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应如何对付美国当代排华风潮

侠客行, 键盘王


6/30/2016


民主党统治下的美国在左倾道路上越来越失去控制, 打着“博爱”的旗号, 与美国立国基石”平等”, “自由竞争”等渐行渐远。 美国最高法院居然有一半人(4:4) 对非法移民投赞成票, 而以4:3支持公立大学将肤色凌驾于综合成绩的入学考虑因素,进一步打压了为美国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 以百分之五点六人口缴纳百分之二十以上税收的合法亚裔。更有甚者,不少华人擅长的领域,比如一些高科技公司已公开表明今后要在公司招聘中考虑多元化, 即以肤色取人。工作AA无疑是大学AA的延续, 这一台台新种族主义政策是对好不容易取得合法身份勤勤恳恳老实守法认真纳税的华人们又一次狠命的打击, 难怪有人将它们称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排华风潮。 这几天各个微信群都炸开了锅, 在声讨这些对华人不利的政策之余, 大家也开始讨论华人们该如何应对这一新的挑战。



http://www.isidewith.com/elections/2016-presidential-quiz      

如果你不知道今年大选应该选谁最代表你的利益,请花几分钟参加这个测试,从你的答案计算机会告诉你那位候选人是站在你这边的。很有趣。



最根本的一点,在外界环境如此艰难的情况下, 华人们更应该抱团取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在这一点上,我们真的应该向其他族裔,特别是犹太人学习。历史上犹太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三番五次被其他民族赶来赶去, 如果他们不抱团, 早就尸骨无存了。目前看来影响华人团结的因素大多是在党派,总统候选人上的争执。相信大多数华人们己经意识到美国目前民主党的政策明显对华人整体利益不利,即使他们的政策曾经促进了社会的进歩,帮助过华人,事情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曾经支持民主党的华人应该调整战略,放弃幻想,抛开历史渊源,以灵活的思想应对瞬息万变的环境, 才能不被时代淘汰。另一方面,共和党目前的主张和理念受到多数华人的认同; 这并不是因为共和党从华人的根本利益出发考虑问题,只是刚好在这些政策上华人利益和他们的利益一致。说到底,因为东西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冲突, 两党都没有把华人当回事。如果华人的利益与他们不一致,同样的党,分分钟可以制定出对我们不利的政策 。所以华人们没有必要对一个党一往情深,对另一个党咬牙切齿,更没有必要因此严重内耗,削弱本来就不强的战斗力。华人中聪明人不少,明白这些道理应该不难,一个学不会团结的民族, 处处被动挨打受欺负也是必然的。


当然,团结一词说起容易做起难;具体到日常生活中,华人应该学会包容不同的声音,设身处地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在任何问题上,有人与你观点不一致很正常,因为每个人对某件事的判断,与其性格成长环境专业培训个人经历和接触信息有关, 这也就是人们俗话说的”屁股决定脑袋”, 或者高大上一点, “存在决定意识”。所以我们要学会对不同意见,摆数据,讲信息, 理性反驳,切忌在言语上人身攻击,或打击讽刺扣帽子。对一些实在说服不了的人, 就让他去; 他也许在某件事上不与我们在同一阵营, 谁知道在下一个路口, 他们会不会又和我们在同一个战壕? 当然对于极少数故意破坏团结的人, 大家要站出来及时制止, 让这种行为没有市场。总体来说华人们应该以成熟宽容和理性去容忍不同的声音, 不求事事同进同出, 但求能够守望相助, 对某件事情只要大多数人认同就可以了。


明白了”团结就是力量”这个硬道理, 华人们就不难找到一些方法应付目前的局势; 具体到今后的应对之策, 总结起来, 大致有如下几条:


  1. 美国的政府体制, 地方权力较大, 所以有All politics are local 一说。目前美国有几个州是明确立法反对AA的。大选年华人要积极注册投票, 地方组织可以推选出对华人有利的候选人。平时多参与和孩子们教育相关的决策活动, 比如加入孩子学校PTA的领导层, 还可以到当地board of education 发声等。

  2. 早在加州AB1726出台时, 就有人号召华人拒填种族。对付大学AA, 有人也提出今后各种表格我们都不填种族。这个方法简单易行, 有点圣群甘地“非暴力不合作”的味道。虽然华人的姓名或父母的学校让人一看就能猜出来, 但是不填, 他们不能強迫我们填, 而且最终会影响大学的种族统计。当然, 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导致国际亚裔学生猛增而压缩本土亚裔名额, 这需要一些大学申请内行提供一些分析和建议。有人也曾提出过上大学前改名字,但改名字后种族填什么?如果不填, 改名有没有意义?

