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首例!內華達男新冠「二度感染」病情比前一次更嚴重


Join us on Telegram: https://t.me/cinfoshare



8/29/2020

美首例!內華達男新冠「二度感染」病情比前一次更嚴重


內華達州一名25歲男子,成為全美第一個已知的新冠病毒再度感染個案。實驗室檢測判定,該名男子每一次染疫的病毒株之間存在些微差異,表示確實為再度感染。(美聯社)

內華達州雷諾市(Reno)一名25歲男子於4月18日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出現陽性反應,症狀於同月28日消退,但5月底又出現染疫徵狀,並開始惡化,成為全美第一個已知的新冠病毒再度感染個案。

該名男子首次感染時,出現喉嚨痛、噁心、頭痛與腹瀉等症狀;根據預印本研究著作,他於5月9日兩次檢出陰性過了幾個星期,到了5月31日,又出現先前所有症狀,再加上發燒與暈眩。

到了6月5日,也就是該名男子第一次檢出陽性的48天後,他的症狀嚴重惡化,需要住院治療,檢測結果也再度呈現陽性反應。



Join us on Telegram: https://t.me/cinfoshare


雷諾內華達大學(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醫學院,以及內華達州公共衛生實驗室(Nevada State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的研究團隊表示,經過精密檢測後能夠判定,該名男子每一次染疫的病毒株之間存在基因差異,表示確實為再度感染。

醫院工作人員進行的血液檢查結果顯示,此人體內已有新冠病毒抗體;研究人員也說,該名男子並非免疫功能低下,也沒有服用免疫抑制藥物。

他們強調,再度感染新冠病毒的情況可能相當罕見,但這項結果顯示,首次接觸新冠病毒後,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會產生完正的免疫力。


https://www.russianschool.com/location/reston

Award-Winning After-School Math Program for K-12 Students



加州拉荷雅(La Jolla)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Scripps Research)免疫學與微生物學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on)對路透(Reuters)表示:「這項研究可能呈現再度感染的顯著案例;再度感染是有可能的,這我們早就知道,因為免疫力從來就不會是百分之百的。」

內州公共衛生實驗室主任潘多利(Mark Pandori)說:「如果患者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度感染,未來研發對抗新冠肺炎的疫苗效力,以及群體免疫,都可能會受到影響。」

香港與歐洲日前也傳出有個案再度感染新冠病毒,但這些病患第二度感染後僅出現輕微症狀。

潘多利敦促大家保持謹慎,因為目前關於對新冠肺炎的免疫反應,還有相當多資訊尚待釐清。

他在聲明中表示:「在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後,我們還不知道他會產生多少免疫力,能持續多久,或者抗體預防再度感染的效力為何。」


原文链接>>




8/20/2020

福奇:美国政府将不强制接种冠病疫苗

文 / 林煇智

(早报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表示,美国政府未来不会强制任何人接种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但表示当地司法管辖区可能对某些团体(例如儿童)强制实施这种疫苗。

法新社报道,福奇近日表示,在许多美国人对接种疫苗普遍感到忧虑的时候,接种冠病疫苗将不会是强制性的。福奇称,他仍然谨慎乐观地认为,至少有一种有效、安全的疫苗将在2020年年底或明年初获得批准。

福奇在一次健康会议上说:“我不认为你会看到强制接种疫苗,特别是针对普通公众的疫苗。”“如果普通公众中有人拒绝疫苗,你不能强迫别人接种它。”

但是,福奇补充说,医院可以实施一些政策,例如不接种疫苗的人将不被允许探望病人。

盖洛普公司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称,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不愿意接种冠病疫苗。拒绝接种疫苗的人仍将面临感染冠病病毒的风险,这可能导致并发症和死亡。在免疫接种运动开始时,其他疗法很可能会被批准,因此,拒绝疫苗的人可能还有其他治疗方法。

即使每个人都愿意接种冠病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足够的供应。福奇解释说,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和国家医学科学院成立的一个新委员会将决定谁首先接受疫苗。“他们将决定谁将受益和最需要(疫苗)。而这是于参与试验的公司和人员独立进行的。”






