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的民主,团结下的自由

       (作者寄语)  2016年将注定会成为与众不同的一年: 220 华人挺梁活动记忆犹新,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华人反大学入学按种族配额浪潮也许会成为美国下一个民权运动? 华人群体已经走过了忙于巩固经济地位的阶段,而向提高政治地位的时代迈出了从量变到质变的一步, 实在可喜可贺。与此同时, 对民主和自由的理解和运用, 华人还有许多东西要学习和探讨。本系列旨在浅析民主自由的本质, 作者仅想以此系列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文中观点也许并不全面, 欢迎大家理性讨论。




高效的民主,团结下的自由(上)

论民主系列二


侠客行



       民主一词是由Demos (人民)和Kratia (统治或权威)衍生而出, 这种政体可以追述到两千多年前希腊的城邦民主制: 其基本特征是全体自由民为统治者,  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执政, 但希腊民主的一个弊端是多数人的暴政。其后的罗马共和制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多数人的暴政, 其核心是由贵族精英组成的元老院为最高权力机构, 并与由元老院选举产生执政官一起执政。 罗马共和思想影响深远, 现代美国的精英政体就是从罗马的共和制洐生而来的。


       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民主的力量在于全方位地考虑问题,倾听百姓的呼声, 照顾群众利益,做到尽善尽美。但是民主绝对不是有百利而无害的一种政体: 民主除了容易引起暴民政治, 还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低效,而且很容易引起分裂。这不难理解,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即人们对某件事情的观点或态度, 极力赞成的丶坚决反对的和中立者的, 就象一个正态分布的钟型曲线, 两头小中间大。我们不妨将 “观点左中右”这一现实理解为人类社会的”公理”, 就象我们小时候学数学时被告知”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是一个公理一样, 即客观存在, 无需去证明, 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那么一个民主国家应该制定怎样的切实可行政策,去协调各种不同主张呢? 大家都应面对 ” 观点左中右”这个现实, 更重要的是, 在民主社会, 大家应该用这个公理来指导我们的民主议事。关于这一点, 我们在这个系列第一章中有专门的讨论 (参见奥氏如厕令之正解: 照顾少数人不必牺牲大多数), 我们提出:民主社会的议政原则是在每个人平等的基础上,釆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同时应保护少数人不受多数人的暴政, 在社会资源允许的情况下, 可尽量满足少数人的要求;也要反对以“政治正确”为借口而将少数人自由凌驾于多数人自由之上的暴政。比如前段时间的英国退欧,是由全民公投后少数服从多数决定的;更早些时候苏格兰是否留英,也是由全民公投决定的。一旦决定出来,少数方在行动上要配合,不能以个人自由主义为借口而拒绝接受,甚至大动干戈,激化社会矛盾,引起混乱。总而言之, 一个民主国家如果按照大多数人的意见制定政策,  考虑大多数人利益, 才能有效地集中人力物力资源推动社会的发展。


       根据”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这个公理得出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议事原则, 可以帮助目前华人们在微信参政中走出一些误区。大家常用的由微信主导的参政群是一个社会的缩影, 左中右三方的力量经常在群内交火。当前我们华人面对许多议题, 从总统选举, 州参议员, 众议员, 到学区教委委员选举, 以及华人反大学入学按种族配比 (即反AA), 反加州亚裔细分法, 由于每个人经历背景和所处环境不同, 分歧较多。我们以前提出在当前的情况下,华人们要团结一切力量 (参见: 华人应如何面对当代排华风潮一文),并坚决反对一切破坏团结的行为,比如, 反对语言暴力和人身攻击。 然而,一些人认为华人内斗根深蒂固,团结不过是痴人说梦,一遇到有争议的时候, 有人便提出“道不同, 不相为谋” , 要么另起炉灶, 要么将对方移出微信群。其实, 这种团结不是指每个人在所有议题上意见一致, 而是在每个议题的讨论上, 正反方理性争辩, 摆事实, 讲道理, 出数据, 让听众们自己去判断哪方有理,最后按多数人的意见行事。比如, 一个微信群有很多人反对大学入学AA, 但同样的人在总统选举中还是要投希拉里的票。支持川普和反AA的人就想不通, 说如果不反对大环境, 光反对小环境一点用没有; 右派便试图说服左派, 如果不能够说服, 便建议将对方撇开, 只跟政见差不多的人在一起议事。其实不必, 按照古犹太人对世界80% vs. 20%的认知, 我们假定每个议题赞成和反对的比倒是4:1, 打个比方, 一个群有80%的人投川普, 20% 投希拉里; 同一个群,也有80%的人反大学入学AA,这其中也包括投希拉里的人。如果将不支持川普的人赶到对立阵营,那些本来想反AA的人说不定因接受信息不全面,没能参与到反AA的一系列行动中, 最后只有80%*80% =64% 的人花力气反对大学入学AA, 远少于本来应有的80%。试想一下, 如果华人们在所有的议题上都吵一吵, 分一分, 几轮下来, 最后所剩无几,华人在美国政坛上本来就是人微言轻,再分裂下去,谈什么维权?!还是那句话,一个学不会团结的民族,注定要被欺负的。