  3. 对付工作AA, 咱们华人要尽量多帮助自己的同胞, 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 华人们除了在技术上做大拿外, 还要像印度人一样抱团: 老一辈华人要提携新一代华人, 比如在面试时高抬贵手; 新一代华人对前辈要有应当的尊重; 同辈华人要以合作而非竞争的心态共事, 大家取长补短, 彼此欣赏, 切忌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在其他领域华人们可建立当地或全美专业微信群, 做到信息互享。

  4. 长远看, 华人应鼓励孩子们兴趣广泛,  多了解些东西方人文历史法律, 多做些与美国参政议政有关的志愿工作; 长此以往,  也能培养不少新一代华人政坛人物。另外还有一个长远目标就是鼓励华人创业, 甚至办学校。

  5. 有人发出梁园不好的感慨, 提出一旦形势不妙就拔腿走人。只是世界之大, 何处是理想家园? 其实不管在什么地方, 将自身变得强大才是正理。如何变强大? 请将此文再读一遍。


2016 年毕竟不是1882年, 高科技行业让华人在美国站稳了脚跟, 生产力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通讯方式。华人们可以通过发达的资讯手段, 传递信息, 改变一盘散沙的局面, 团结一致, 携手同行, 共同为创建理想家园而奋斗。





作者授权发表,特此致谢!




(7/13/2016 老金原创) 有华人认为民主党不是号称少数族裔的带头大哥吗,怎么会用AA/SCA5/亚洲细分法大肆排挤同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呢?  如本人前面所说,非裔和拉丁裔已经有近一亿的人口(算上undocumented immigrants, 应超过1亿)。亚裔细分后华人占多少?四百万?五百万? 而这四五百万人因勤俭努力获得优质的教育资源比例比其它族裔都高。而华人投票率低。民主党牺牲这小小的五百万就能保有一亿的大票仓, 这是一本万利的大买卖!   你投5块钱, 回报是100块,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的生意吗?

当然民主党绝不会说牺牲亚裔或华裔, 而是包装以平权多元化等高大上的忽悠而夹代私货。政客们在选票的收支上比商人在投入产出上还精明, 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谁割肉谁贴膘。





加州“亚裔细分法案”AB-1726

(@Wennan) 加州“亚裔细分法案”AB-1726由奥克兰(Oakland)选区的菲律宾裔的民主党众议员鲍伯‧邦塔(Bob Bonta)提出,由3位来自旧金山湾区的华裔民主党众议员邱信福(David Chiu)、丁右立(Phil Ting)和罗达伦(Evan Low),以及非裔民主党众议员Shirley N. Weber和拉丁裔民主党众议员Das Williams共同联署。

AB-1726提案欲将亚裔在加州公立大学入学及医疗方面进行族裔细分,以收集数据,但提案并未说明这些数据将被如何采用。

此提案有众多隐藏的议题和特殊的目的,其中之一便是欲将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籍的华裔分割为两个不同的族裔、种族,以便进行数据收集来为今后的若干政策法规服务。


AB-1726提案可以说是赤裸裸的对亚裔对华人的种族歧视,
而且是毫无顾忌地歧视。



Comments:

(@转自网络)要知道民主党现在的社会政策,基本上是反智的甚至是反人类生存法则的,以公立大学的录取为例,全美高中生达到大学入学学术要求的近年的应届高中生比例是36%,但每年进入大学的高中生应届比例过60%,联系到每年大学生肄业率高达20-30%,这个数字意味着庞大的公立资源的浪费,

