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举足轻重的棋子,不做弃子

抱香书生

02/27/2016


从历史角度讲,我们真要对美国非裔心怀感激。要不是民权运动,我们不会有今天相对平等公正的社会环境和依靠自己努力改变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公平机会。华人在这方面自己的贡献确实乏善可陈,当然也跟人少有关。但从今天的现实来看,尤其是基于我们相信的价值观,我们总体上更受益于以非非裔文化为主的社会价值观和体系。我们信奉教育的重要性,信奉勤恳努力,信奉社会秩序,信奉律己,信奉家庭价值观...。我们一直以来对非非裔主流文化的总体是认同而且受益的,但同时长期以来也是靠非裔民权力量来抗衡这种文化时时会流露出来的傲慢与偏见。从传统文化与价值观上我们跟一些非裔文化现象还是有些距离的,而且我们也未必希望看到非裔文化完全取代非非裔主流文化,不仅因为价值观的冲突,更因为现实利益,因为以某些非裔文化的情绪化和激烈性,我们也可能处境更糟。虽然有一些社会原因,非裔底层某些抢劫勒索仇富犯罪却也不会因为我们也是少数而给我们特权。但是没有非裔的抗争,非非裔主流文化对我们的傲慢与偏见也不会有所收敛。打个略微夸张但比较形象的比喻,我们一直以来,在两种势力的博弈中连一个举足轻重的棋子都算不上。非裔因为奴隶制因为马丁路德金,有着世世代代吃不完的资本。这就是政治正确的“白人原罪”。所以主流文化必须时时反省自律。可是我们有这样的资本吗?美国历史上的排华在程度和宣传影响面方面与奴隶制在美国人心中是天壤之别。我们也没有一个什么运动为自己争得什么因而赢得尊重。所以我们一直是哑裔也是有一定背景和原因的。

Justice For Officer Peter Liang Rally - February, 2016 New York City

但是今天这个局面必须被改变。我们短期内改变不了少数民族的成分和地位, 但可以从一个棋子都不是或者是一个可以随时被牺牲的棋子,成为一个重要的棋子,一个各方都想争取的棋子,就好比选举中的重要少数派。

要实现这个,第一步就是要集体发声,不做哑裔。要让社会听到一个少数族裔集体的声音,就是我们不是弃子,绝对不接受做弃子!我们要能展现出一个集体的声音力量与意志,强大到任何一方都不能忽视轻视。在团结发声集体维权方面,我们必须要向非裔学习。

然而同时,我们也不应该把自己完全依附于任何力量,一厢情愿地以为依靠某种力量就可以反制另一种力量,须知,你必须依靠才能获得的东西,也能被你依靠的力量随时夺去。

这是一种不仅仅是力量,同时也是高度智慧的,最大程度保护我们利益的博弈。我们不熟悉,没经验,但是我们必须学习,必须学会。

而学习最重要的起点,就是行动。在行动中学习,在参与博弈中学习,在运动中积累经验吸取教训从而成长。

今天这个梁警官的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它对我们这个弃子地位以及对我们处境复杂性的披露,对我们不仅仅是个教训教育,希望它是我们行动的起点。认识它的本质以及复杂性,发声,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如何把我们的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被各方无视忽视甚至随意牺牲,对我们是一个考验。迈过去了,我们就成熟了。

而且,经过这次全国自发配合的行动,我们基本可以搭建全国性的联盟与网络组织,有了相互协调配合,资源共享和瞬间启动的机制和能力,为以后维权打下良好基础。

同时,我们的团结和集体发声,不能仅仅局限于走上街头和平游行这种应急行动。华人应该把这个案件当做一个晨醒闹钟,我们需要走出自己的心理舒适区,更广泛深入地参与到美国社会公共生活的方方面面,去参与,去贡献,去关怀,去发言,去参政议政。不仅仅为自己维权,也在社会互动中加深于其他族裔的理解交流,改变我们在社会上“自扫门前雪”的负面形象。只有参与才能影响。想要改变,我们自己需要先改变。

我们今天的行动,一定会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起点。我们没有历史遗产可以继承,那就让我们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创造遗产,让后人如同尊敬马丁路德金博士一样尊敬华裔维权的先辈们,让我们的子孙也能骄傲地说,我们的先辈也为这个国家的民主平权做出过巨大贡献。即使我们永远是少数,我们也绝不是一个人弃自弃的无足轻重的棋子,而是一个都能尊敬都要重视都会顾忌的重要棋子。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