8/15/2020

美国疫苗研究引争议:让志愿者故意感染冠状病毒

文 / 潘万莉

(早报讯)美国政府科学家已开始努力研制一种可用于人类疫苗试验的冠状病毒菌株,可用于人体疫苗挑战试验。这是一项有争议的研究,在这种研究中,健康的志愿者将接种疫苗,再感染这种病毒,以用来试验疫苗是否起作用。

根据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通过电子邮件发给路透社的一份声明,该试验不会替代大规模的冠病疫苗三期试验。路透社指出,这是一项有争议的研究,大多数疫苗安全性试验都依靠无意感染,而这可能需要花费数月至数年的时间。

据悉,许多科学家认为,对冠状病毒进行人类挑战试验是不道德的,因为对于感染的人没有“挽救疗法”。此前包括阿斯利康和强生在内的一些制药商已经表示,如果需要,他们将考虑进行人类挑战试验来测试冠病疫苗,但保证要在解决道德问题并提供有效治疗后,才进行此类试验。







PSA Safe Grocery Shopping in COVID-19 Pandemic




6/02/2020

北京检方批捕隐瞒病情回国女子 曾致60人被隔离

北京市顺义区检察院昨天(6月1日)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批捕隐瞒病情返回中国的女子黎某。

据北京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京检在线”今天发布的消息,犯罪嫌疑人黎某及家人常年在美国工作生活。今年3月1日,黎某开始出现发热等症状,随后多次到当地医院就诊未见好转。期间,黎某的同事被确诊为冠病。3月11日,当地医院对黎某进行了核酸检测。在检测结果未出时,黎某及丈夫携幼子从美国波士顿乘飞机经洛杉矶中转,乘坐国航CA988号航班返回中国。

为顺利登机,黎某在出发前服用退烧药降低体温,登机后也未主动如实申报发热等不适症状,未如实回答乘务人员关于疫情防控的相关询问。3月13日,黎某等抵京,当日黎某被确诊冠病,与其密切接触者60余人被隔离。黎某丈夫在3月16日确诊。






5/07/2020

有這4狀況 鍾南山: 可能是無症狀患者


(World Journal) 記者呂佳蓉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昨日表示,目前無症狀感染者主要有四種類型,如感覺到非常疲勞、總想睡覺,鼻子與喉嚨等不太舒服,實際可能是有症狀的。

鍾南山昨日受中國外交部與衛健委之邀,與海外留學生視訊連線,他在會中提出無症狀感染者的四種類型。

據中媒新京報報導,鍾南山表示:

一是患者處於新冠肺炎的前驅期或者潛伏期,雖然無症狀但是已經被感染。

二是患者自身有一些不舒服。在醫生在詳細詢問病情後,發現對方因為趕著回國,忽略了自己有肌肉疼、非常疲勞等症狀,這種類型屬於輕症感染者。鐘南山提醒,如果感覺非常疲勞、總想睡覺,鼻子不太舒服,咽喉也不太舒服等,實際上可能是有症狀。

三是檢測是陽性,經過一段時間後,依然沒有症狀。

四屬於非常個別,有少數患者核酸檢測始終是陽性,但一直沒有產生抗體,屬於病毒攜帶者。他實際上可能並未感染,但攜帶病毒。

鐘南山指出,凡是檢查到的無症狀感染者,需要謹慎應對,與他人保持適當距離,並且要進行隔離,重複做檢測。


原文链接>>



3/28/2020

研究:无症状感染者密接感染率与确诊者无差异

一篇由宁波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防制所陈奕等人发表最论文认为,2019冠状病毒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与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之间没有差异。

据第一财经报道,这篇刊发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年第41卷的论文研究结果显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3%,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11%。研究者认为: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性较强,家人、亲戚、朋友的续发率较高,是感染的高危人群。不同接触方式中,与病例共同居住、共同生活感染率最高,提示长时间无防护密切接触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高危因素。

纳入本研究的本地报告确诊病例共157例,无症状感染者共30例。157例本地报告确诊病例和30例无症状感染者共判定密切接触者共2147名,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人数最少零例,最多111例,平均11.5例。在2147名密切接触者中,共有110名发展为确诊病例、22例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总的感染率为6.15%。

因此,报道认为社会不能再小觑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能力了。

研究者发现,各类密切接触人群的感染率中,按照密切接触者与病例的关系进行统计,密切接触者中,以朋友/香客感染率最高(22.31%),其次是家庭成员(18.01%)。医务人员密切接触者未发生感染。除去“超级传播者”事件相关发病数据后,朋友的感染率降至为15.69%,低于家人的感染率(17.54%),感染率居第二位。