       另一方面,虽然大多数华人反对大学入学AA,但不同的声音总是不绝于耳,这种反对的声音有时恰恰是美国主流社会推行AA的一些冠免唐璜的理由。遇到这种情况,反AA的人当然会据理力争,但是有时会说出“如果不反AA,呆在这个群里干嘛”之类的话。其实,反AA的人不妨将之当做一场知已知彼的训练,从中知晓主流社会的思维,然后想办法怎样去主流社会争辩,或找出问题所在,提出解决矛盾的措施,争取一个双赢的结局。


       所以,希望华人们都学会如何在民主的前提下保持团结,以便作为一个整体集中力量做一些实事:如果对某项提议要有所行动,可以在理性辨论后大家发表意见,然后按大多数人的意见办, 少数方在思想上可以仍然持保留态度,但在行动上一定要支持配合,因为在下一次讨论中,原来的少数可能会进入了多数群。这种“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既确保了团结每一个华人, 又体现了真正的民主。(未完待续)



8/28/2016






高效的民主,团结下的自由(下)

论民主系列三


侠客行



       在上一章, 我们讨论了如何在民主自由的基础上保持团结, 高效地议事, 即少数服从多数。 然而民主要高效, 不可能事事釆取全民公投的直接民主, 所以国家或群体在制定政策时要釆取另一原则: 民主集中。


       让我们在当地华人今年二月份由微信群引导的挺梁活动中,  看看怎样在民主前提下通过集中保持团结,高效运作。组织这么大的游行活动,有太多太多的细节要考虑:标语丶口号丶服装丶程式丶 游行路线等等。对每一个细节的安排,大家都是七嘴八舌,各抒已见,讨论各种可能性,充分体现了民主精神。但是, 没有两个人在对所有细节上的安排保持一致。换句话说,甲和乙在口号上保持一至,在是否默哀上也许是对立面。如果大家在每一个议题上各持己见, 吵来吵去, 不仅浪费大家的时间和精力, 吵到最后一般会不欢而散, 一事无成。所以为了保证高效,团结的民主,大众的意见需要有个集中的过程, 怎样集中呢? 即由一个决策层听取民意, 从正反两方考虑提议的可行性, 然后做出决定, 大家都按着这个决定行动, 从而推动事情向前发展。这个民意集中权不能在一个人手上,否则就是一言堂或独裁;个人的好恶可能会扭曲民意, 相信华人们对这点不会陌生。民意集中权也不能到两个人手里, 因为容易引起分裂;如果两人意见相左,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像夫妻吵架,群众们都分成两派吵个不停, 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也是一事无成,看看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引起的分裂吧。 那么如果集中权在三个人手上呢?大家还记得小时候学过的”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形状”吗? 大多数情况下, 总会有二个人意见一致, 那么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争论的大多数议题最终会有一个结果, 然后大家按这个决定行动以保证高效。


       实际上, 我们地方上次挺梁游行准备工作的民意集中小组或叫协调小组是由三人以上的单数人员组成。每一个细节大家提出讨论以后,由协调小组综合大家的意见提出几个选择,最后协调小组投票表决,依票数多的意见为准。一旦决议形成,志愿者在行动上支持配合,整个微信群进行下一个议题讨论。这种“民主集中, 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议事方式确保了高效丶团结的民主; 而多数情况下, 由这种方式产生的最后决定会代表大多数人的想法。


       同理, 在华人们目前由微信群主导的参政活动中,这种民主集中的作法可以保证一个高效团结的行事方式:如有一些具体实事要办,一群人中最好有一个由民主选举产生的三人以上的小组集中民意,这种小组的设立要民主且透明: 一般大家会推举有能力和时间, 又愿意为大家服务, 并有一定威望的人进入集中小组; 如要决定一事,小组成员听取大家意见后, 经讨论由少数服从多数决定,  这样既保护了民主,又防止了低效,群友对决定争议也不会太大, 保持了团结和稳定。同时, 群友对集中小组的工作起着监督作用, 如太违背民意, 可以通过定期选举将一些人选下去。当然, 并非每次决定方向都是完全正确的, 只要不是因为个人私心作祟, 有时由于经验不足, 判断不力作出的决定, 民意集中层可及时调整方向, 以推动事务向正确的方向进行。


