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力简博士 谈 川普与主流媒体如何过招

力简博士 (Ohio 戴顿大学商学院运营管理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陈力简博士 谈 川普与主流媒体如何过招







陈力简博士 回顾大选 川普花絮 第三集







陈力简博士 回顾大选 川普花絮 第二集







陈力简博士 回顾大选 川普花絮 第












Comments:

(@解滨)

美国白人对亚裔的歧视也许在某些地方确实存在,但白人很快会失去majority 的地位,和我们一样成为minority ,成为被歧视的一族。 我们德州再过8年白人就是少数族了。问题是不管谁成为下一个majority , 他们会对我们比白人对我们更好吗? 我深表怀疑。 另外,现在有很多问题比种族歧视来得更严峻。 例如国家安全问题,经济发展问题(美国实际上已经破产),非法移民问题,等等。 现在担心白人歧视亚裔,是多余和不必要的。

(@Benjamin)

很多华人希粉都会认为川普上台,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盛行,最后会伤害到我们华人自己. 首先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不是种族主义的政党,但是民主党在招工和升学问题上力推AA,看似种族平等,实际上对我们华人极不公平,会让我们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失去升学的机会,是对我们占2%人口的华人实行单一种族歧视;共和党也不是一个种族主义的政党,即便如有人所言川普上台后会实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他既要歧视老墨,黑哥和穆斯林,还要歧视我们华人,相对而言,华人所受到的歧视压力要小一点,再加之华人学习成绩优秀,工作认真勤奋,在升学和招工方面、应该感觉不到太大的歧视. 两害相权取其轻,华人这次票投川普是正确的选择.这个结论的前提是川普搞种族歧视. 更何况没有证据显示川普是种族主义者.

(@云淡风清)

川普在大选前,特地去当年林肯发表演说的著名的葛底斯堡(Gettysburg)发表演讲。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举动!此举既意味着川普要象林肯一样”重造美国”,又意味着川普誓要反败为胜!而宾州正是反败为胜的主战场。宾州失守以后,希拉里就再也没有还手之力了,而川普则拿下了通向白宫的钥匙!

希拉里同样对华裔群体粗心了。她没有想到她眼中的“经济动物”原来是睡醒的狮子,也会发威行动起来,成为影响大选的“关键少数”。在宾州,华人不仅从纽约驱车三小时,去宾州挨家挨户去为川普拜票,华人基督徒还用1500辆车把Amish基督徒拉到城里参加选举……

(@黃炯)

一份非正式的网上民调,显示支持特朗普的华人达81.2%,支持希拉里的仅有12.6%。这个民调的对象,属于第一代新移民华人范围,大致是过去三十年从中国大陆通过留学、依亲以及近年通过投资移民等方式定居美国的华人。这份虽然是非正式的民调,却和很多华人表现出来对特朗普的支持,有相当的契合度。除此以外,还有其他有名的华人微信公号,主要成分也是以第一代新移民华人为主,都是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

这部分华人的特点是比较富裕,能吃苦耐劳,通过自身努力进入中产阶层或富裕阶层,对这部分华人来说,子女教育、自身安全、公平正义是最受关注的议题。他们来到美国,希望在美国获得更好的生活和工作,又因为自身经历的原因,对意识形态中的极左倾向有天然的恐惧和抵制。他们赞成减税,因为对子女教育非常重视,极度反感在“平等权利”光环下过分的“政治正确”导致华人子女在大学入学中被歧视被限制。这部分华人看不惯那些不劳而获,依靠泛滥福利的受益者;看不惯很多亲友苦苦等待合法移民排期,有的甚至要等上10年8年,而那些非法移民却可能得到大赦而获得身份;看不惯同性婚姻给传统家庭观念造成的混乱,卫生间可以由性别认同者自由选择;面对坊间针对华人“有钱没枪不敢报警”进行的抢劫盗窃,希望能够持枪保卫家园,等等。这些观念,和美国共和党传统价值观十分接近,所以这部分华人支持共和党,而特朗普是共和党的候选人,支持特朗普就是理所当然的。










陈力简博士: 《总统竞选的动态及政治历史分析》





陈力简博士 谈 《FBI重審希拉里郵箱事,從烏馬説起!》





陈力简博士 谈 《总统选情追踪》





陈力简博士 谈 《摇摆州的情况,川普战友可以做些什么?》





陈力简博士 评论 总统大选辩论





(@Jenssen)

七绝二首 


一、感怀

白宫往事散如烟,
萧瑟秋风落叶残。
岂料天公重抖擞,
小溪有幸见青川。


二、希望   

神光初照映江山,
佑我生民勇向前。
川岭高攀无畏惧,
普天同庆瞬息间。




陈力简博士 谈 川普經濟政策





陈力简博士 谈 《主流媒体典型的Tricks - 忽悠民心》





陈力简博士 谈 川普的育婴政策及法律





陈力简:川普的商业经验对治国有何影响?