研究者对各类密接人群不同接触方式进一步分层分析发现,家人主要通过共同居住(18.07%)和聚餐感染(11.75%);亲戚(4.73%)主要通过聚餐感染;朋友(包括邻居)之间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户外对话(20.00%)、聚餐/会客/娱乐(12.50%)和乘坐同一交通工具(4.55%)感染;一般人群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与病例同处一个诊疗大厅(1.94%)、同一个超市、市场购物等(0.56%)感染。

这一点的研究与北京市疾控中心的发现有相同之处。3月22日下午,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亲属密切接触者中的续发率达到17%,明显高于其他社会关系的密切接触者3%的比例。家庭聚集性疫情占绝大多数,高达86%,涉及病例数最多的家庭聚集性疫情达到七人。

研究者对一起佛事集会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聚集性疫情调查发现,一名女性参与者为该起聚集性疫情的传染源,该女性发病一天后即具有传染性,主要通过共同乘坐专车大巴和参与佛事集会引起传播,共有28人被诊断为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四人为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感染率达32.99%,远高于平均感染率6.1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研究者认为,这是一起所谓“超级传播者”事件,传播主要发生在一辆空调大巴中,共有68名密切接触者,23人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两人为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率达36.76%;参与集会的感染率为5.61%。该病例家庭二代续发率达33.3%。本研究中的“超级传播者”一代续发感染者达32例,续发病例随后又造成进一步的传播和扩散。

另外研究发现,室外环境中无防护的面对面短暂交谈,亦能引起疾病传播,提示该病传染性较强。要开展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引,引导公众做好个人防护,建议公众在疾病流行期间,在人员密度较高的户外场所,仍应佩戴口罩做好必要防护,人与人之间保持大于等于一 米的安全距离。








2/27/2020

24例无症状新冠感染者研究:有传染力,传染期最长超29天

截至2020年2月18日,这24例病例均未出现严重肺炎,仅5例在住院期间表现出典型症状。与此前的研究相似,发烧、咳嗽和疲劳是主要症状。先前代表着疾病严重程度的淋巴细胞减少和白细胞减少在本研究的无症状病例中并不常见。

可查资料显示,“钻石公主”游轮上1723名接受检测的旅游者中,有189名是无症状新冠病毒感染者。这显然暗示:在人群中存在着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或者症状轻微患者,但他们未被发现。

日前,南京市第二医院(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南京医院)、南京医科大学等团队的研究人员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上在线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南京地区密切接触者中24例无症状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研究人员表示,识别和隔离无症状感染者和症状轻微者是疫情半阶段防控的关键。

此前很多研究都报道了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特征,以及人际传播的证据。新冠病毒的基因分析显示该病毒和SARS-CoV相似,但不同的是,新冠病毒在患者尚处于潜伏期、并且活动如常的时候就已经是移动的传染源了,这造成了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国内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有限。该研究团队对江苏省南京市1月28日至2月9日之间、医院和社区内的所有的新冠病毒密切接触者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对经咽拭子核酸检测呈新冠病毒阳性的24例无症状感染者的临床特征进行了研究,同时描述无症状感染者的病毒传播潜力。

研究团队提到,他们找到的所有无症状病毒携带者都被南京第二医院收治,因此该研究样本在南京具有很强的代表性。他们建议,由于大规模的返工返校正在进行中,积极的接触者追踪措施和严格的健康监控应仍然是中国乃至全球的重要防控战略。

此外,由于患者核酸检测转阳现象并不少见,研究团队强调应对已出院的新冠患者进行隔离和多次病毒核酸检测。


无症状感染者症状较轻,核酸检测对识别年轻群体至关重要

论文显示,病例中没有医护人员,其中8例(33.3%)近期有湖北暴露史(病例1和5是湖北居民,病例3、4、6、9、13和17曾去过湖北),他们在湖北的时间段可能是疑似接触时间。根据流行病学调查,没有湖北暴露史的其他病例的疑似接触时间标有灰色框。每个病例的诊断日期表明,自2020年1月28日以来,去过湖北的病例数有所减少。

