陈勤今年38岁,浙江大学毕业,到美国后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硕士,毕业后入职脸书公司。38岁的他去世前究竟经历了什么?9月25日,脸书前员工 Patrick Shyu 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喜欢登山、徒步、滑雪

  在脸书任职1年零7个月

  据美媒报道称,当地时间9月19日中午11时左右,一名脸书员工从门罗帕克市总部大楼一跃而下,当场身亡。随后,脸书发布了一份声明,确认死者是该公司雇员,并表示:“我们很遗憾,得知我们的一名员工在我们的总部去世。我们正与警方合作进行调查,并向员工家属提供帮助。”

  华商报记者在陈勤的领英页面上看到,陈勤今年38岁,1999级浙江大学毕业生,2011年到美国,在南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硕士,毕业后留在美国互联网界发展,履职过多家互联网巨头,平均每两年换一次工作,于去年3月跳槽到脸书总部,隶属于广告组。在入职脸书之前,曾在全球领先的互联网设备供应商思科公司、外包咨询公司 Ryzlink 工作过。

  陈勤的个人脸书主页,状态更新停留在2018年3月5日,他入职脸书的第一天。在美国生活的几年里,陈勤日常生活喜欢登山、徒步、滑雪等户外运动,他曾晒出自己登上山顶的照片,并感叹享受攀登时艰难的感觉。

  毕业于中国知名的浙江大学,又在世界著名高等学府南加州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有着别人眼中这么好的工作,陈勤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种决然的方式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呢?事件引发网友大量讨论。

  称他最近半年日夜忙项目

  家人聘请代理律师打官司

  据悉,就算在以高工资著称的硅谷科技公司当中,脸书员工的年薪也是名列前茅,平均达22万美元。脸书还提供不少福利,例如免费午餐、健身中心、心理咨询等,甚至还兴建住宅,以低于市场价格向员工出租和出售住宅。然而,高薪和福利是以高压高强度的工作为代价的。

  据陈勤家人描述,陈勤工作极拼命,最近半年日夜忙项目,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是家常便饭,有时候回家只待了半天又要去加班。那么,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呢?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当天上午,在上司的办公室,陈勤与上司发生了激烈争吵。有人听到总监大声说“滚出去”,而陈勤说“这不公平”。不久以后,陈勤从大楼顶楼跳下。有知情人士认为,虽然陈勤已经在美国工作8年,但他仍没有拿到绿卡,只有工作签证,又要养家糊口,不能和上司翻脸,只好忍气吞声,最终不堪重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目前,陈勤在美国的家人已经聘请了代理律师打官司,代理律师是陈勤的浙大校友郑巧晶律师。

  或因上司出尔反尔工作不保

  若找不到工作得离开美国

  9月25日,刚离职不久的脸书前日裔技术主管 Patrick Shyu 通过优兔(YouTube)视频,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曾在谷歌、脸书担任软件工程师,目前是优兔上的网红。他的消息来源是著名的公司内部匿名论坛Blind,只需有企业员工邮箱能够证明身份,就能够隐匿身份发言、评论。

  Patrick Shyu说:“就我所知,陈勤在广告技术部门工作,最近的公司内部工作评级显示,他的评级开始下滑,如果他的评级在数个季度不够理想,那么他就会被公司放入PIP(待努力)项目,下一步就有可能被开除。在被放入这个项目之前,他开始想办法寻求内部换组,他找到了一个愿意接收他的组,他的上司也同意放行。但是他的上司突然出尔反尔,先说服他在组里多呆一段时间,直到这个季度结束,并且告诉他在季度结束时会给他一个好的评级。然而他的上司并没有信守承诺,而是在最新的季度评级中给了他一个不够理想的评级,这样的低评级让他无法换组。如果这是事实,这就是很严重的工作霸凌,上司欺骗下属,背叛承诺。陈勤的组里最近有一个严重的系统错误事件,问题被交给陈勤来负责,他必须在截止日期前完成这个任务。脸书员工们查阅记录发现,就在这个项目截止时间前一个小时,他跳楼自杀了。从这些信息,我们大致可以拼凑出他生前一段时间经历的巨大压力。