       除了前面讨论的民意集中至少要三个人,在许多现实生活中的行政系统里,  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跟这个神奇的数字”三” 有关的稳定的例子。 美国的“三权分立” 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参议院与众议院组成的立法部门,总统组阁的执法部分和由最高法院代表的司法部门,权力相互制约,互相监督,可以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行政体系,防止独裁和腐败,难怪有人说美国的政体是目前为止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


       这种三权分立的方式也可以指导华人们在由微信群主导的民主讨论中保持稳定和团结。首先大家建群前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比如鼓励华人参政), 并由大家公认的一些原则立下群规 (比如谈论话题范围), 当然群规也是可以根据大家的意见进化的, 这是根据民意立法。但在执行群规上一般由群主一人说了算, 有时难免有主观臆断, 个人好恶之嫌。比如有时群主认为一个人违反群规将之请出, 会引起群友正反双方的争议, 不利于团结。 如果由我们前面提出的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民意集中层为司法机构, 进行判断是否有人违规, 群主只是执行群管小组的决议, 是为执法。这种三权分立的民主管理方式, 群友对决定争议也不会太大, 可以保证微信参政群里一个相对稳定的系统。我们知道,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需要健全的法制和公平的执行力来确保民主畅通无阻。光有民主而无法治无异于暴民统治,只会引起群众斗群众,让大家不能尽下心来共同努力做一些实事, 其破坏力远大于没有民主而有强大法治的独裁专制: 正如中东茉莉花民主革命后反而激发了ISIS的暴民统治, 弄得人民流离失所, 反而不及萨达姆等的独裁统治时代。


       目前为止, 我们所讲的如何维护一个高效, 团结的民主一些原则, 包括“少数服从多数”,“民主集中”,“三权分立” 等是建立在所有人理性辩论的基础上。值得一提的是,在华人参政的过程中,一个最普遍的破坏民立, 破坏团结的方式就是恶语伤人。辩论的目的是将中立者拉到自己的阵营,而不是比谁的声音更大, 我们应该学会文明用语, 通过有逻辑的辩论表达自己的意见, 让听众去判断谁的主张更符合他们的认知。我们知道优雅语言体现了一个人的修养, 中国儒教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只有修好了身,才能更好地参与国家的治理。 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希望团结每一个华人,希望大家求同存异,希望每个人都洁身自好, 但还是会有部分人的语言会破坏华人团结。比如, 有的人争辩不过,便恶语相向,问候对方家人; 对不同意见者打击讽刺,乱扣帽子,甚至进行人身攻击, 给对方贴上五毛, 造谣等标签。 这种议事方式,是对民主的极大讽刺;同时,恶语相向反而容易引起旁观者的反感,让旁观者相信他们支持的东西会和他们如出一辙,毫无理性可言, 如此这般,将中立者轰到对方阵营。我们为了团结,提倡宽容,但如有此类不利于团结的行为, 大家要站出来劝说与反对。


       与此同时, 华人还有一种习惯或传统, 即文人相轻, 具体来说, 敏于批评对手而讷于自我批准, 有时就算是一片好心, 在批评别人时也会因为语气生硬或态度强势让人误解, 让被批评之人面子上下不来, 以至于今后难以沟通。其实在这点上, 华人应该多学学美国老师对孩子的赞扬方式, 记住一句话: 话不顺耳, 还不如不说 (if you can’t say anything good, say nothing) 。这不是说不实事求是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而是在看到对方闪光点的同时, 再温和但诚恳地指出需要改进的地方; 这种沟通方式容易让对方接受, 多说赞扬话也有益于打造一个正面的民主讨论环境。如果每个华人能做到彼此惺惺相惜而不是文人相轻, 离促进华人内部团结又进了一步。


      随着信息革命的深化,以手机网络为代表的自媒体将成为华人们参政议政必不可少的工具。微信的广泛使用和微信群的建立, 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交流和信息传递。相信华人们在少数服从多数,民主集中,三权分立,健全的法制和公平的执行力等原则下, 多用民主议事语言, 相互尊重, 一定会越来越成熟地参与到日常民主议政的事务中,团结高效,为提高华人在美的政治地位尽一份力。



8/28/2016






作者授权发表,特此致谢!







Comments