调查的病例中有各个年龄段的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年龄范围为5至95岁(中位年龄32.5岁),而20.8%(5/24)的病例年龄在15岁以下。样本中男性病例有8例(33.3%),2例有吸烟史(病例1和病例13),2例被诊断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病例8和病例13)。

5例(病例2、4、5、6和10)在住院期间出现症状。

5例病例均发烧,无畏寒,体温在36.5°C-38.0°C之间波动,但没有病例发高烧(体温> 39°C)。病例4、6和10除发热外没有其他症状。病例2还有咳嗽、疲劳和鼻塞症状;病例5还有咳嗽、疲劳、头晕和关节痛症状。

有几例病例在住院期间也出现了短暂症状,包括畏寒(病例8)、腹泻(病例21和22)和皮疹(病例16和18),但这些症状已由临床专家小组讨论,被认为是静脉内免疫球蛋白的注射反应。这些副作用分别由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达芦那韦/考比司引起。

因此,以上病例未归类为新冠病毒引起症状的病例。

入院时,所有24个病例均进行了胸部CT扫描。其中12例(50.0%)表现出典型的新冠肺炎胸部CT图像,即显示肺部有毛玻璃或斑块状阴影。5例(20.8%)在肺部出现条纹阴影,这是一种非典型的图像。其余7例(29.2%)的CT扫描结果正常。

24个病例中有4例(16.7%)入院时出现淋巴细胞减少(小于0.8×109个细胞/L)。在4个病例中也观察到白细胞减少症,病例2和病例5在住院期间发生了白细胞减少。丙氨酸转氨酶、天冬氨酸转氨酶、肌酸激酶、C反应蛋白以及D-二聚体水平的升高症状不常见。

7例患者血清乳糖脱氢酶水平升高,其中3例伴有C反应蛋白水平升高。

总体来说,与先前在湖北武汉报道的相比,这些无症状病例病情较轻。


存在复阳现象,有病例传染期已长达29天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团队发现,即使在住院期间,年轻的病例在初期治疗中有21例(87.5%)患者接受了抗病毒治疗,其中1例还接受了抗生素治疗、抗真菌治疗和免疫球蛋白治疗,还有2例患者接受了免疫球蛋白治疗。

所有这些病例均使用了干扰素雾化治疗,没有一例发生严重的肺炎,因此也都不需要全身性激素治疗、机械通气或进入ICU,没有一例死亡。

截至2020年2月18日(论文截稿),共有18例(75.0%)患者的病毒被清除(2次核酸检测连续阴性),其中9例已出院,其余9例留在医院以进一步观察。
6个病例(病例3、8、13、16、19和23)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后,反转为阳性。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即使在核酸测试连续两次阴性之后,病例18仍再次显示阳性。

5例(病例7、9、11、14和24)在短时间内清除了病毒。

作者将传染期定义为:从患者核酸检测阳性的第一天到连续阴性的间隔期。研究得出传染期范围为1到21天(中位数:9.5天,IQR为3.5-13.0天)。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由于6名患者没有检查数据,且患者确切的首次感染日期不确定,因此上述传染期可能被低估了,实际传染期要比计算的更长。

特别是病例13无症状感染者,直到2020年2月18日仍对新冠病毒呈阳性,这表明传染期可能长达29天(从2020年1月21日至2月18日)。

研究人员发现7例(29.2%)患者的CT图像正常,住院期间没有任何症状。与其他病例相比,这7例病例更年轻(中位年龄为14.0)。CT显示正常与不正常的两组无症状患者的其他特征没有差异,作者们认为这可能是由于样本量有限所致。

这7例患者的血液检查均未见明显异常。这7例患者的中位传染期为4.0天。

截至2020年2月18日,这24例病例均未出现严重肺炎,仅5例在住院期间表现出典型症状。与此前的研究相似,发烧、咳嗽和疲劳是主要症状。先前代表着疾病严重程度的淋巴细胞减少和白细胞减少在本研究的无症状病例中并不常见。


病例13的家庭传播:无症状新冠病毒携带者的传播证据

研究团队审查了每个因确诊或疑似新冠病毒感染入院的病例及其家庭成员的病历和流行病学史。

在病例13的家庭中,家属1(病例13的妻子)首先去了医院。

家属1为64岁女性,此前身体健康,但在2020年1月30日开始发烧(最高体温为38.7°C),且有咳嗽、疲劳和呕吐症状。3天后(2020年2月2日),她去了医院,并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然后,医院对她的儿子(家属2),儿媳妇(家属3)和病例13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核酸检测。