  Patrick Shyu 说,换不成组,陈勤就会被放入PIP(待努力)项目,这意味着他很可能被开除。而他没有绿卡,只是持有工作签证,所以他的美国的合法身份也岌岌可危,被开除60天内,他必须得找到新的雇主,不然就得离开美国,而且他的家人待在美国也全是靠的他的工作签证,这种压力也可想而知。

  Patrick Shyu 还表示,脸书许多员工都认为公司存在恶性竞争文化以及和与之相伴的高度压力。跟一位与陈勤同组的脸书员工说,去年脸书进行了多次部门重组,让团队里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绩效考核背上了沉重的压力,就连他自己也萌生过自杀的念头。“有好几次,我自己都想自杀了,我甚至已经在阅读员工死亡福利,看看如果我死了,家人可以得到什么补助。到今天我才意识到,没有一份工作值得为之牺牲,我决定辞职。”他说。







9/27/2019

硅谷华人脸书总部前抗议 要求公布员工自杀真相


 

9月26日下午,旧金山湾区几百名华人工程师身穿黑衣,自发来到脸书总部,悼念自杀的华裔工程师Qin Chen,要求脸书公布自杀真相。

周四(9月26日)下午1点,旧金山湾区几百名华人工程师身穿黑衣,自发来到脸书总部,对跳楼自杀的华裔工程师陈秦(Qin Chen,译音)进行献花悼念活动,同时手举抗议牌,希望脸书能给出真相,彻查死者自杀的原因。

9月19日,社交平台脸书位于硅谷的总部园区,发生一起跳楼自杀案。死者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裔工程师陈秦,毕业于浙江大学,年仅38岁。这起事件引发硅谷华人圈的广泛关注,而脸书在事后,没有给出详细的说明,甚至不让脸书员工们谈论此事,息事宁人,这让关心这起事件的华人感到愤慨。


人们在脸书标志前,为自杀的华裔工程师Qin Chen献花。
 

硅谷工程师Daneil Xi表示:“想寻求一个真相,为Chen很痛心,我们想找一个公平和真相。”

硅谷工程师Amber Lum说:“因为这个事情的调查细节,Facebook并没有公布出来,甚至采取沉默,想要就这样掩盖过去的方式,我们作为一个人,我们每个人看到这个事情发生,我们都会感到同情,而且很难过。”

据悉,死者陈秦家住在湾区中半岛的圣马刁县(San Mateo),浙江大学毕业后,来到南加州大学攻读硕士。2013年开始留美工作,曾在思科、Ryzlink等公司工作过。2018年3月,进入脸书工作。无论从毕业的院校,还是入职的公司,都是外人眼中足够优秀的阅历,而他为什么选择轻生呢?

一名叫Patrick Shyu的前脸书员工,他也是一个当红的Youtuber,周一(23日)上传了一个视频,他从内部匿名聊天应用程序Facebook Blind中,发现了一些端倪,揭秘了陈秦自杀的可能原因。

Patrick 说,陈秦所在的组,是脸书广告团队,是压力非常大的一个组,他正遭到上司霸凌和业绩下滑可能被解雇的双重压力。因为陈秦在组里的绩效开始下降,很可能会被列入一个叫PIP的计划中。这个PIP全称叫“绩效改善计划”。

这个PIP计划,据悉是在脸书、谷歌等科技公司中存在一套解雇员工的潜规则。简单来说就是,公司会要求你在一段时间内提高业绩,达成了就继续雇用你,达不到就解雇。


悼念者要求脸书公布自杀真相。(李文净)

而陈秦正在面临被纳入PIP,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找到了可以接纳他的另一个团队,他的上司一开始也同意他换团队。但是在换团队的最后一天,他的上司出尔反尔,找了各种理由不让他离开,且承诺在这季度结束后,给他好的评价。然而最后给他的评价却是不理想,导致他最终不能换组。