那么现在民主党在加州又搞出了针对华裔的甄别政策,以确保加州更多的拉丁裔人口入学,但大家知道过去拉丁裔的辍学率高达近40%,

什么意思呢,就是,加州政府把能够达到毕业率很高的亚裔人口砍掉30%,换上辍学率很高的拉丁裔人口,,

最终的结果就是社会负担庞大的失败学生人口带来的社会负担,如果高等教育这个问题还有所谓社会正义的理由,那么请看就业市场的AA政策对美国带来的危害,

现在美国民权组织已经瞄准高科技产业(一如当年他们瞄准底特律的汽车行业),要求在高科技产业的AA就业政策,这意味着美国赖以生存的高科技产业将面临严重的低效率,一如当年的底特律,看看汽车行业(日本车厂)在没有严重的工会制约的田纳西州的发展对比底特律,

就知道,不是美国的汽车行业走进了夕阳工业,而是民主党不顾市场规律支持的所谓工人高福利带来的危害导致美国汽车行业的衰落。

令人奇怪的是民主党人士并没有觉得NBA球员需要AA政策,想像一下NBA球员的选择不是根据球员的技术水平,而是迎合人种比例来选拔的话,到底还有多少观众??

OB这7年半的社会政策给美国的社会带来的负面的影响将是长期的,最严重的后果是当自由派法官占领高院,对美国社会风向的改变,可能是几十年无法扭转的,

这些恶果导致美国过去以家庭为中心的社会结构将进一步分化,以为大政府能代替家庭教育的人看看美国最大的社会福利领取人口构成,再看看这个群体的严重社会问题,就应该清楚知道,正是民主党的政策毁掉了这个群体,使这个群体成为“多余”的人口。

还有就是非法移民和难民的问题,这个大家都看到欧洲的乱象,不需要多说!

所以我说,民主党的政策不单祸害当代,而且祸害子孙!

总统只有4年,但高院法官影响将是几十年的影响,下一届总统将有3-4名高院提名任命,这个比4年总统要重要得多,所以无论如何民主党的候选人都是不能选的。


(@老金)

美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转变的关键期。非裔和拉丁裔已超过30%并且过于左倾的政治正确大行其道。

现在是华裔能利用两边力量的好时机。如果等白人变成绝对少数(这个只是迟早问题)民主党左派完全得胜,华裔有可能挣脱掉套在脖子上的 AA/SCA5 了吗?那时华裔依然是3-5%, 照样没戏。

共和党会赏亚裔肉吃吗? 当然不会。但我们和谁一起使力有可能推到基于肤色定制配额的AA的可能性更大?

不推到基于肤色的AA, 不管哪边执政,最终对华人都是祸害无穷。


(@Wennan)

AA本意不是搞种族配额,而是对历史上种族歧视和迫害甚至奴役错误的一种后来补偿,亦即一个或多个族裔对另一个族裔的补偿。

但是,现在有人故意歪曲解读AA(普通老百姓好骗),将AA中的另一个族裔给偷偷置换了,并且欲在全社会范围搞种族配额制。尤其讽刺的是,这样导致的结果恰恰是反AA的初衷的。


(@加州义工) 【这场战斗 你别无选择 唯有参加】
AB1726 要将亚裔进一步细分成更多的族群以收集数据,以便在今后的政策方面区别对待。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个法案针对的是包括华裔在内的学业优秀比例高的亚裔,希望以后找出打压这部分族群的数据依据。尽管连日以来各地华人奔走呼告,响应者众多,但还是有很多华人朋友觉得自己有理由有原因可以置身事外,冷漠对待。那么我今天告诉你,为什么你无处可逃。 我将大家的理由大致分成了7条:

1. 我人在中国,对不起哟,没有办法参与
你这理由是在考验姐的智商吧?你没有办法参加听证和游行,难道没有时间发发微信给你的朋友,让更多的人参与?你在微信中晒美食晒美景,难道没有时间捐款给帮助过我们的候选人?有人在前线冲锋陷阱,你在后方跟着喊两嗓子,纳纳鞋底总可以吧。

2. 你们孩子快上大学的人会比较急,我的孩子还小,不用那么使劲
那你真的错了。如果这个法案通过了,等到数据收集齐了,还得好几年呢,大孩子们正好可以玩跑得快,小娃娃们正好被匡上。那么是不是大孩子们就没事了呢?当然也不行,请看以下分解。

3. 我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不会受影响了
那你的孩子毕业后要不要找工作?这个法案只是整个歧视过程中的第一步,君不见许多大公司已经开始要按照AA法则要来统计招人了吗?那么等这个法案一过,公司们可以按照AB1726将亚裔再细分,那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你的孩子和我的孩子的战斗了,因为其他的都有法律照顾他们。 

4. 我的孩子已经找到好工作了,不用担心了
就算你的孩子是华裔里的顶尖人才,Google/Apple/Facebook 公司离了他就会垮,你能保证你的孙子也是顶级人才?上学不会被歧视? 

