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万黄埔生战死抗日沙场 仅万人幸存

From: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Y4ODYwNA==&mid=208636421&idx=1&sn=2e1f1ed2db15b07442a74bbb5562660b&scene=1&srcid=FiATThg4ZPNSY9GJCIc0&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

没有华丽的装饰和精细的石雕,一幢简朴的“走马楼”中式建筑,却创造了世界军校奇迹,短短时间从这里走出了诸多举世闻名的中国军政要员,影响了中国历史乃至世界格局,她就是广州黄埔军校校本部旧址。


(图为1996年按照“原位、原尺寸、原面貌”重建后的军校学员宿舍)


发掘考证历时十年,黄埔军校原址复建


如今很多年轻人或许都知道位于广州长洲岛有一座黄埔军校历史建筑,但是鲜有人知道,黄埔军校校本部曾在抗日战争时期的1938 年广州沦陷前,被日本飞机炸毁,今天的黄埔军校校本部是考古建筑专家历时10 年发掘考证,在1996年按照“原位、原尺寸、原面貌”重建。重新修建后的91岁黄埔军校校本部旧址,以自身的传奇吸引海内外游客,至今,每年都吸引着逾百万的世界游客。


笔者所见的这座位于广州长洲岛上坐南朝北,面向珠江的四进两层,回廊连通,砖木结构的中式简朴建筑,被百姓称为“走马楼”,她就是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校本部旧址。


黄埔军校大门没有华丽的装饰,也没有精细的石雕玉琢,但是因陋就简条件下建成的这座军事学府却处处充满着传奇,短短时间走出了举世闻名的诸多军政要员,影响了中国历史乃至世界格局。在当年,黄埔军校也因此与美国西点军校、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等并称“世界四大军校”。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原馆长、当年负责组织黄埔军校旧址还原修复工作的黎显衡介绍,华南理工大学的专家对旧址建筑进行了全面详尽的勘探,纪念馆还到全国各地寻访黄埔军校第1 期至第5 期的学生,为修复军校旧址提供了许多详实珍贵的文字和图片材料。针对原址地基的定位发掘调查一共进行了三次。其中,还将军校当年的模样制成建筑模型,多次找到长洲岛上的老村民共同回忆修正。


1996年,广州市政府长洲文化旅游风景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决定复建校本部。6月16日奠基,按国家文物局批复的“原位、原尺寸、原面貌”的原址重建,面积10600平方米,耗资2000余万元。


经过近20年的修葺完善,黄埔军校旧址如今的范围约为2.6万多平方米,岛上现复原开放的主要景点,包括军校大门、校本部、孙总理纪念碑和纪念室、俱乐部、游泳池、东征烈士墓园、北伐纪念碑、教思亭、济深公园、黄埔公园、柯拜船坞、波斯楼、大坡地炮台等十余处。


(图为军校早期时的炮兵科学员正在进行操演。)


军校大门:体现“中西合璧”理念


黄埔军校正大门是一座两柱横架门楼的欧陆式大门,是1924年创办军校时于原陆军小学原祠堂式大门前新增建。1938年,大门被日军飞机炸毁,1964年解放军南海舰队出资重建军校大门,但因历史资料不足,军校大门及位置均不符合原貌。1993年,文物部门再次重新修复,尽力恢复本来样貌。大门两旁及附近有4 棵古榕树,其中围墙内两棵树龄长达226 年,见证了1938年日军飞机轰炸的历史。


据历史照片和黄埔军校的老人回忆,当年在军校大门前、码头边还有一座木制大牌坊,两边的对联是:“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横批是“革命者来”。这个码头,曾定格了黄埔军校建立之初许多经典镜头: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乘坐“江固”舰在此登岸,主持军校开学典礼;同年11 月13 日,孙中山北上乘“永丰”舰回校园向师生们告别。


校本部:岭南风格祠堂式楼房建筑


校本部是由两个四合院组成的岭南风格祠堂式楼房建筑,从空中俯瞰成“日”字形,是军校旧址的核心部分,占地总面积9444 平方米,建筑面积10600 平方米。原为清朝陆军小学堂校舍,军校创办时略加维修。这座建筑是黄埔军校的中心,房屋高大,骑着战马可从楼下穿堂而过,因此被称作“走马楼”。整个布局是坐南朝北的四合院构架,上、下两层砖木结构,雕窗坡顶,青砖素瓦,分为左中右三路。四周回廊相围,各层廊内相通,走廊相连,木质楼梯;深四进,每进之间以天井相隔。底层中路通道又称大花厅,左右两边房间较大,每间约有100 多平方米,底层房间南北两面下部为砖墙,上部是宽敞明亮的满洲窗。二楼的房间为隔扇窗,每间4 扇。四方形的院子,和校门一样朴素。


据了解,历史上的黄埔军校第1期学生入校时将近500 名,由于经费短缺,学生的教室、宿舍只好使用临时搭建的葵棚,一直到第4 期学生入校时住的仍是这种棚子。之后在学生宿舍后修建的走马楼,全校自总理、校长、党代表之下,设政治、教授、教练、管理、军需、军医6 部,机构总数约40 个。建校后,楼底层改为大厅,供会议和娱乐使用,二楼有校长室及军校各部领导的办公室,后进则以学生课室和宿舍为主。


“黄埔系”抗日牺牲 95% 仅万人幸存


“现在孤军奋战,决心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反攻反攻!祖国万岁!”这是黄埔军人戴安澜1942年入缅作战时发出的响亮口号。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 周年,抗日战争时期,黄埔军校出身的国共两党师生为抗日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战功。


谢晋元(黄埔1期生),第5 军88 师262 旅524 团团长,1937 年10月26 日率“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4 昼夜,有效地牵制日军,掩护中国十万主力部队撤退;赵一曼(黄埔武汉分校6 期生),1935 年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3 军第1师第2 团政治部主任,同年11 月与日军作战负伤,次年牺牲;戴安澜(黄埔3 期生),第5 军第200 师师长,1942 年3 月7日,率部队打响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战——同古保卫战,在5 月份的撤退途中壮烈牺牲,时年仅38 岁……发生在“黄埔系”将士身上的一幕幕无不令人肃然起敬。


在抗日战争特殊时期,为适应抗战需要,黄埔军校在各地设立分校,培养军校学生,为抗战前线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补充前线兵力。据日本投降后的统计显示,相比抗战期间入校受训的20 万学生,“黄埔系”在抗战中的牺牲率高达9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