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炜博士: 陈建生案及华人维权之我见


编者按



张炜博士是弗吉尼亚联邦大学教授,维州华人联盟会长。曾经积极组织维州华人参与地方州内选举和总统大选。陈案发生后,尤其是在前两周陈案遭冷处理的情况下,张教授积极和维州议会,总检察长及其他官员联系沟通,呼吁司法公正和华人积极维权。组织了陈案陈情代表团,面见维州参众议员和副总检察长等活动,与其他华人维权义工一起提升了陈案的关注度。




张炜

3/7/2016 


陈建生被凶杀,案发在1月26日的维州Chesapeake,迄今已近1个半月。从案发当晚凶手没有被拘捕,到案发后2周左右时间内媒体的寂静无声或者一味偏向保安“正当防卫”的片面性报道,到现在的凶手被控二级谋杀罪和罪犯保释听证会上再次被拒。应该说是陈家家属及律师,Chesapeake和维州华人以及全美华人团结努力的结果,也与美国部分关心华人司法公正权的议员,官员和媒体人士的支持分不开的。


 

从以下时间表可以看出陈案的最新进展之快:


1) 2月16日,Chesapeake的地方检察官Nancy Parr决定对凶手Johnathan Cromwell以二级谋杀罪起诉。

2) 2月27日,Johnathan Cromwell的保释请求被拒。被告方律师提出上诉。

3)3月3日,Johnathan Cromwell的保释上诉被上级巡回法院再次拒绝。


本文试从陈案的阶段性进展中归纳总结出一些有益的经验,以对陈案的下一步发展和今后的华人维权提供有价值的借鉴。


在美华人的现状


美国华人包括在美国出生的华人后裔和从中国(港澳台),东南亚等地区移民美国的华人。在美华人有不同的身份(公民,绿卡,签证等等),从事不同行业,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华人的教育和收入超过美国平均水平,是美国的中产或中上产阶级。在美华人在经济上的相对富足和对社交通讯软件(微信)的广泛使用,是推动华人有效维权的有力条件。


陈案发生后,媒体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Chesapeake的华人社区自发地组织当地华人去给陈老伯献花,烛光纪念和上街举牌才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更多关注。同时,微信群的迅速建立和消息传播也让更多的华人知道了这个案子,并有助于把分散居住的华人组织起来。维州其它地区,包括州府里士满和大华府地区的华人都迅速行动起来。纽约,加州和全美各地的华人也以不同形式表达了强烈的声援和支持。从联邦议员的写信关注到维州华人代表面见州议员及副总检察长;从上百个华人组织联署请愿书到陈建生基金会的建立和募捐。陈案的关注度从维州政府到新闻媒介都得到了迅速提高,也极大鼓舞了当地华人维权的信心。


我们为什么要维权


美国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美国虽然有保障民权的宪法和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但美国也存在枪支和暴力文化泛滥,部分社区治安堪忧等现实问题。60年代的民权运动和随之而来的民权法案,虽然在法律上保护了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的平等地位,但其他族裔对华人或亚裔胆小怕事,软弱可欺等长期形成的偏见并没有完全消失。


今年来频发的针对华裔的抢劫,伤害,甚至杀人案件也屡见不鲜。人命关天,有些在美华人的人命案(比如蓝可儿案)最后因种种原因竟不了了之。因此,为了让书面上的平等权利真正转化为事实上的平等权利,华人一定要敢于维权,善于维权,尤其是要维护同胞和后代的生命权和司法的公正权。     


                    

维权不要政治化


首先生命权和司法公正权是基本的人权,是美国两党并无分歧,一致支持的基本权利。在美华人,无论政治见解和党派归属,都需要也会受益于司法公正权。因此,华人不要自己把党派之争引入维权活动中,这样只会分散我们本来就弱小的力量,进一步给外界制造华人一盘散沙,软弱可欺的印象。


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政治其实是无所不在的。华人维权当然需要借助政治上积累的人脉。华人要积极参加地方的选举和公益事业,和各级政府官员,包括司法系统建立良好的沟通渠道。一旦有事,可以及时传达华人的关注和诉求。这方面,华人无论政治派别,完全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对于有贡献的华人组织和个人可以给予承认和感谢,但不要争功,不要党派化。在这次陈案的维权活动中,笔者见到华人中的不同政治派别通过各自的渠道联系民选官员,表达诉求,形成合力,有效地推动了陈案的进展。因此,维权的事情上不要搞党派之争,而是要想如何有效地协同作战,把华人的平等权利这个共同诉求的大饼做得更大,也为21世纪的美国社会对包括华裔、亚裔在内的各族裔司法公正和平权做出我们华人应有的贡献。


维权也不要种族化,不要把个案推而广之搞成种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这只会使华人维权的阻力更大,更加复杂,因为美国各族裔的绝大部分人是支持司法公正或对华人友好的。另外,维权是美国华人在美国法律允许的框架内,合法合理地维护在美华人的合法权益,与中国政治和中美关系无关。


不平则鸣,同气连枝


大家都知道,华人在美国是少数民族。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承认,我们在政治上也是弱势群体。一是因为我们票少,二是因为我们投票率还低。那我们怎么做到以多打少呢?近几年来,笔者欣慰地看到,华人的维权意识空前高涨。所谓不平则鸣,同气连枝。正是因为我们弱势,我们才更需要相互支持。一旦我们有效的团结起来,我们在局部就造成了多数,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这将有助于我们更加有效地维护我们自己和同胞的合法权益。比如陈案最近的两次听证会,当地华人都组织了70到100人左右的规模正装出席,从气势上彻底压倒了被告方(5-10人),在法庭上和媒体面前有力地显现了华人社区对陈案的高度关注和对公正审判的强力期待。如果案发地的华人特别少,经呼吁后,周边的华人应该驰援以形成以多打少的有利局面。


维权只是事后的一种反应机制。我们如果只是做维权,类似的案件可能还会不断发生,悲剧还会不断重演。追求正义的审判虽然也很重要,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要多做宣传教育工作,以尽量避免或减少对在美华人伤害谋杀案件的发生。我们一方面要树立华人坚强勇敢的形象(拥枪练枪),另一方面也要大力宣传对华人进行伤害之人会被绳之以法,不要让歹徒抱任何侥幸心理。


值得注意的是,主流媒体,尤其是好莱坞经常或明或暗地诋毁华人或亚裔形象,我们华人一定要抵制,要发声。这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笔者只能抛砖引玉,希望引起华人中有识之士的关注和重视。


陈案定于4月26日进行预审(Preliminary hearing), 届时重要的证人将会出庭,新的证据也可能会被公布。尽管笔者对打赢陈案充满信心,但陈案在所有证据公布之前,尚存在诸多变数。因此,请广大华人同胞继续关注陈案,从不同渠道支持推动陈案,还陈老伯和家属一个公道,捍卫华人的司法公正权。


END










(3/7/2017 @怀特)

战略战术全方位,似少实多打一点。                                         
灵活运用出奇兵,第一战役获全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