家属2和家属3都在检查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呼吸道症状,最终也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13的核酸测试结果也呈阳性,但他在入院时没有任何症状。在流行病学调查中,病例13表示他于2020年1月19日至1月20日曾前往湖北省黄冈市。

家属1、家属2和家属3是南京本地居民,并且表示在最近14天内,除了接触病例13以外,没有与任何确诊或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的接触史。

在3个受感染的家庭成员中,家属1出现了严重的新冠肺炎症状,并于2020年2月6日被送入ICU。家属2和家属3在2020年2月18日清除了病毒。

总体来说,无症状的新冠病毒携带者病例13将病毒传染给了他的家庭成员,其中1名感染者发展为严重的新冠肺炎并被送入ICU。

这些发现表明,无症状携带者可导致人际传播,应将其视为新冠病毒感染的来源。

因此,研究团队强调,多重核酸筛查、严格监测近距离接触者,进而遏制疫情的潜在暴发具有重要的公共卫生意义。针对自我保护、密切接触者的主动隔离(无论是在家中还是集中式)的指导也都应不断强调。

该项研究还建议,应对已出院的新冠患者进行隔离和多次病毒核酸检测。

当然,该项研究还存在样本量小的限制,研究团队认为接下来需要进行大规模的多中心研究以验证研究的发现。


原文链接>>




2/22/2020

湖北神农架一冠病患者潜伏期27天

在连续16天无新增确诊病例后,2月21日,中国湖北神农架林区新增一例冠病确诊病例,潜伏期长达27天。

据湖北日报报道,神农架林区冠病防控指挥部通报,70岁的患者姜某某1月24日乘私家车从湖北鄂州返回神农架松柏镇。2月19日出现发热等症状,隔日在林区人民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姜某某自述患有高血压、脑梗等基础性疾病,曾有两次手术史,返回后一直服药治疗。

姜某某在鄂州的妹妹1月25日发病,2月2日在鄂州市确诊。姜某某一家人在鄂州期间,与其妹妹同吃同住三天。其家属目前核糖核酸检测呈阴性,已接受隔离观察。

负责治疗姜某某的专家认为,患者从鄂州返回至2月19日发病,长达27天时间,属于较长潜伏期的典型病例。

专家建议,有与武汉及周边地区旅行史和居住史的居民,要做好自我隔离,降低与他人接触交叉感染的可能。



2/19/2020

首批支援武汉的医生:重症病人死亡率非常高,同事间感染防不胜防

中国新闻周刊


李珊从接手重症患者救治工作以来,她所负责的科室床位都是人满为患。每次有患者死亡腾出床位,马上就有新的病人住进来。据她介绍,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病人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差,生命体征难以维持,多数病人病情恶化迅速。

作为第一批进入武汉的医疗救援队队长,李珊(化名)已经在武汉度过了3周时间。1月26日,她带领14名支援人员抵达武汉,在某定点收治医院负责重症监护室病人的救治。

李珊是重症医学科的一名副主任医师。面对疫情迅速蔓延的态势,她和其他医护人员一样放弃春节休假,投入这场医疗战役之中。

从接到通知到出发仅一小时

1月26日,农历大年初二。像往常一样,李珊在自己工作的病区查房,这时院领导打来电话,要求李珊当天出发,前往武汉进行支援。

“之前,医院发出号召,武汉需要支援。我在呼吸科工作,就报名了。”李珊平静地告诉《中国慈善家》。

时间太仓促,根本想不了太多,也不存在征求家人的意见,李珊只是简单地通知了家里一声。“爱人和孩子都知道我干的就是这份工作,他们也不会去阻止,但心里肯定还是挺担心的。”李珊说。

第一批医疗队14名成员集结完毕,各自回家收拾完东西,又马上回到医院。医院里开了一个小规模的动员会,有市领导参加。会后,大家马上直奔火车站。

从上午接到电话到中午出发,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别说防护用品,就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也准备得不太齐全,甚至有些队员连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他们的防护装备很有限,只有口罩、面罩和消毒液。防护服需要支援医院来提供。

