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 between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Difference between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Republic vs Democracy




区分左派、右派的简明手册| 丹尼斯·普拉格

按: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美国多家全国性电台的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近著有《十诫:依旧是最佳的道德准则》(The Ten Commandments: Still the Best Moral Code)。本文译自《国家评论》,原文标题 “A Guide to Basic Differences between Left and Right”


………………………………

在美国的政治词典中,以下名词有着截然不同的定义。

人权的来源
左派:人权来自于政府
右派:人权来自于造物主

人性
左派:人性大体上是善良的(因此,主要应该由社会对邪恶负责)
右派:人性大体上是坏的(因此,主要应该由个人对邪恶负责)

经济目标
左派:平等
右派:繁荣

国家的主要角色
左派:增进和保护平等
右派:增进和保护自由

政府
左派:尽可能大
右派:尽可能小

理想的家庭
左派:任何相爱的人组成的单位
右派:已婚的父亲、母亲及其孩子组成的单位

三位一体的指导原则(Guiding Trinity)
左派:种族、性别、阶级
右派:自由、我们信仰上帝、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

善与恶
左派:对个人或社会而言,善恶是相对的
右派:善与恶基于普遍的绝对真理

人类的主要分类(Primary Division)
左派:富人与穷人;强者与弱者;
右派:好人和坏人

一个美国人理想的身份
左派:世界公民
右派:美国公民

如何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
左派:废除不平等
右派:增强每个人的道德品质

如何评价美国
左派:美国在道德上显然有瑕疵,比任何一个欧洲国家都逊色
右派:美国是世界史上最强大的、为善的力量

性别
左派:性别是由社会建构的
右派:男人和女人

在培养孩子时,最重要的品质
左派:自尊心
右派:自控力

人类胎儿的价值
左派:由母亲决定
右派:由植根于犹太—基督教价值观的社会决定

犯罪的主要原因
左派:贫穷、种族主义以及其他社会缺陷
右派:犯罪分子不辨是非(malfunctioning conscience)

上帝和宗教在美国的地位
左派:世俗政府和世俗社会
右派:世俗政府和宗教社会

如何看待美国例外论
左派:一种沙文主义学说
右派:历史事实

对世界的最大威胁
左派:环境灾难;目前是全球气候变暖
右派:邪恶;目前来自伊斯兰教主义者的暴力(Islamist violence)

理想的国际社会
左派:由联合国统治的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占主导地位
右派:美国占主导地位的世界

中东缺少和平的主要原因
左派: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
右派:巴勒斯坦人、阿拉伯,穆斯林不承认以色列国的生存权

艺术的目的
左派:挑战现状、挑战资产阶级的情感
右派:创造富有美感和内涵深刻的作品,提升个人和社会

枪支
左派:理想状况是,除警察、军队以及登记在册的运动员外,应全面禁枪
右派:理想状况是,负责任的个人广泛地持有枪支,用于自保以及保护他人

种族
左派:本质上讲意义重大
右派:本质上讲无关紧要

大学里的种族、民族和性别的多样性
左派:最重要的莫过于此
右派:远不如意识形态的多样性重要

美国黑人面临的主要问题
左派:种族歧视
右派:缺少父亲(Lack of fathers,译注:即黑人的单亲家庭比例高)

最伟大的剧作家
左派:完全是主观的。不存在最伟大的剧作家。
右派:莎士比亚

战争
左派:“战争不是答案”
右派:有时候,面对邪恶,战争是唯一的答案

仇恨
左派:仇恨是错的,仇恨政治右派除外
右派:仇恨是错的,除了仇恨邪恶

不同的文化(Cultures)
左派:所有的文化都平等
右派:文化有优劣之分

美国的国父们
左派:富人、白人、男性奴隶主
右派:一群伟人,他们建立了一个最伟大的社会

法官的目标
左派:追求社会公正
右派:追求公正

国家的边界
左派:历史的遗迹
右派:对国家的生存不可或缺

如何看待非法移民
左派:受欢迎的客人
右派:非法移民

大自然
左派:自然本质上有其价值
右派:自然是为人服务的




胡佛学者:加州在塌陷?

馨恬 2017-04-8 


4月6日,加州议会通过了一项520亿元的SB1方案,用于修复全州的公路等基础建设。这520亿元将来自于提高加州人的税率。该法案将在布朗州长签字后正式生效。这表示,一般驾驶人,每年将额外缴付超过100美元的燃油税和牌照税。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汉森教授说,“加州在塌陷。”

馨恬:为什么说“加州在塌陷?”