陈力简谈川普和希拉里移民政策




Comments:

(@洋姐)

📢📢📢📢📢📢📢📢📢评书聊政治!棒极了!!请大家听听!

(@Master Cao)

陈博士口才好,京腔圆润!

(@洋姐)

是的是的!很有才华 + 风趣幽默!我是他的粉丝!




陈力简博士谈希拉里邮箱事件





陈力简博士 谈 川普的法律及秩序




Comments:

(@Helen)

多谢分享. 确实太棒了!

(@洋姐)

这个语音评书超级棒!

(@秀平)

陈博士讲得很棒! 谢谢分享!

(@甜蜜蜜)

陈博士讲得真棒!!

(@林青美)

陈力简博士 (小名秀才) 演讲希拉里 郵箱事件,秀才政治分析敏锐

(@涛声依旧)

讲得太棒了!精彩!!!

(@荒野)

民调:川普非裔支持率 大增两位数

一项最新民调显示,非裔选民对希拉里的热情正在减退,而对川普的支持却在大幅上升。

(@Bren)

非常精彩! 谢谢你!只是 我不认为希拉里不懂邮件保密系统。  这些职位的人一开始就有专门保密训练和课程,还有一系列签字文件等等。




为了自由,投川普一票

(不具名)

按说,我应该是最典型的希拉里选民——45岁以上的女性、常青藤毕业、移民、少数族裔、有稳定与较高收入的工作。但是,在今年的大选中,我会将选票投给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尽管我非常不喜欢他这个人。我有以下两个最主要的原因。

首先,我认为美国今日最严重的问题,不是经济,不是种族矛盾,更不是环境恶化,而是言论受到钳制,思想被阉割,导致整个国家面对问题的时候束手无策。自由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也是美国在过去二百多年来富强的真正动因。自由的人民、自由思想的人民是具有创造力的人民。

自由的人民,是在法律的范围内有自由讲正确的话或者错误的话、做正确的事或者错误的事的人民。至于判断正确与错误,不属于政府的权力范畴,而是社区的职责。这是一个有机的、健康的社会的组成方式。如今联邦政府以各种方式来将某些价值观念强加到所有人的头上,是不是太越权了?

毕竟,每个人的脑袋中,总是有很多被他人认为是不正确的观念。那些永远在讲被舆论接受为“正确”语言的人,一定是虚伪的、假话连篇的人。希拉里·克林顿这方面的造诣恐怕是登峰造极。她那样的人上台,只会将思想钳制和语言专制更加往极端的方向推进。
川普满嘴跑火车,实在惹人讨厌。但是我忍不住要想,如果我有个经常说错话但是也在说真话的总统,我是不是也能说些错话而不给自己招来一身麻烦?美国人民是不是也能够籍此而重新找回思想和言论自由?

另外一个原因,是联邦政府这只怪兽必须狠狠地改造。GAO去年的报告指出,2014年联邦政府的浪费达到一千二百五十亿美元。这只是看得见的浪费。在联邦四万亿美元的支出里面,大量被叠床架屋、无能无效的官僚机构浪费掉。

如果仅仅是金钱,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官僚机构在权力膨胀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难以撼动的利益集团。不管哪个党上台,联邦政府的各个官僚部门都在争先恐后地为自己的部门谋取更多的预算,每个部门都要以“政治正确”的方式来要求分肥——劳工部要增加劳动安全检查的经费,环保署要增加环保资源,教育部要增加对残障儿童的补贴,国土安全部要增加机场安检的人员,等等。最后政府越弄越大,各个部门之间扯皮,经费越多,效率越低。倒霉的是纳税人。

根据美国宪法与立国原则,联邦政府的权力是地方赋予的,地方政府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联邦从地方政府和人民那里攫取权力,最后掏空了美国的自治社会,将原来分权的联邦政府变成集权的中央政府。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按照《宪法》,教育的权力在地方,联邦政府不得兴办教育。卡特政府期间建立的联邦教育部如今每年的经费是七百多亿美元,负责推动各种项目,比如给少数族裔与残障儿童补贴等等。引起争议极大的有变性倾向的人在未变性前在中小学里可以进入其他性别的厕所、浴室、更衣室的法案,虽然联邦没有权力去立法,但是奥巴马政府却让教育部威胁去取消哪些不通过该法案的地方学校的补贴。这种做法,是否从根本上违反了宪法原则?