5. 我的孩子会上外州的大学,在外州找工作,不会受影响
那你实在”too simple, too naïve”了。我们加州的法律向来是全国的标竿,一定会走出加州,走向全美国。加州现在是前线,前线失守,后方牺牲会更大。

6. 我自己开公司,开诊所,不求人
那你的公司要不要招人,诊所要不要助手?好吧,你得按照加州的AA法则来招人,管你看不看得上。如果他或她因为不称职给你的生意造成了损失,他/她的责任一定没有你的大,因为肯定是你没有提供足够的培训。哈哈,虽然你可能不知如何培训他们。但这是你的错,自求多福吧。

7. 我和我的孩子不上学,不工作,不开公司,这总跟我没关系吧
那你能保证你不去医院?当你看到你的医生是被保护族群,你如何判断他到底是不是因为被特殊照顾才得到这个职位的?你只能以身试医,抱着不怕牺牲的精神了。

如果你看了这些还是觉得这个法案跟你没关系,那我只好佩服你了。


(@Sam Huang)
SCA 5 和AB1726 是新型的排華/亞法案. 藉著平等的外衣, 行種族岐視之實 
但這是有美國政治傳統的.  每十年的戶口普查, 就可以看到, 佔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白人人口, 只分成一類, 但佔不到百分之六的亞裔, 卻分成了十幾類. 這背後是什麼樣的政治陰謀? 不就是不讓亞裔團結嗎?


(@Lucy)
一个白人共和党对辱华的亚裔细分法案评价:I can't even believe I'm reading this (see link, below)! This is un-American, bureaucratic, and perhaps racist, nonsense.  "(1) Additional major Asian group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Bangladeshi, Hmong, Indonesian, Malaysian, Pakistani, Sri Lankan, Taiwanese, and Thai." says the bill. Let me tell you, when I get my census form, I don't even identify that I'm "white!"  The government has no business making lists and should keep as little information as possible on folks. Further, the real intent is to deny high-achieving Asians college admission by breaking the quotas in to groups. The Asian community is right to be outraged. Progressives just don't understand that the only criteria for most things should be merit
 

(@Sam)
The California legislature has a larger number of Asian representatives … in the Republican caucus.  Assembly members David Hadley (R-Torrance) and Catharine Baker (R-Dublin) specifically reached out to Asian-American communities, assuring them that merit—not race—would determine enrollment in college campuses. Their success politically has protected the academic achievement of all Californians, particularly Asian-Americans.

Peter Kuo, a candidate for the 17th Congressional District (also located in East Bay/Oakland area), shared further concerns about AB 1726:

“This malicious bill strives to subdivide the Asian American community into smaller subgroups: Bangladeshi, Hmong, Indonesian, Malaysian, etc."


(@平淡之乐)
为什么非裔和西裔不细分到各个国家?太不合理!


 



Lynne Patton "The Trump Family That I Know" - A Black Female Trump Executive Speaks




大决择 | | 华人们,挺川普或挺希拉里?

作者:秦伟平

目前还是挺左派希拉里的华人同胞,如果你是因你特有钱,或者是特没钱而支持民主党,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民主党的一些政策(譬如经济全球化和高福利),确实是可以给你帮来一些暂时利益。但是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国债由7万亿美元暴涨至近20万亿美元,美国史上12起本土最严重的恐怖袭击有7起也发生在此期间。如希拉里当选,她必然会延续奥巴马的民主党一系列政策。可预期的是,她执政的美国,经济将会更衰退,国家将会更不安全。目前有钱的人会因国家变弱而失去未来更多的商业发展机会,合法穷人也会被非法穷人分食社会福利的蛋糕。

对华人来说,不管左派还是右派,都应该更加警惕。就在上星期刚刚发生了两起重要的事情,一是自由左派在判决加入种族因素的所谓“AA教育平权”案中取得胜利,另一个是奥巴马亲赴硅谷迫使高科技企业招工时实行种族多样化。这些不看能力看肤色的反智反个人努力奋斗的做法,必然会给我们勤劳华人特别是我们下一代的工作教育机会和生存空间,造成极大的威胁。

你如果是中产阶级,你就更要义无反顾的支持共和党和反对左派民主党了,因为民主党的现行政策已正在全力消灭中产阶级的道路上高歌猛进,中产阶级占总人口比例创历史新低,中产阶级在加速度地萎缩。在初选中,大量的沉默的中产阶级,其中有许多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投票的选民,已开始发声,他们已经用选票对川普的反左派民主党的做法说"Yes".