网友纷纷猜测,被上司欺骗不得不纳入PIP,是压垮陈秦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对于没有绿卡、手持工作签证的“码农”来说,失去工作或许就意味着失去收入,失去签证,在美国的家人也会遭殃,最终可能会离开美国,一切从头开始。

当天到脸书总部抗议的华人中,不乏有手持H1-B工作签证的人,他们表示,非常理解陈秦面临的压力。Daneil Xi说:“我了解他们内心的压力,这种H1的签证,面对公司的霸凌,我觉得他们一定压力很大,不能承受了,才从楼上跳下来。我很难想像这么优秀的一个员工,从楼上跳下来时怎么想的,我们很痛心。”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华裔海外精英自杀的消息了。去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华人工程师David Wu,从他任职的高通公司的总部大楼跳下自杀。Shyu在视频中说,陈秦以这样的方式死去,让人们不得不正视科技企业内部的恶性竞争文化。同时谴责脸书管理层压制讯息,把问题转嫁到员工的心理疾病上去,不正视员工提出的诉求,要求脸书应该给予死者的家属和同事们一个答复。







9/24/2019

非死不可?浙大毕业生脸书总部自杀 知情人揭内幕

文学城综合报道,上周四,一名在Facebook全职工作的华人在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年仅38岁,让人痛心和惋惜

此后的一周时间里,网上流传一则前Google /前Facebook TechLead揭露了最近Facebook员工的自杀故事和内部细节的视频,作者在视频中声明:

我本来不打算讲这个故事,但是员工要求我这样做,因为他们被领导层“消音”了,并担心职业报复。 我在这里做这个视频的目的不是指责或过度猜测,而是以要求答案的方式提出问题-为了陈勤的朋友,家人和技术人员。 请分享此视频,以帮助提高认识,并向Facebook施加压力,要求其正确解决这个问题。




Facebook Employee Suicide Cover-Up

Published on Sep 23, 2019

Ex-Google/ex-Facebook TechLead exposes the recent Facebook employee suicide story and internal details. I originally was not going to cover this story, but employees asked me to, because they had been silenced by leadership and feared career retaliation. My goal here is not to point fingers nor to over-speculate, but to raise questions in a way that demands answers -- for the sake of Qin Chen's friends & family and tech employees. Please share this video to help raise awareness and pressure Facebook to properly address this.

530K subscribers



  案发时间:Sep. 19, 2019 11:30分 ,911接到电话

  地点:100 block of Jefferson Drive, the City of Menlo Park

  事件经过,19日,本周四11点30分左右,脸书硅谷总部,华人员工从四楼坠地死亡,姓名陈勤(Qin Chen)译音。

  死者跳楼的地点,是脸书总部的杰佛逊街(Jefferson Dr.)162号的“MPK 27”大楼。

  据悉死者38岁,是一在脸书工作的全职员工,来自中国,1999级浙江大学毕业生,南加大硕士。

  据悉陈勤,只写了花两年,在USC读了个CS硕士(5 EE课,5 CS 课,然后5 个 CS project). 毕业后开始两年一跳,直到到了facebook,在Facebook呆了1年8个月,非常聪明和优秀。

  警方表示,事发19日上午11时30分,警方在接到电话抵达现场时,死者已经没有了反应,送到医院后证实已经死亡。

  警方初步调杳显示,死者是自杀,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是他杀;关于这方面,警方和法医都没有进一步消息。

  法医也还没有说,真正死因是什么。

  也有传闻与上司不合,让其调离其工作组,总之无论如何都不是轻生的理由。

  去年6月17日,也曾发生了一名华人因被辞退跳楼事件,位于美国圣地亚哥的高通公司(Qualcomm)总部发生员工跳楼事件。

  死者华裔工程师大卫·吴(David Wu)从总部办公楼六楼跳下,当场死亡。

  大卫·吴领英资料显示,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到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2008年进入高通,担任基带集成(Modem Integration)部门的全职工程师。

  但在2015年9月,高通因投资人施压而宣布大规模裁员15%(超过4500名员工),削减14亿美元开支。

  大卫·吴当时因此失业。

  网友表示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在海外生活压力大,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把痛苦留给家人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9/24/2019