汉森教授:这并不是我的观点,而是从数据来看得到的结论。

加州的税是最高的:包括销售税(8-12%)、汽油税是全国最高的三个州之一、所得税率也最高。

换来的是什么呢?加州将面临20亿元的预算赤字,《财富》杂志评比加州的基建,尤其是公路状况在全美50个州里排名倒数第二,学校教育:八年级的成绩在全国排44名。

由此看来,我们面临很大的问题,政府没效率、从前是全美最好的基建变成了最糟糕的,前不久Oroville水库泄洪道差点水漫居民区的问题,凸显了加州水库和公路桥梁年久失修,但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交更多的税、州政府的税收越来越高,那些钱都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投资到孩子的教育?

答案是,我们的政府公务员收入非常高、他们拥有很贵的退休金制度;我们为依靠福利生活的人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因为全国三分之一吃福利的人都在加州,我们为此在执法、医药健保、教育方面支付着高昂的费用。加州有四分之一的人收入在贫困线以下。

另外,加州大约四分之一的人是外国出生的,在使用共同语种、融合文化方面面临很大的挑战,加上这里有最多的非法移民,我们没能够团结所有人、让他们就业从而达到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

同时,有四百万人离开加州,因为这里对小商业来说开销太高;另外,我们却有着最多的亿万富翁,大概有80名。

因此,加州目前有最富有的人住在海岸城市,内陆的人很穷,中间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少。结果是,加州变成了一个富人和穷人的州,却不怎么欢迎中产阶级。

加州是怎么变成民主党的州的?
馨恬:为什么加州不欢迎中产阶级呢?

汉森教授:因为加州有全美最大方的福利项目,超过20%的中美洲和墨西哥非法移民居住在加州,这里是依靠福利生活的人的吸铁石。

在硅谷、好莱坞和那些大学教授大都住在海岸城市,他们主张政府插手很多事、对企业多加管制,因此他们制定出来的政策对他们自己影响不大,但是赶走了很多小企业主。《财富》杂志评选为新开企业提供环境方面,加州在全国垫底。

加州的这种政治理念形成了一个少数富人在顶上、很多穷人在底下的金字塔,造成的效果就是,穷人依赖福利、富人有足够的金钱因而不会受到他们自己的政治理念所造成的影响,最受伤害的就是中间的中产阶级。他们想得到合理的税率、好的学校、安全的社区、路况好的高速公路,因为他们付了很多税。当他们得不到这些的时候,他们就用脚投票,离开加州。

很多人搬到内华达、德州、佛罗里达,那里的税很低、甚至没有税。

这是加州变得倾向于一个党的州了,那些富人基本上都是自由派。以人均收入水平来看全国地图,所有最富裕的地方都是蓝色州(民主党),所有最贫穷的地方也都是蓝色州(民主党)。民主党已经变成了最富和最穷人的党,而共和党成为了中产阶级的党。

随着中产阶级家庭搬离加州,民主党逐渐控制加州政府,包括州长、众议院、参议院,我们不再拥有两党谈判协商的制度了,州府只偏重课高税、限制企业,把那些不同观点的人赶走。

加州曾经一直是红蓝交替(共和党和民主党轮流),尤其是里根在六、七十年代当州长(1967-1975)。里根当选总统时加州也是共和党占多数,汉森教授说,后来也有George Deukmejian(1983-1991)、Pete Wilson(1991-1999)都是共和党州长。它是怎么演变成民主党独大的州呢?

部分原因跟美国的法院系统有关,那时当加州经过选民公投而通过的一些比较保守的法律,因为被法院否决而不能实行,比方说,加州选民通过了禁止同性恋结婚的法案,被法院否决;加州选民通过了187号法案,规定非法移民不能享有福利,也被法院否决。等等。

法院否决那些受到选民普遍欢迎的法案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非常穷和非常富的人涌入加州、中产阶级离开加州,是另一个原因。这两方面原因其实也是相辅相成的。结果是,保守派选民离开、自由派选民进驻,就形成了今天的加州。

馨恬:所以这是一个逐渐形成的过程?