经过数小时的车程,李珊一行当天晚上就到达对接医院,被安排在重症监护室工作。陌生的环境,加上接触到的都是重症患者,让部分支援人员出现了应激反应。但他们并没有时间去适应,就要迅速投入战斗。

李珊的团队和当地医院的医护人员进行了沟通,对病床进行了重新分配,同时加强了对病人的管理。此外,如何更加有效地收治病人,以及防止病毒对医护人员的威胁等等,他们都想尽办法做出更合理的安排。只用了3天时间,他们就把新工作理顺了,也让医院病区布局和防护得以进一步优化。

“从头到尾,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去解决和磨合。原来在自己医院,什么规章制度、什么流程,大家都很熟悉,彼此的工作习惯也都比较了解。但到了这里以后,需要一个过程。而且之前这里的布局不够合理,防护不到位,人员也紧缺。”李珊说。

值得一提的是,李珊团队的14名医护人员中,有12名女性。针对有媒体报道的“武汉一线女性医护人员生理用品告急”问题,李珊表示该团队成员目前还能“应付”。

“来到武汉以后,有个别便利店开门,也能购买到一些生理用品,还有社会捐赠的‘拉拉裤’应急,目前来看没有太大问题,还都能应付。”李珊团队中的一位女性支援人员说。

未感受到明显“拐点”

李珊团队所支援的医院是一所二级医院,重症监护室平时收治病人很有限。疫情爆发后,这所医院和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一道,被安排收治重症患者。

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的医生,李珊每天都与死神交锋,也见惯了生离死别、生命的脆弱与无奈。但在武汉,她还是被眼前的状况震惊了:医院人满为患,许多重症病人情况十分糟糕,一些病人病情恶化迅速,病床分区不合理,床位拥挤,管理不规范……

从接收患者到抢救重症病人,很多时候李珊都觉得力不从心,“需要三头六臂才能解决问题” 。李珊告诉《中国慈善家》,来武汉这三周时间里,她每天心情都非常沉重。

据她介绍,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病人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差,生命体征难以维持,多数病人病情恶化迅速。虽然李珊平时也在重症医学科工作,但在武汉看到的重症病人“病情更重,治疗难度更大”。

李珊告诉《中国慈善家》,从接手重症患者救治工作以来,她所负责的科室床位都是人满为患。每次有患者死亡腾出床位,马上就有新的病人住进来。

“从病人的数量判断,疫情暂时没有什么变化,尤其是重症病人。大家现在都想知道有没有出现拐点,什么时候能雨过天晴,什么时候能看到希望,目前这种形势还不太明朗。”李珊说。

她告诉记者,自从几家方舱医院开始接收病人以后,部分病人得以分流,医院门诊的压力变小了。

医护人员之间感染“防不胜防”

2月17日,国家疾控中心公布的报告显示,此次新型冠性病毒肺炎疫情中,医护人员感染超过3000名。

“因为刚开始,防范意识不强,医护人员有一些暴露,面对病人时容易感染。”李珊说。

每当听到同事或同行发烧、核酸检测成阳性或被隔离,难免会对医护人员造成负面的心理影响。在这种环境下,危险无处不在。一旦谁发现身体不适,就要安排休息,甚至做CT。

“我们只能做好个人防护,戴好口罩,单独行动,减少内部医护人员之间感染的可能性。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李珊说。

她认为,医护人员的感染风险,并不是全部来自于病人,同事之间感染的风险更大、更难以防范。

“面对病人时,我们知道他们带有病毒,会格外小心,防护做得很到位,而医院职工之间容易放松警惕,出现一些暴露,这种感染风险防不胜防。”李珊告诉《中国慈善家》。

据了解,部分医护人员、公共卫生防疫人员已连续作战超过1个月,大多数一线人员24小时在岗,身体和心理承受着极大压力。

“到武汉支援以来,虽然有些个别队员身体出现一些问题,但是还没有到很糟糕的地步,大部分是心理压力造成的身体不适。”李珊说,他们和普通市民一样,期盼“拐点”早日到来,大家都可以早点回家。






2/14/2020

三个互不认识家庭相继感染!疾控还原“烧脑”调查过程

三个出现确诊病例的家庭互不相识,但调查后他们的感染过程却关键在了一起。

广州市在1月22日报告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的几天时间里,新发病例一直以从湖北输入性病例为主。但进入2月份,广州市报告的新冠肺炎病例中,开始出现了本地居民发病的报告。