民主党的政策和其政客们的衷旨是为了达成获取更多选票和长期执政的目的,从而滥用社会资源来一味迁就和讨好非法移民和不劳而获人群。如此长期下去,这部人群的人口会越来越多,选票也就越来越多,越会支持民主党执政,从而造成恶性循环。

反之那些奉公守法,勤劳工作的中产阶级,因工作压力大,育儿和教育成本高,不敢多生小孩,不像许多“穷人”那样,只管生不管养,这样奖懒罚勤现象的长期结果是种族和社会阶层的“逆向淘汰“。中产阶级人口少了,其选票也就少了。另外,中产阶级辛辛苦苦交纳的税和为社会创造的财富,自己受益不多,却大量地被各种不劳获的人所侵占享受,另一种社会不公平正在上演。

有数据表明,八年来拿食物券的人口从2千8百万,增长至近4千8百万。这说明,一是美国经济没有实质好转,二是有些人不靠自己努力,单单靠从政府轻易取得的已是泛滥的社会救济过活。被剥削中产阶级的生活是最苦逼的,压力是最大的!所谓“穷人”们的吃、住、教育和医疗等统统由纳税人买单,他们早已实现普通中产阶级可望不可及"财政自由“的梦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福利党龙虾党成了新的剥削阶级!中产阶级的美国梦越来越遥远了!

美国在民主党执政的左倾道路上已经狂奔了八年,是时候要调整一下了。两党轮流执政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精髓,这种制度有利于纠正任何一种政策造成的偏差。不然的活,和一党专政有何区别?

这些基本事实还不清楚吗?请目前是挺希拉里的左派华人同胞三思,不要对民主党再抱有幻想了。美国强大乎合每一个居住在美国的人的利益,但是以奥巴马希拉里为代表的左派民主党不会让美国更強大,他们能做的恰恰是相反!

从目前来看,只有川普看清楚了,且勇敢地指出了美国面临的经济,国家安全,外交政策,移民,健保制度,教育,和“政治正确”等各方面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相应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包括American First, 将制造业带回美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为中产阶级减税,加強国境安全和对难民的身分核查,采取乎合当前形势的与中国俄罗斯等国展开合作和敦促各国共同承担国际责任的新型外交战略,加強教育和支持有教无类,鼓励个人奋斗,加強基础设施改造和建设,改善医疗健保制度,等等。当然有些具体做法,尚有待成熟和完善。

川普本来可继续他自由自在的亿万富翁商人的生活,但是他因为深爱美国这个国家,在此刻挺身而出,我们应庆幸有这样的一位敢于担当时代挑战的,可为美国人民带来新希望的领导人! 

川普川大爷为人豪爽,心直口快,也一定有些这样那样的过失,但在事关国家全局的大是大非面前,有点小过小节又算些什么呢? 

支持川普!!! 重振美国雄风!!!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





(@Daniel冯晓丹)

在我剥AB1726的画皮前,先复习一下Common Core:

Common Core是由一群错误的人出于错误的动机以错误的方式拆巨资强加予人的错误的产品。这许多错误我以后有时间都可以根据事实一一论证。

除了教材内容荒诞离谱外,更恐怖的是CC有一整套软硬件配套系统,严格规范教师学生的一言一行,愚民洗脑,温水煮青蛙,细润无声实施教师机械化,学生牲畜化,学校监狱化。

其实你不用走远,只需到Google 打入Common Core关键词,然后点击images,马上就能看到许多原始教材、作业题、考试题的图片,自己品味。

我们用加法为例:5+7=12。这道题根据天资的高低可有几种不同做法:A)心算,B)横式,C)竖式,D)瓣手指,手指不够,加上两只脚趾。都无可非议,千百年来如此。
 
CC则说:这些做法都不对,得零分。只有按照他们凭空制定的,大人小孩从未见过的一种“标准”图表格式去划,划了一页半页纸后得出的12才是唯一正确的答案。
 
本来,任何人或组织如果喜欢标新立异锦上添花,发明出一种新颖的做加法的格式,也无伤大雅,学术自由嚒。问题是CC是一群外行人利用行政权力强行规定只有他的格式是唯一正确的标准,其它一概打入地狱。要害是“唯一”与“标准”,让小孩大脑完全机械化,越学越笨。