希拉里·克林顿上台,美国在扩大联邦政府权力的道路上会越走越远,这点希拉里和民主党人从来不否认。华盛顿这种地方,大概只有没有从政经验的商人川普才敢去撼动,尽管他看上去像个不知深浅的二百五。



Comments:

(@Chen Hou)

说出了我最想说的。几乎每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Angela 张)

In 1995, a motorist stopped to help Trump after the limo he was traveling in got a flat tire. Trump asked the Good Samaritan how he could repay him for his help. All the man asked for was a bouquet of flowers for his wife. A few weeks later Trump sent the flowers with a note that read: “We’ve paid off your mortgage.”

1995年,一个司机在路上碰到爆胎的川普,就停下来帮他换胎。川普很感激,问这个好心人应该怎么感谢他,这人说只要给他太太送一束花就行了。几周以后,太太收到一束花,附带一个小纸条:你们的房屋贷款已经付清了.

~~~

In 2014, Trump gave $25,000 to Sgt. Andrew Tahmooressi after he spent seven months in a Mexican jail for accidentally crossing the US-Mexico border. President Barack Obama couldn’t even be bothered to make one phone call to assist with the United States Marine’s release; however, Trump opened his pocketbook to help this serviceman get back on his feet.

2014年,一个美国中士不小心跨过了中墨边界,结果被墨西哥政府收监7个月。在这期间,奥巴马甚至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墨西哥政府交涉此事。等这个军人刑满释放以后,川普给了他$25000帮助他重新建立人生.

~~~

In 1991, 200 Marines who served in Operation Desert Storm spent time at Camp Lejeune in North Carolina before they were scheduled to return home to their families. However, the Marines were told that a mistake had been made and an aircraft would not be able to take them home on their scheduled departure date. When Trump got wind of this, he sent his plane to make two trips from North Carolina to Miami to safely return the Gulf War Marines to their loved ones.