脸书华人员工自杀:疑遭印度上司打压拿不到绿卡

“全家人都靠他维持在美身份,他只能忍气吞声。”

刚刚过去的周末,华人社区惊传一则噩耗——

一名在美国硅谷Facebook总部工作的华人员工,疑似遭印度上司打压,从公司顶楼一跃而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死者名叫陈勤(Qin Chen 音译),今年38岁,1999级浙江大学毕业生,2011年来美,在南加州大学攻读硕士,毕业后做了程序员,去年刚刚跳槽到Facebook总部。



9月19日,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Facebook总部大楼外,几名正在路边匆匆行走的员工,惊骇地目睹了一团黑影从大楼上疾速坠落,“砰”地一声砸在地上。

38岁的华人男子陈勤,从四层建筑的露台上纵身跳下,当场死亡。


多名目击者报警,警方和医护人员迅速赶到,此时陈勤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现场医护人员试图全力抢救陈勤,对他进行心肺复苏,但最终无力回天。

随后,Facebook发布声明确认死者是其雇员。


据知情人透露,陈勤在入职Facebook后,想在Facebook内部换组,但上司出尔反尔,临时变卦拒绝批准。陈勤虽在美8年,名校硕士毕业,在硅谷任高薪工程师,却一直没拿到绿卡,只有美国的工作签证,又要养家糊口,不能和上司翻脸,只好忍气吞声,最终不堪重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名自称是陈勤同事的网友称,去年Facebook进行了多次部门重组,让团队里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绩效考核背上了沉重的压力,就连他自己也萌生过自杀的念头。

众所周知,Facebook员工年薪非常高,平均达22万美元,就算在硅谷的科技公司中也位列前茅。总部园区也为员工提供不少福利,包括免费午餐、健身中心、理发、园内交通等。因为硅谷住房短缺危机,Facebook近年还投入兴建住房,租金和售价都低于市场。

然而,高薪和福利是以高压高强度的工作为代价的。


根据陈勤的领英页面,从南加大研究生毕业后,他平均每两年换一次工作,于去年3月入职Facebook总部,但这次,未工作满两年,陈勤就选择了自杀。


陈勤的个人Facebook主页,状态刚更新停留在2018年3月5日,他入职Facebook的第一天。


在美国生活的几年里,陈勤日常生活喜欢登山、徒步、滑雪等户外运动,曾在发帖寻找凌晨5:30能和他一起hiking的朋友,也曾po出自己登上山顶的照片,并感叹享受攀登时艰难的感觉。



年仅38岁便已成为硅谷高薪工程师的陈勤,在他人眼中何尝不是已经登上了巅峰?然而,8年在异国他乡的打拼,陈勤完成了人生中“艰难的攀登”,却在接近山顶时失去了再坚持一下的意念... ...

小编认识一位在UBC学习CS、曾赴美国硅谷实习的温哥华华人女孩。当时,仅仅是一名短期实习生的她,就已经能拿到9000美元/月的高薪,并且公司还负责为其解决住宿,提供一室一厅的单人公寓,待遇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然而,这位华人女孩却表示,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因为“压力真的太大了”,“工作强度大到常人无法想象,每天回到家累得动都动不了,一个人在沙发上呆坐一小时才能缓过来。”华人女孩表示,那段时间,她几乎得了抑郁症。


对于像陈勤这样的人群,作为外行人或许只有羡慕,但大多数人忽略了他们背后付出的努力和辛苦,忘记了他们要承受与薪水相匹配的压力和苛求。

希望陈勤的家人节哀顺变,不论继续留在美国,还是回中国,都能坚强面对未来的生活。






11/21/2018

月薪8千美元都不愿去实习 年轻工程师远离脸书

The opinions expressed by authors are their own and do not represent the views of cinfoshare.org.