近期,广州市、区疾控机构在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流行病学调查时,通过流行病学调查等手段,将3个互不相识的家庭聚集疫情成功关联在一起。


A家庭:

一家三口相继发病

2月初的一天晚上,广州市某区疾控中心接到辖区内某大型三甲医院送检的一份病例标本,经过检测,结果呈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

发病的是A家庭中的女主人,本地人。疾控部门对她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她本人在发病前14天没有湖北或武汉的居住史和旅行史,一直生活在广州,也没有接触过相关的疫区人员。

在调查过程中,女主人主要描述了她发病前聚餐、活动经过以及和朋友同事的接触情况,同时也提到了大年三十外出就餐的情况。

在女主人发病的第二天,A家庭的男主人和女儿也出现身体不适,经过采样、检测,同样被确诊。

忙碌中,疾控工作人员心中暗自纳闷:“没有相关疫区人员接触史,也没有去过湖北等地,难道这么快,广州就出现了本地社区传播?”

B家庭:女主人确诊

疾控人员这边才刚做完对A家庭的流行病学调查,当天晚上又接报,辖区内B家庭的女主人发病了,而且,她也是本地居民。

“这回麻烦了,本地居民报告越来越多,形势不妙啊。”疾控部门马上对B家庭的女主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却出师不利。因为在调查过程中,B家庭女主人总是说自己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年三十下午去了趟花市,去一个亲戚家吃了个饭,还表示怀疑自己是被前几天不舒服、可能得了流感的母亲传染的。

原来,这户家庭的女主人与82岁的母亲同住,老人家在1月下旬就出现了发热、咳嗽、流涕等不适,就医后症状没有明显改善。本次就诊,母女一起在医院就医,不过,她的母亲采样检测结果却是阴性。

B家庭的女主人坚决表示,从没有接触过湖北或武汉来广州的人员,也没有接触过类似病人。那么,她是怎么被传染的呢?

面对B家庭的女主人因生病导致的不良情绪,疾控调查人员没有继续追问,但放下电话后,又打通了B家庭男主人的电话。

男主人此刻正在某三甲医院的发热门诊隔离,等待其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结果。在疾控调查人员的慢慢引导下,男主人回忆起发病前的就餐、活动、接触的人员,也打开了话匣子,每天的活动轨迹开始逐渐明朗。

此时,男主人提供了一个信息:

大年三十中午,他们全家人曾外出到一家餐馆就餐。

线索:

大年三十中午,两家人在同一餐馆同一层楼用餐

“嗯?这家餐馆的名字怎么这么耳熟?!”疾控调查人员警觉地想起,昨天调查过的A家庭也说去过同一家餐馆就餐,而且正正是同一个时间段!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疾控人员继续追问A、B两家当日就餐的就坐位置发现,当时两家人就坐在同一楼层靠窗的位置!

A家庭和B家庭表示,彼此并不认识。可是,两个本地家庭发病前同时在一个时间段在同一餐馆就餐,发病时间相近,难道是同时接触了什么传染源?

C家庭:5人早前相继被确诊

所住酒店就在A、B就餐餐馆附近

调查人员看着餐馆的地址陷入了沉思,很快,前期处理完毕的一个家庭聚集性疫情再次进入了脑海——

过年前的某天早上,来自湖北武汉的C家庭一行10人抵达广州展开了他们的羊城之旅,他们搭乘地铁,品尝羊城美食,到景点游玩,一切看似都很正常。

大年三十下午,C家庭在午餐后回到入住的酒店。当天下午,其中一位老年女性开始出现低热和干咳等不适,便和老伴打的士到市内某大型三甲医院就诊。 “武汉来穗,发热、干咳”,临床医生发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警号”,很快就为病人进行了咽拭子采样,结果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疾控部门马上按规范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其发病前活动史及接触史进行调查。

C家庭中其余9个人相继被送到广州市的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而在此后的一周内,其中有4人相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C的家庭聚集性疫情早前都被认为武汉输入引起的,事件在此时已处理完毕。不过疾控调查人员回想起来发现,C家庭所住的酒店就在该A、B家庭所提到的餐馆附近,这里面是否也暗藏玄机?