汉森教授:是的,是在最近的20-25年内。汉森教授认为,加州的现状是没办法持续下去的,加州个人所得税13%已经是高的不能再高了,否则更多的人会离开。目前,在全加州将近4千万人口中,大约16万人缴付一半的收入所得税,如果再失去他们中的1-3万人是不行的。

而且州政府的退休金制度拿了太多州府的资金支撑,是无法持久的。海岸城市的房价也高的离谱,大多数人付不起每平方英尺1千元住在旧金山、Monterey、圣塔芭芭拉、洛杉矶,总体来说加州无法这样持续下去,某种程度上它已经成了委内瑞拉了。




(@背包自由行)

共和党的基本理念是小政府,只提供必要的社会福利,但是鼓励人们出去工作,自力更生。这其实更符合我们华人世世代代的传统。但是在左派媒体几十年的抹黑攻击下,共和党被描述成富人党,不惜剥夺“穷人”福利的政党。而共和党内部也分歧严重,特别是为了讨好民主党选民越来越偏离了自己的信仰,以至于连年受挫。所幸的是,民主党步子迈得太大,男女同厕和入学AA彻底激怒了华人,迫使很多人第一次关注政治,从而认清了两党的基本区别,转而支持共和党。

民主党的基本理念之一是大政府,高福利,让越来越多的人依赖政府。这样长期下去会有一批人离开政府的资助就活不下去,所以他们必须支持民主党。但是这种巩固票仓的做法在圣母光环下欺骗性非常强,很多底层勤勤恳恳,努力工作的劳苦大众也以为民主党的政策是劫富济贫。其实最终结果是中产日渐萎缩,穷人反而越来越多。皮尤中心的结论也是如此。

奥巴马当政期间, 美国46.4%的家庭不交个人收入所得税 (2011年统计,近几年经济不好,这个数字更高);30%有工作的人不但不交税,反而从联邦政府拿钱;2016年4300万美国人领取了食品券。


(@涛声依旧)

随想:上世纪六十年代,UCB曾经是言论自由的圣地,率先挑战当时占主流的近乎僵硬的传统道德观念。自此之后,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精英阶层逐渐将自由化悄然注入教育,娱乐和政策中,成功对千禧年一代进行洗脑,而民主党更是趁机改头换面,由一个历史上的倡导种族歧视的富人党派,成功转型为底层人民的代表,并迅速与自由派融合,完全掩盖了历史。现在的民主党,主流媒体,教育界,娱乐界终于成功占领所谓道德高度,并以“政治正确”为武器,禁止一切不符合其理念与思潮的其他思想,言论,行为,为了推行其方针政策,不惜是非不辨,黑白不明,置本国人民的利益于不顾,视国家安全为儿戏,甚至出卖国土安全。在政治正确这张保护伞的庇护下,一路向左倾狂奔。川普虽为无冕商人,但心系美国利益,打破政治正确之禁忌,拨乱反正,要重振美国雄风,实乃美国,甚至世界人民之大幸!这个世界需要霸主,否则就会纷争不断,战火纷飞。现今的世界,纵眼观看,还有哪些国家可以担负维护世界秩序的重担?我虽深爱自己的祖国,但中国在目前实在无法承担此重任。另一大国俄国也是内外交困,自顾不暇。所以以美国为首,联手中俄,在亚洲,欧洲,及美洲形成三股强大势力,维护世界和平,这是目前最可行的方案。川普的每一步运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后行动的,这一点相信很多跟踪他的朋友都会认同。三月初的一个周六,川普突发推文,谴责奥巴马政府对其进行违宪监控,致使世界媒体哗然,纷纷谴责他毫无证据,民主党政客更是叫嚣要弹劾这个“撒谎”的总统。可是今天消息出来了:奥巴马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启动了对川普及其团队的违宪监控,而且此监控在川普获得提名前就开始了,一直延续他入驻白宫。这将是尼克松“水门事件”之后的最大政治迫害和丑闻。一个团结的国家是众目企盼的。希望民主党及其宣传机构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优先,不要再制造假新闻,分裂国家和人民。左派精英及主流媒体在这场挥舞“政治正确”大旗,限制异己意见,打压言论自由的战役中彻底失败了,因为现在一提起主流媒体,左派精英,好莱坞,教育界,人们就会联想到“假新闻”,“暴力”,“不法监控”。所以说左派已经不酷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摒弃极左思潮,纷纷开始了解右派,保守派,共和党的思想理念。这是美国历史上的转折点。我们有幸在这个时刻活在这个国家,亲身感受历史变革,是我们的福分,也是挑战。做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们将如何画出自己浓重的一笔?请三思。(2017年四月三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