图1 - Cal Hacks 5.0大学黑客编程比赛吸引学生们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参赛。

网易科技讯 11月20日消息,《纽约时报》刊文称,在Facebook工作向来都是一件美事,但在最近的一次大学黑客松活动中,一些年轻工程师对在这家社交网站工作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在Facebook工作听起来很不错。它的实习生一个月能挣8000美元,初级软件工程师一年能挣14万美元。食物是免费提供的。总部的园区环境也十分优美。

但很吃香的计算机科学家对该社交网络巨头的态度正在发生改变。前不久的一个晚上,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群年轻的工程师聚集一堂展示他们的技术才能,期间许多人说他们不愿在该社交网络公司工作。


图2 - 19岁的工程学学生尼基·阿罗拉说,听说很多Facebook员工甚至都不使用Facebook。

19岁的工程学学生尼基·阿罗拉(Niky Arora)最近获邀参加Facebook加州门洛帕克总部的招聘活动。“我听说过很多在那里工作的员工甚至都不使用Facebook,”她说,“我不信任它的产品,因为Facebook他们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向人们展示更多的广告。”

20岁的Emily Zhong是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出人意料的是,我的很多朋友现在都说,‘我真的不想为Facebook工作,’”她说,“原因涉及隐私问题、假新闻、个人数据等等。”

18岁的爵士·辛格(Jazz Singh)也在攻读计算机科学。他指出,“之前,在那里工作是一件很光荣、很奇妙的事情。现在则不一样了,仅仅因为它做了你想要的事情,并不意味着它是在好事。”

随着Facebook接二连三地卷入丑闻当中,一些年轻的工程师们变得对该公司感到十分不满。许多人仍在那里工作,但那些在那里工作的人比以前低调了一些。他们告诉朋友们,他们将努力从内部做出改变,也已展开了更加道德的工作来修复公司的声誉。

Facebook在全球雇佣了3万多名全职员工,该公司称:“到2018年,我们雇佣的工程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该公司还说,“我们依旧看到工程师社区兴奋于加入我们公司的前景。”

这种态度的改变不仅仅发生在Facebook内部员工身上。在硅谷各地,科技公司的招聘人员说,求职者在面试过程中通常会问一些更尖锐的问题,他们想具体了解公司会让他们做什么。职业教练说,他们让科技公司员工向外部请求帮助,获得应对道德困境方面的建议。涉及的问题包括:“我该如何避免参与一个我不认同的项目?”和“我该如何提醒我的上司公司的使命宣言?”

“员工们正在意识到,你在公司网站上看到的使命宣言,跟你实际看到的公司是如何创造新产品的,如何决策的,并不那么一致。”硅谷科技就业服务机构Palo Alto Staffing的主管大卫·奇(David Chie)指出,“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个话题。”

求职的时候,工程师们也表现得不一样了。

“他们现在做更多的尽职调查了,”湾区科技人才招聘机构Robert Half总裁希瑟·约翰斯顿(Heather Johnston)说道,“以前,求职者会说:‘哦,我不想参加团队面试。我想要一对一的面试。’”她补充说,而现在,求职者会说“想和公司团队见面”。

“他们不再仅仅因为公司的名字而盲目选择加入一家公司。”她表示。

然而,尽管近年来许多大型科技公司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Facebook在年轻工作者中似乎尤其不受待见。

“我最近有几个客户说,他们之所以不热衷于Facebook,是因为他们对他们所看到的与该公司相关的政治问题或社会问题感到沮丧。”加州圣马特奥职业咨询集团Shimmering Careers总裁保罗·弗列伯格(Paul Freiberger)说,“该公司的隐私问题和政治问题常常见诸报端,大家担心它很难从内部纠正这些问题。”

领导力和职业教练查德·赫斯特(Chad Herst)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旧金山工作,他说,如今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客户普遍不想为Facebook或Twitter等大型社交媒体公司工作。

“他们担心民主的走向,担心社交媒体让我们两极分化,他们不想参与其中。”赫斯特称,“人们正在更多地思考那些公司的使命,以及它们想要实现的目标。”