历史频道 美国:我们的故事 12 黄金时代


(@Tim F) 

38分开始。我们追求一个更好的美国未来。从来没有失去未来的信心,从历史可以知道未来。川普也出镜。

(@Cindy Wu)

美国主流媒体对民主的威胁

作者:J.T.哈特 发布时间:2013-09-23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文摘 
政府官员和主流媒体在合谋剥夺我们的知情权的同时也剥夺了我们的自由。如今正处于危急关头。主流媒体确实威胁到了我们的民主。

  安•库特在新近一期的《库德洛报告》因暗示主流媒体对民主是一种威胁而激怒了许多权威和专家。
  库特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这个国家有一个诚实的媒体,那么民主党能赢得任何选举才怪了。”正如帕特•卡德尔所说:“媒体正在成为对民主的一大威胁。”
  民主党民意测验专家和坚定的自由主义者帕特•卡德尔在2013年美国总统大选进入高潮阶段时说:“我认为在均势方面我们正处于政治史上最危险的时刻,媒体扮演了决定我们是否维持自由民主的角色。”
  库特和卡德尔都是经验丰富的媒体专业人员,说出了许多美国人认为对美国民主的主要威胁:更加自由的主流媒体。
  我认为,奥巴马赢得大选并连任无疑得益于主流媒体对他和他的左倾思想的支持,而并不是因为奥巴马在职业生涯上建树显著。他除了赢得大选之外几乎一事无成,赢得大选也是借助于令人眼花缭乱的主流媒体。他也不太有(如果有的话)资格来担任总统,迄今也没能令人满意地证明自己能够胜任这一职位。那么像奥巴马这样的人又是如何当选并在第一任期表现糟糕的情况下连任成功的?
  绝不诚实的媒体
  奥巴马以51%的选票赢得大选,比罗姆尼多出3.85%的些许优势。主流媒体为奥巴马提供了这一微弱胜势。福克斯新闻网报道说:“五大类型的主流媒体使得局势最终偏向于了奥巴马。”我相信主流媒体每次都鼓动了约10%-20%的民众投票支持民主党,而且过去30年来一直在这样做。我同意库特的说法,民主党没有主流媒体还能赢得任何选举那才怪呢。
  今天的主流媒体--美国广播公司(A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纽约时报》、《芝加哥论坛报》、《波士顿环球报》、《洛杉矶时报))、《新闻周刊》、《时代》以及其他所有的主流媒体对自由都是满不在乎的。它们介入民主党和美国政府的内部运作。奥巴马政府告诉主流媒体报道什么以及如何报道。我们现在的新闻媒体由政府所控制,并非自由媒体。
  我们的开国元勋知道,如果政府控制新闻媒体,那么公众只能听到政府希望他们听到的政治新闻。政府可以让人相信和重视什么。这就是今天美国媒体的现实。政府控制的媒体制造和包装消息,然后传达给民众。