1991年,200名参与海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的海军陆战队员回国后,被滞留在NC等待政府送他们回到家园。可是他们却接到通知由于什么错误,没有飞机按时送他们回家。川普知道后,立即派自己的私人飞机飞了两个来回,把这些海湾战争的英雄们送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

~~~

In 1988, a commercial airline refused to fly Andrew Ten, a sick Orthodox Jewish child with a rare illness, across the country to get medical care because he had to travel with an elaborate life-support system. His grief stricken parents contacted Trump for help and he didn’t hesitate to send his own plane to take the child from Los Angeles to New York so he could get his treatment. 

1988年,一个民航拒绝一个需要乘机从洛杉矶到纽约去看病的男孩登机,因为他需要随身携带一些医疗仪器。绝望的父母联系到川普寻求帮助,川普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私人飞机派去把孩子一家人送到孩子接受治疗的地方.




告全体华人基督徒书

(涛声依旧起草)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平安!2016年11 月8日, 美国人民将用手中神圣的一票推选出下一界美国总统。这次的大选是美国近代历史上最关键的一次, 因为她的结果会影响美国未来多年的发展方向, 所以从初选到大选两党选民参与人数多达五千七百多万, 共和党参与人数更是创了新高。

华人在这次大选中也呈现出史无前例的参与率, 纷纷利用社交网络这个平台支持自己的候选人。我们作为“寄居”在这世上的基督徒是否应该参与政治大选呢?回答是:必须参与!

耶利米书29:7 这样说:“我所使你们被掠到的那城, 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 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 你们也随着得平安。”基督徒有义务为美国这个我们寄居的“城“寻求平安, 因为这是主的命令。经过长期的调研, 比较, 祷告和寻求神的旨意,我们决定选择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得川普。

在奥巴马总统当政的8年中, 日益左倾的联邦政府越来越多地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进行干预, 从支持堕胎, 性别混淆, 限制宗教自由, 到高税收高开支的大政府, 民主党候选人希拉力不仅会继续执行奥巴马的一系列左倾政策, 还会在非法移民, 叙利亚难民, 和打击穆斯林恐怖主义等问题上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于不顾。雅各书4:17说:“人若知道行善, 却不去行, 这就是他的罪了”。基督徒看到自己的国家将被引向歧途而坐视不管, 这就是“罪”了。

下面我们阐述几点希拉力上台后对基督教和基督徒生活的影响:

最高法院大法官成员组成: 随着保守派大法官Scalia年初的突然离世, 现有大法官比例基本是4-4,如果希拉力上台她会指派左派激进大法官取代Scalia, 这样比例就会变成5-4,由于肯尼迪大法官并不是坚定的保守派, 有时甚至会是6-4。现有大法官中至少3 位都年事已高,会在未来几年内退休或离世, 希拉力就有机会任命3-4个大法官,美国三权分力的一枝在未来几十年会被左派控制,所以这次的大选并不只是关乎希拉力,而是关乎美国未来的国运。

堕胎问题: 自由派大法官占多数的最高法院将会裁定“禁止晚期流产“的法案不符合宪法规定,使”亲生命“倡导者43年的努力和心血付之东流, 取而代之的将是毫无限制的堕胎合法化,这一后果严重违背圣经的教导。

宗教自由: 自由派最高法院将进一步削弱基督徒的宗教自由权, 逼迫我们接受同性恋, 并必须为他/她们的婚礼提供鲜花, 蛋糕,和摄影等服务。美国已有多起基督徒因为维护信仰拒绝提供此类服务而被同性恋组织起诉的案例, 并最终被迫关门破产,希拉力的上台会使这种现象更加普遍。

对基督徒业主的影响: 自由派最高法院将会对基督徒业主进行系统性的迫害, 使他们无法经营,或者由于信仰不能参与更多的行业,基督徒员工失业, 一步步排挤基督徒在商界的地位和作用, 最终被社会边缘化。天父告诫我们要争取过安定富足的生活, 正如提摩太前书2:1-3所言:“我 劝 你 第 一 要 为 万 人 恳 求 祷 告 , 代 求 , 祝 谢 。 为 君 王 和 一 切 在 位 的 也 该 如 此 。 使 我 们 可 以 敬 虔 端 正 , 平 安 无 事 的 度 日 。这 是 好 的 , 在 神 我 们 救 主 面 前 可 蒙 悦 纳 。”



此外, 自由派最高法院对基督教学校和高校, 教会, 言论自由, 和政治异议的打压会进一步升温, 所以我们要尽一切可能阻止希拉力成为下一界美国总统, 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当选是达到这一目标的唯一方法。  那么川普当政的美国将会对基督教会和生活有哪些影响呢? 我们认为会有以下几方面:


最高法院大法官成员组成: 川普已经提供了一个含有11名保守派大法官候选人的名单,这份名单充分显示了他支持以宪法为原则的保守派政治理念。如果川普成为美国总统, 他将有机会任命1-4名保守派大法官, 使成员组成比例变为5-4, 甚至是6-3。设想一下这样的最高法院对美国未来几十年的长远正面影响: 美国将回归成为真正的三权分力国家,既建国初期 开国元勋们所倡导的以上帝为核心的民主制国家。


堕胎问题: 保守派最高法院将进一步执行“禁止晚期流产法“, 挽救无数生命。


宗教自由:保守派最高法院将极力维护宪法第一修正案, 保护宗教自由,言论自由, 尊重基督教学校,大学, 教会组织的教导和行为。