图3 - Cal Hacks 5.0吸引了大约2200名来自全美各地的软件工程学生。

他说,有位客户是Facebook的中层管理人员,她希望得到如何转移其团队的工作焦点,以鼓励用户多在线下联系方面的建议。但她的努力在内部遭到了抵制。

“她试图弄明白:‘我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呢?我该怎么说呢?’”赫斯特说道,“我叫她她谈谈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过去说过的一些关于人与人之间的连接的言论。”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来自全国各地的约2200名工程专业学生齐聚一堂,参加Cal Hacks 5.0比赛——一项旨在打造最佳应用的比赛。这个活动持续了一个周末,所以年轻的参赛者们都是抱着枕头到处走动,累了就睡会。主办方在学生注册时发放了2000个墨西哥卷饼。

这也是一项招聘活动。来自Facebook和Alphabet的招聘人员设置了摊位(Facebook免费提供太阳眼镜;Alphabet则提供200美元的谷歌云平台使用优惠)。

在会堂里,创业孵化器兼投资公司Y Combinator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塞贝尔(Michael Seibel)发表了开幕词,建议年轻人不要去大型科技公司。

“你得从完全不同的维度来规划你的人生,”塞贝尔说道,“能发生在你身上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你在谷歌找到了一份工作。”他把像那样的工作称为“每年10万美元的福利”——他说,这意味着,员工们会被工资束缚住,变得安于现状,不愿意冒险。

之后,赞助此次活动的微软的招聘人员贾斯汀·加勒特(Justin Garrett)面带微笑地走上台。在职业社交网络LinkedIn的个人页面上,他自称是一位资深技术人员。


图4 - 在Cal Hacks 5.0比赛现场,圣何塞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的学生卡尔文·纽伦(Calvin Nguyen)在开发一款旨在减少食物浪费的应用程序。


“所以,塞贝尔是个让人很难追随的人,尤其是当你在那些大公司工作的时候。”加勒特说道,“他称之为福利。我则喜欢称之为巨大的机会。”

然后,学生们涌进了会场,里面摆满了长长的电脑桌子,他们坐在那里进行比赛。比赛期间,三个朋友在开玩笑。21岁的凯莱布·托马斯(Caleb Thomas)因为接受了Facebook的实习机会而被两位友人取笑。

“别这样呀,伙计们。”托马斯说。

“这就是商业世界的现实写照。”20岁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塞缪尔·雷森德兹(Samuel Resendez)说。

事实上,雷森德兹今年夏天便曾在Facebook实习。20岁的奥利维亚·布朗(Olivia Brown)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与社会公益俱乐部的负责人,目前是Mozilla的iOS实习生。她指出了那一点,“你不也在Facebook工作过吗?”

“好吧,但至少我是在剑桥分析公司事件曝光之前签约的,”雷森德兹对于今年重创Facebook的数据隐私和选举操控丑闻感到有点难堪,“Facebook正在做的事情有95%是在传播表情包。”

布朗说,很多的学生都在诟病Facebook,口口声声说不会在那里工作,但最终却还是选择加入该公司。“在签合同之前,每个人都表现得很关心科技行业的道德问题。”她说道。

不过,布朗指出,她认为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发生改变,因为在Facebook工作带来的社会污名已经开始超过它所带来的经济利益。

“国防公司早就有这种不良名声了,”她称,“社交网络公司也开始有了。”(乐邦)










https://sites.google.com/a/cinfoshare.org/cis/education/prep-with-jen







Principal, 
Tel: (301)906-6889; 
(240)912-6290
Licensed in MD, VA, DC, PA 
WeChat ID: sunnychenyuqing
NMLS # 1220187


President, Principal Loan Consultant, Leader Funding, Inc.
http://www.cinfoshare.org/re/lenders/leader-funding-incC: 301-660-3399; 703-655-6161
Email: liu.han@leaderfunding.com
Wechat ID: Willow6621
NMLS # 208136


电话: (240) 784-6645


RockvilleMD 
Phone: 301-366-3497

FOTILE Range Hoods


专业冷暖系統 MAJOR.HVAC
Simon Lin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