“破案”:

年三十中午聚餐餐桌摆放密集

C家庭感染相邻就餐的A、B两家

疾控调查人员马上调取了C家庭前期的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并再次打通电话,对C家庭的密切接触者进行调查。经对方回忆确认,大年三十中午C家庭一家人也在A家庭、B家庭就餐的餐馆聚餐。

“你们的座位靠近哪里?”调查人员紧抓着这一点不放。“靠窗!”电话那头的回答,让一切似乎有了眉目。

于是,疾控部门立即赶赴三个家庭所共同提的那家餐馆,调取了餐馆当天的监控录像显示,三个相互不认识的家庭,当天就坐在同一排靠窗相邻的三桌——

来自湖北的C家庭坐在中间,A、B家庭分别为C家庭的左右邻座。C家庭当天中午聚餐后,下午随即有人发病,而A、B家庭发病的时间也符合新冠肺炎的潜伏期。

由于当天是年三十,许多市民在餐馆内欢聚吃团年饭,餐馆内餐桌摆放得比较拥挤,相邻距离在1米之内,而且用餐时间比较长。综合分析,疾控部门认为这是一起由于有共同就餐餐厅暴露史而导致的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


提醒:

聚餐有风险 近期减少外出

发生疫情时请配合疾控人员调查

依据疾控机构的这一判断,卫生健康部门立即采取措施,追踪餐厅员工和当日就餐的其他客人,将他们作为密切接触者全部实施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待观察14天以后无不适才能解除隔离。通过这一措施,最大限度控制可疑传染源,斩断传播途径,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疾控机构严谨的流行病学调查,好似侦察破案,一层一层揭开疾病传播与蔓延背后的真相,对疫情研判、疫情控制和防控决策提供了坚实的技术保障。

疾控专家表示,还原这一流行病学调查的过程,是希望提醒广大市民,人群聚集是导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聚餐有风险,请各位市民减少外出、减少聚餐,取消不必要的聚会,做好个人卫生防护。在发生疫情时,请认真配合疾控人员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如实告知自己的活动轨迹,才是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的做法。






2/07/2020

(转贴) 家属为李文亮的《我走了》完成全稿:「他為蒼生説過話」


我走了


作者: 李文亮  |  下集作者: 付雪洁 (李文亮的妻子)


2月7日,李文亮医生的妻子付雪洁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称:不接受任何个人捐款,网上流传的关于她本人的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声明全文如下:

本人付雪洁,襄阳人,是李文亮医生的妻子,本人声明我们不接受任何个人捐款。网上流传的本人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

感谢社会各界对李文亮医生及对我们家人的关怀!

同时我把我丈夫李文亮的《我走了》完成全稿!


在我成为一粒尘埃之前,我又静静地怀想了一遍故乡的黑土白云。多想回到小时候啊,风是尽情飞舞的,雪是洁白无瑕的。

活着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无法抚摸亲人的脸庞,再也无法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再也无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樱花,再也无法把风筝放到白云深处。

我曾依稀梦见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热泪,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寻找。对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父亲,而我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带着一张保证书,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谢谢世间所有懂我怜我爱我的人,我知道你们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过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于泰山,也不怕轻于鸿毛。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后,众生依然热爱大地,依然相信祖国。

等到春雷滚滚,如果有人还想纪念我,请给我立一个小小的墓碑吧!不必伟岸,只须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有名有姓,无知无畏。

那么,我的墓志铭只需一句:他为苍生说过话。





Source: WeChat




2/07/2020






2/06/2020

李文亮被训诫书曝光 为众人抱薪者已冻毙于风雨


北京时间,2 月 6 日,因感染新型肺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抢救无效去世。

李文亮这个名字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不足一个月。2019年12月30号,李文亮在同学群里提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通报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两天后,李文亮收到警方的训诫书,警方认定“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的言论,不属实。



湖北,武汉,市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已经确认去世了。下图这是他的病房前……他的妻子,在湖北老家,健康没有问题。(记者 李微敖)

1月12日,李文亮因发烧、咳嗽在武汉中心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直到2020年的2月 1 日,李文亮才在个人微博公布了确诊感染的消息,“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

这则确诊的消息何尝不是李文亮对自己吹哨人身份的一个自证。

可如今他去世了,身后还有一个也不幸感染的妻子和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蛾摩拉城配不上义人。

再见英雄,为众人抱薪者,已冻毙于风雨。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