基督教对美国政治的影响:最关键的是川普保证他上任后将废除从1954年开始实施的限制牧师讲道涉及政治的“约翰逊修正案“,从根本上解放基督教在美国政坛的影响,真正使美国回归“我们信奉天父(In God We Trust)”的立国原则。


此外, 川普的税收政策将:

  • 创造大批就业机会, 从根本上扶植黑人,西裔和亚裔等少数族裔;

  • 重振美国的军队,与中国,俄国等大国合作,严厉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组织;

  • 与伊朗重新谈判以保护美国和世界的和平利益;

  • 与以色列保持友好关系, 稳定中东局势;

  • 保护边界, 阻止恐怖主义和贩毒份子进入美国领土;

  • 批准“Keystone” 管道南下项目,降低能源成本, 使美国做到能源自主;

  • 废除多项奥巴马签署的行政命令,尤其是最具争议的“厕所令”;

  • 与国会合作废除“奥巴马医疗”, 引入竞争机制降低医保费用;

  • 保护中低产阶级的生活, 为过去几十年“不被保护”的大多数美国人民创造就业机会, 为我们的孩子提供良好的教育, 保证社会安定, 老有所养


川普是个成功的商人, 有一颗慈爱的心。他在70岁高龄放弃优越的生活出来竞选总统是因为爱这个赋予他成功的国家, “回报”祝福国家和她的人民。川普在总统提名人感言中讲到:“我每天醒来都会更加坚定地为全国各地那些被忽视, 遗忘, 抛弃的人民而努力奔波。我选择从政就是要得到保护他们的权利, 使他们不再被忽视和遗忘。”


作为基督徒一员的川普宣告,他当选后, 美国人民将毫不畏惧地祝福“圣诞快乐”,可以毫无顾忌地指出穆斯林恐怖主义份子, 男孩女孩可以不用考虑性别混淆地自由成长, 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制裁。美国这个以基督教为立国根基的伟大国度会再创辉煌。 让我们这些华人基督徒加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 用手中神圣的一票将美国从歧途上回归主怀!



  

我 劝 你 第 一 要 为 万 人 恳 求 祷 告 , 代 求 , 祝 谢 。



反对娱乐大麻合法化法案Prop64

今年11月份大选,加州公投法案proposition 64 (宪法第64条)将推行娱乐大麻合法化。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法案,支持方以千万巨资强力推动,反对方则有联邦参议员Dianne Feinstein和加州众议院议员Catharine Baker 等多位议员加入。而根据专家的研究及数据调查显示:

  • 大麻会造成青少年脑损伤且不可逆转:长期吸食大麻会改变大脑感知系统的信息接收和处理正常机制,妨害大脑的工作效率及协调性,使注意力不能集中,记忆力严重消退。

  • 大麻危害精神健康:在大麻完全合法化的科罗拉多州12-19岁自杀尸检报告表明,16%体内有大麻,是第一常见的死因。除了精神分裂症,大麻常客有一系列的精神症状:抑郁症、焦虑症、自杀、或人格障碍等等。

  • 大麻危害公共安全:大麻降低人的判断力,导致青少年更容易从事有害的危险行为。大麻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时间感和平衡能力,增加驾车和其它活动的伤亡概率,大麻的严重影响在吸食后可持续24小时甚至更久。

  • 大麻上瘾:虽然支持方极力淡化这一点,但事实是青少年吸食大麻的上瘾率是六分之一。研究表明,越早使用大麻,越有可能依赖大麻,并且吸食大麻后往往会渴望更刺激的毒品,从而越陷越深,所以大麻被视为gateway drug美国联邦药物管理局将大麻列为一级禁品,而且最近重申此立场。

由资金雄厚的支持方推动的prop 64不仅没有消除大众对以上几点危害的担忧,而且带来新的问题。值得关注的几条反对理由:

1. Prop 64允许在电视节目黄金时间做大麻宣传广告,在香烟电视广告已经被禁止四十五年之后,这个法案按照Dianne Feinstein的说法是和其他州有本质性不同的,它会冲击不少有些甚至去年才刚刚通过的消费者保护法案,允许电视广告在儿童和青少年看电视期间播出,弱化大众及未成年人对毒品的警觉性。

科罗拉多州2011年通过大麻合法化法前后,12-17岁青少年吸食大麻率从10.7%上升到12.6%,科州Parkview医院急症室发现未成年人检测出服用大麻比例上升51%,更有甚者,近半的婴儿被发现有在怀孕期间沾染大麻。未成年人吸食大麻对大脑的影响远超成年人,其上瘾率也远超成年人。

2. Prop 64没有提供任何检测大麻DUI(在药物影响下开车)的标准,也就是说,没有设立任何相应的公共安全保障体系。据调查,在美国此类交通伤亡事故已经高达每年44万起。据AAA基金研究,华盛顿州大麻解禁之后,因大麻引起的汽车撞车死亡率翻了一倍。

3. 支持方声称大麻合法化可以带来税收收入是没有根据的。首先,此法限制税收不能用于常规基金,也就是说不能用于教育、交通或社会福利之类,而只能用以诸如和大麻相关的研究项目。其次,因为大麻解禁引起的法律、公共安全、健康及毒瘾康复会消耗大量的资金。

4. Prop 64通过后,会改变加州社会和人口组成。依法在家种植大麻可收入一万美元一株,一人可种植六株大麻,像西雅图一样一些劳工将弃工归麻农从美国各地聚集加州,不法分子黑社会继而抢劫大麻种植户,社区变化,社会治安因此恶化。此法下放税收及具体执行权给市镇地方政府,在类似北加州这样自由化的城市,只会导致极不负责任的具体实施方案,北加治安堪忧!

更多反对方的讯息在这个网站可以找到:http://noon64.net/about/

   公民参与投票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重要过!希望大家把这个消息广传,特别是家有未成年子女的人们,好帮助大家在11月投票时做出理性选择。

  • 入籍但还未注册选民的朋友,请尽快到下面的网址(有中文页面)完成选民注册,以便参与今年选举的投票: http://registertovote.ca.gov

  • 更多投票讯息请关注硅谷华人协会Silicon Valley Chinese Association 网站:www.svca.m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