  麦克卢汉的观察是了解媒体对我们影响的关键。主流媒体正在逐渐改变着我们。它们正在以一种阴险的手法蚕食着我们。表面上是对世界事件进行实际分析,其实却是在暗中传播它们进步派的价值观、观点、判断和意见,目标是控制我们的思想和信念。这样做是故意的,也不作任何解释。
  对于媒体而言,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们国家正在成为一个不道德的、依赖性的和纹了身的媒体消费者,媒体指向哪里就走向哪里,就像儿童在吹笛手汉姆林的带领下走向毁灭一样。
  政府/媒体情结
  我们正在目睹进步派媒体和进步派政府的结合,美国理想的邪恶同盟。最终的结果是美国的自由和民主走向毁灭。历史在这方面是一个好向导。
  奥巴马会见雷切尔•玛多、劳伦斯•奥唐奈、埃德•舒尔茨和其他“有影响力的进步派人士”,告诉他们他希望新闻应如何报道给大众。作为接近白宫官员的回报,媒体开始同意审阅并修改他们的文章。奥巴马及其幕僚批评了拉什•林博和福克斯新闻,暗示他们在报道不利于政府的事项时处在危险的边缘。
  民主党已经渗入主流媒体之中,派出最好和最聪明的人去做新闻和电视记者的工作。乔治•斯特凡诺普洛斯曾是白宫新闻主任和弹劾克林顿总统的政治顾问。他目前是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节目的首席政治记者,主持“本周”节目,也是“早安美国”的联合主持人。
  奥巴马的前新闻秘书罗伯特•吉布斯和奥巴马的主要媒体和竞选顾问大卫•阿克塞尔罗德作为媒体“贡献者”前往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微软全国广播公司工作。奥巴马以奥威尔式的故弄玄虚和误导而闻名。在任何时候,奥巴马政府在实施真实的行动和目标上从未对美国人民坦诚过。事实是,政府往往与媒体携手合作,让美国人民远离真相。这是进步派达成目标的必由之路。
  拜登告诉他的媒体--进步派的民主党媒体,合法的媒体--他全靠它们来帮助当局抨击第二修正案。当局在进步派媒体中已拥有热心的控枪支持者。他们乐意成为肥肉让窃贼来诱惑心灵看守者。主流媒体不再是我们的看守者:他们属于激进左派。

  政府官员和主流媒体在合谋剥夺我们的知情权的同时也剥夺了我们的自由。如今正处于危急关头。主流媒体确实威胁到了我们的民主。


(@San Francisco)

从”弱势群体”说起
民主党手中的一张王牌是“大爱”--关心弱势群体。但民主党关心的所谓“弱势群体”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吗?实际上,目前所谓“弱势群体”们的吃、住、教育和医疗等统统由纳税人买单,他们可以饱食终曰,无所事事,全无后顾之忧。可知道,这样的生活只有在一个人实现了“财政自由”的条件下才能达到的。也就是说, 所谓“弱势群体”们早已实现普通中产阶级可望不可及的“财政自由“的梦想。
反之,中产阶级的生活是最苦逼的,压力是最大的。中产阶级受到双重压迫,一来被在食物链上游的大大小小的老板们所剥削,二来交的税金供养着所谓的“弱势群体”。中产阶级的吃,住,教育和医疗等方方面面,基本上全得靠自己。曾经是美国梦代表的中产阶级正在加速度地萎缩,他们在挣扎,他们有无数的担扰,美国梦正离他们远去。中产阶级才是这个时代的直正的“弱势群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名为“弱势群体”实为“福利党““龙虾党”的人群已成了新的剥削阶级!
而这一切正是在08 执政期间造成的,民主党的“奖懒罚勤“和"优汰劣胜" 的政策,正在全力消灭中产阶级。民主党对中产阶级的疾苦视而不见!
实际上,民主党的假“大爱”政策并没有真正地达到帮助和减少“穷人”的目的。八年来拿食物券的人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从2千8百万,暴增至近4千8百万。由此可见,民主党的政策说白了,就是为了长期执政。民主党看中的是所谓“弱势群体”手中的选票,慷国家之慨,而置美国的长远利益而不顾,再这样下去必将美国引向衰败之路。
大量的沉默的中产阶级,其中有许多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投票的选民已经觉醒,他们开始发声,他们在初选中已经用选票对川普的纠正左派民主党“假大爱,实为选票”的错误做法,并大力实行拯救中产阶级等一系列主张点赞!这股潮流必将成为一种大趋努,最终将川普送上总统宝座。

顺势者昌!尽管川普不是那么完美……


(@洛杉矶记者晶晶)

中产阶级的生活是最苦逼的,压力是最大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名为“弱势群体”实为“福利党““龙虾党”的人群已成了新的剥削阶级!中产阶级才是这个时代的直正的“弱势群体”。


(@Wendy Wang)
这个是占领道德制高点。中产忙着工作,不工作的有大把时间上街抗议。


(@james)

看看非法移民吧,政府的寶貝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